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马背上的“泥朵巴”:甘孜县一位藏族民警的坚守

2017-04-19 09:14:35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吴光于

藏语里,警察被称为“泥朵巴”。在大德乡老百姓的心目中,“泥朵巴”的样子就是罗桑的样子。他身体瘦削、脸色蜡黄,说话时带着腼腆,1米7上下的个头,他看上去要比37岁的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马背上的“泥朵巴”

  “交了枪 ,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面对老百姓的质问,罗桑拍着胸脯:“有我在!”

  听说罗桑要回大德乡,一群牧民一早就等在了派出所门口。一见到他下车,就连忙上前将一条条哈达挂在他身上。罗桑不停地说着“卡卓(谢谢)”,与他们一一行碰头礼。

  他看上去与每个人都那么熟悉。

  藏语里,警察被称为“泥朵巴”。在大德乡老百姓的心目中,“泥朵巴”的样子就是罗桑的样子。

  “刚成立派出所的时候,这里就修了一间房子,我有啥问题就来找罗桑所长,当时派出所没有车,我就骑着摩托带着罗桑所长到处去转。”章龙村的所罗说。

  更多的时候,罗桑的工作是在马背上完成的。在海拔4200的良木多定居点,牧民们常常见到他骑马上山巡逻的身影。

  “他办事情公平公正,老乡有任何困难,他都去解决,从来不嫌麻烦。这片地方太大了,他每次都是清早骑马出去,晚上很晚才下来。”指着远处的山谷,怕罗说。

  自从任所长的那天开始,罗桑就过上了与马、糌粑、方便面相伴的日子。

  派出所只有3人,却要负责1666平方公里的辖区。“派出所成立第一年,房子基本空着,我带着兄弟们在大山里巡逻,既不能放过任何一个隐患,又要见户见人做法制宣传。”他说。

  过去,由于历史原因,甘孜县的枪患比较严重,地处多县交界处的大德乡尤为突出。

  解决枪患成为罗桑面前最大的困难。

  “老百姓把枪看作自己的财产,谁愿意把自己的财产交出去呢?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有枪就意味着有安全感。”罗桑说。

  “交了枪,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面对老百姓的质问,罗桑拍着胸脯:“有我在!”

  乡里村里的大小会议上,他向大伙普及法律知识。从夏季牧场到冬季牧场,牧人们逐水草而居,他就跟随转场的队伍而动,挨家挨户地去做工作。

  然而一名牧民却放出话来:“绝对不可能上交,谁要收我的枪,我就跟谁拼命!”

  一个雪夜,抓捕行动开始。

  初步摸排发现,一把制式步枪藏在嫌疑人女儿的卧室内,旁边铁皮箱中装着80发子弹。嫌疑人随身携带一把手枪,睡觉时就放在枕头下面。他家的房屋在一处半山腰上,家里养着4条藏獒。如果直接上山抓捕,极容易暴露。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罗桑决定从山背后绕到房屋背面突击。雪夜中,气温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能见度极差,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马滚下山崖,夜里10点出发,近凌晨5点罗桑和队员才走到嫌疑人房屋背后。

  刚冲进屋的瞬间,警觉的嫌疑人已将手枪从枕头下取出,就在子弹上膛的瞬间,罗桑和队员将他按在床上。

  这一役,有力震慑了当地的私藏枪支的群众。当年,甘孜县牧民主动向公安机关上缴枪支69支,子弹百余发。

  罗桑也没有忘记保证老百姓安全的承诺。每年4月到6月虫草采挖期是他最忙的时候,一次巡逻下来要20多天。

  哪家的老人病了,哪家的孩子要上学缺路费了,甚至做小生意缺本钱了,他都几百几百地掏给老百姓。

  无数个夜晚,在漆黑的达通玛大草原上,为了打发寂寞的时光,小伙子们围在一起,用歌声驱赶空旷与孤独。“用手机放首歌,用手电筒照着脸,我就跟着原唱对口型,这是我们大草原上的卡拉OK。”罗桑开心地笑起来。

  “在繁华的城镇,在寂静的山谷,人民警察的身影,陪着月落,陪着日出,神圣的国徽放射出正义的光芒……”在众多的歌曲中,罗桑最爱的还是那首《人民警察之歌》。

  “自从大德乡来了罗桑所长,挖虫草再也没有出过大的纠纷。我们安心多了,不再害怕被邻县的人来抢草山。”怕罗说。

  在2008年到2010年的3年间,罗桑没有回过家。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进山巡逻的日子里,想孩子了,他会到几公里外有信号的地方打个电话。

  “儿子现在十多岁了,他说长大后想当特警,我支持他。”罗桑轻描淡写的语气中有一丝藏不住的忧伤。

上一篇:首批“心佑工程”藏族患儿痊愈出院
下一篇:藏族劳模家门口创业带留守妇女和残疾人就业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