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马背上的“泥朵巴”:甘孜县一位藏族民警的坚守

2017-04-19 09:14:35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吴光于

藏语里,警察被称为“泥朵巴”。在大德乡老百姓的心目中,“泥朵巴”的样子就是罗桑的样子。他身体瘦削、脸色蜡黄,说话时带着腼腆,1米7上下的个头,他看上去要比37岁的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
3月23日,罗桑达娃抚摸着曾经陪伴他的马儿。柴子凡摄

  身体瘦削、脸色蜡黄,说话时带着腼腆,1米7上下的个头,他看上去要比37岁的实际年龄苍老许多。这就是那个宁可不要命也要当警察的康巴男人吗?这副瘦骨嶙峋的身板能在海拔4000米的荒野抵挡住零下20多摄氏度的寒夜吗?无数次骑马夜行的路上,面对悬崖小道上追赶的狼群,他有过畏惧吗?

  他似乎看出了记者的疑问。“我带你去走走吧。”他的眼睛里闪烁了着一股劲儿。

  甘孜藏族自治州北部的甘孜县城距离达通玛中心派出所150公里。

  车轮下的石块时不时飞起,卷起黄土一片。越往前走,路面越发狭窄,路的一边是陡峭的山坡,另一边就是悬崖。融化的冰雪顺着山坡淌下,侵蚀着路基。

  “前阵子这里发生了滑坡。如果滑坡发生在下雪天,几天困在这里都不稀奇。”罗桑达娃指着前面的一个拐弯处平静地说。他已经记不清在这条路上走过多少次了。

  格萨尔故里走出的“牛场娃”

  “大德乡没有设派出所之前很多盗贼过来,把我们的牛马偷走。挖虫草的季节不让我们去挖,还拿枪吓唬我们。”村民回忆起往事依然愤愤不平。

  达通玛片区是罗桑入警后工作的第一个地方,是甘孜县最偏远的地区,它包括查龙镇、茶扎乡、卡龙乡、大德乡4个乡镇,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罗桑入警那年,达通玛片区只有一个中心派出所,设在查龙镇。

  “我出生在德格,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的故乡。格萨尔王的一生都在为百姓铲除罪恶势力、维护正义,是藏族百姓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我的老家在牛场上,那里的老百姓不怕风雪、不怕挨饿,就怕偷牛盗马的强盗。小时候我亲眼见过外婆家的邻居被持刀大汉抢劫,抢走了东西,还被砍伤。从那时起,我就想当个警察。要像格萨尔王那样,保护自己的老百姓……”望着车窗外单调的风景,罗桑讲起了往事。

  2002年,罗桑当上了德格县窝公乡的文书。“只有高中学历,当不了警察,那时我挺伤感的。但心里一直没有放弃那个警察梦,有空就会看公安知识方面的书。”

  2007年,甘孜州将招警考试报名条件放宽到高中学历,罗桑立刻报了名。

  “得知自己考上的时候,我和一起考试的同乡在康定的情歌广场上抱着哭,我的梦圆了。”罗桑说。

  3个小时后,汽车停在了达通玛片区中心派出所前。高大壮实的民警生龙达吉早在门口站着,看见罗桑就立刻冲过来,一下子抱起了罗桑。他们开怀大笑的样子像两个孩子。

  生龙讲起与罗桑并肩战斗的日子。“那时达通玛片区工作压力比较大,派出所只有4个民警,却要负责占甘孜县面积47%的区域。每天都要巡逻,开展治安、维稳、户籍的工作,晚上还要通宵值班。”

  比劳累更苦的是孤独,外面的世界离达通玛草原太远太远,远得让人觉得这四周的一切就是整个世界。

  达通玛片区最偏远的是大德乡,它与青海省达日县、甘孜州的石渠县、德格县、色达县交界,由于地广人稀,曾一度成为一些逃犯的栖身之地,当地百姓经常受到侵扰,矛盾纠纷高发,枪患突出。

  “大德乡在没有设派出所之前有很多邻县的盗贼过来,把我们的牛马偷走。挖虫草的季节不让我们去挖,还拿枪吓唬我们。”贡玛村村民怕罗回忆起往事依然愤愤不平。

  “老百姓的法律意识淡薄,人被杀死了,没人报警;有纠纷的,还是沿用千百年互相仇杀的习惯。那时大德乡的治安状况非常严峻。”甘孜县公安局副政委孙乃沧说。

  2009年,大德乡建立派出所,29岁的罗桑在入警一年后,由于工作成绩突出,调任大德乡派出所所长。从此,“罗桑所长”这个称呼就一直伴随着他的警察生涯。

上一篇:首批“心佑工程”藏族患儿痊愈出院
下一篇:藏族劳模家门口创业带留守妇女和残疾人就业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