2017年07月31日 星期一


【砥砺奋进的五年】三江源国家公园行

2017-07-31 09:47:21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郑思哲 李皓

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到曲麻莱县,海拔渐次升高,近400公里的路程,完全处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域。盛夏时节的长江源区,草原辽阔,白云低垂,一群群牛羊漫步在天地间,成为了夏日草原最夺目的风景。道路两侧,不时可见玉树地震后重建的村落,红色的楼顶以及屋顶上的经幡和蓝天白云交相辉映,诉说着这片土地的祥和。

  原标题:三江源国家公园行:行走江源大地

  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到曲麻莱县,海拔渐次升高,近400公里的路程,完全处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域。盛夏时节的长江源区,草原辽阔,白云低垂,一群群牛羊漫步在天地间,成为了夏日草原最夺目的风景。道路两侧,不时可见玉树地震后重建的村落,红色的楼顶以及屋顶上的经幡和蓝天白云交相辉映,诉说着这片土地的祥和。

  车过隆宝滩,视野更加开阔。当听说隆宝滩是全国海拔最高的黑颈鹤自然保护区后,作家刘醒龙兴趣盎然。黑颈鹤是一种寓意吉祥的鸟,它栖息的地方,一定是生态环境良好的地方,可见这是一块福地。

  中午时分“致敬长江源”采访组进入了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境内,通天河又一次出现在了公路旁。

  采访组在治多县叶青村小憩。

  通天河畔的山坡上,“长江第一湾”几个用白色的石头镶嵌而成的大字,显得十分醒目。楚天都市报专副刊主编刘我风女士曾全程跟随采访组采访了长江全线,她说,在长江上游,曾有多个自称是“第一湾”的地方,它们的依据各有不同,可是她感到,只有源区的“第一湾”才实至名归。画家李宁则对清澈的长江水大感兴趣。他说在这里,他愈发感到了长江的圣洁,“一江清水向东流”不是神话。微微有些高原反应的刘醒龙先生童心大发,他跺着脚逗弄起草地上的鼠兔。

  为采访组开车的朱师傅,几年前曾为省城一考古单位服务。他说,在叶青村的群山之中,曾发现过大面积的史前文化遗址,我们当晚在叶青村的简介上,果然见到了有关叶青村存在着史前文化遗址的介绍。古老的长江源区,不仅景致雄浑,早在数千年前,就是人类繁衍生息的乐土家园。

  中午时分,“致敬长江源”采访组抵达曲麻莱县城。曲麻莱虽然设县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可历史却十分悠久。这里不仅是黄河的发源地,是长江流经的地方,更是唐蕃古道经过的地方。

  发源于各拉丹冬雪山的万里长江,在源头聚而成河后,始称沱沱河,流入曲麻莱境内后,被称为通天河,继而在四川与金沙江交汇,随后又在四川省宜宾市接纳了岷江等河流,完成三江汇流的地理壮举后,被称为长江。

  藏语中曲麻莱的意思是“红色河流的滩涂”,名字与曲麻莱境内一条水质微红的长江支流有关。

  曲麻莱虽然与两条大河的因缘很深,可是历史上却是一个贫水的地方,因为曲麻莱地下水位很深,一些远离江河的地方吃水成了困难。

  曲麻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俄要扎西介绍,近年来,党和政府十分关注老百姓的吃水问题,大部分的牧民家中,已经通上了自来水,曲麻莱县吃水难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有关水的故事,再一次让曲麻莱县闻名三江源。

  午饭后,采访组赶往秋智乡布甫村采访,村民巴五向刘醒龙先生和采访组成员,介绍了自家草场和牧业生产的情况。

  巴五说,曲麻莱县是一个纯牧业县,他家一共有4500亩草场,一千多只羊和五十多头牛,一家的收入全靠放牧牛羊,在布甫村,经济条件算是中等。这几年政府为了加强生态保护,在村里选了好几个生态保护员,他的儿子就是其中一员。除了放牧之外,家人每天的生活又平添了一项新的内容,就是要巡查草场,记录草场上野生动植物的情况。环保的理念,已经贯彻到了三江源每一个牧民的心中。

  巴五家紧靠通天河,闲聊后,采访组来到了通天河畔。

  通天河河床宽阔,河水浑黄,不少地方已露出了沙质的滩涂。俄要扎西说,这几年气温转暖,积雪融化加速,通天河的水量比往年要小许多。

  通天河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这引起了酷爱石头的刘醒龙先生的关注,他低下头,在滩涂上漫步,不久便发现了一块黑色的奇石,这块石头造型奇崛,体态玲珑,他说要把这块石头带到武汉,它将成为他对此次采访最好的纪念品。

  在通天河畔,我们的话题再一次回到了唐蕃古道,回到了这条大河对沿岸文明的缔造。

  俄要扎西说,通天河流经与秋智乡相去不远的曲麻乡时,因为地势的原因分成了七条河道,那里水流很浅,牦牛驮队可以涉水而过,自古就是青藏高原通往中原王朝的古道,学者研究认定,那里就是著名的唐蕃古道七渡口。可见曲麻莱县自古就是青藏高原通往中原内地一个重要的文明传播地和物资流转地。

  太阳西垂,采访组结束了对布甫村的采访,返回县城。就在采访车刚刚离开布甫村时,一只狼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返程的沙土路修建在通天河河岸,车队经过一片土丘时,一只狼在通天河中饮完水后,旁若无人地从采访车前横穿而过。狼的出现引起了采访组成员的一阵惊呼,在大家兴奋的欢呼声中,那只孤傲的狼迅速躲进草原上的丘陵中,隐去了踪影。

  在藏族同胞看来,狼的出现,对于远行的人来说,意味着吉祥好运。

  三江源国家公园野生动物的分布情况,是此次采访活动的重要内容,虽然因为时间关系,采访组并未对这一情况做深度采访,可是沿途多次与野生动物的不期而遇,却无意间完成了我们对三江源野生动物分布的最初印象。

  日前,采访组途经歇武山时,就见到了几只藏野驴在路旁的草地上悠然觅食。草原上的招鹰架引起了刘醒龙的关注,这种奇特的灭鼠方式,在长江源地区广泛使用。此后的行程中,采访组还拍摄到了黄羊奔逐的画面。野生动物的分布情况,是衡量长江源生态环境的重要指标,采访组见到的一切,昭示着经过十几年的保护,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向好发展。

上一篇: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音乐抢救保护工程正式启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