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拉萨四苏

2017-12-21 10:17:40   来源:西藏商报   

“街头巷陌话拉萨”系列之地名篇拉萨四苏

八廓街西南角的“胜利电影院”

一场电影最贵才2角钱

  奔孜苏

  在《老城史话》之“市民住宅及部分街名”中记载:拉萨老城相传有四“苏”(“苏”为藏语音译,其意为角,在这里指坐落在街角的建筑)。这一记载的出现,瞬间打破了我们对于“苏”的认识,它不仅指夏萨苏和东孜苏两个在拉萨老城区耳熟能详的社区,意味着还有两个鲜为人知的“苏”。我们的走访也将从这里开始……

  文/图 记者 韩海兰

\
拉萨八廓南街(胜利电影院就在这条朝南的小巷里里)。(资料图)

\
曾经的胜利电影院就建在这里。

\
胜利电影院原有的位置。

\
格桑曲珍经营着她的小店。

  走访一 “奔孜苏”或不是四“苏”之一

  刚决定做这个选题时,我们曾遍访圈里的各位大佬,最初得到的关于四“苏”的定义是:夏萨苏、东孜苏、“多吉儿苏”和“奔孜苏”。后来在与专业人士分析及老一辈拉萨人仔细推敲后发现了问题。

  其一,对于四“苏”,71岁的古桑旺姆老人虽然已经记不清另外两个“苏”的名字,但她表示,四“苏”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并不是传言中出自小品,而且“多吉儿苏”就是东孜苏。

  其二,“苏”按照书中给出的定义,以及东孜苏和夏萨苏现在的位置分布,得出其他两个“苏”也应该在八廓街的另外两个角,但“多吉儿苏”的位置却与东孜苏相近,仅隔不过10米;而“奔孜苏”竟跑到了亚宾馆后面,位置分布与书中的定义不符。

  其三,专业人士在给出“奔孜苏”这一名词及其方位的同时,也指出“奔孜苏”出自《西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图典》关于第四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奔孜苏巴泥塑制作技艺”的记载。书中表述“奔孜苏巴泥塑以精湛的雕塑技艺和深厚的传统底蕴享誉拉萨及周边地区。该派宗师的徒弟格桑多杰作为工艺园泥塑大师傅,由于其住在奔孜宅院内,人们便唤他为奔孜苏巴。”需要注意的是,“奔孜”是一宅院,而“苏巴”则是匠人的意思,因此,“奔孜苏巴”是一个泥塑派别的名称,与“奔孜苏”没关系。

  因此,“奔孜苏”到底是不是拉萨四“苏”之一还有待考证,但从“奔孜苏巴”中引出“奔孜苏”是非常牵强的。

  走访二 无名之“苏”的“胜利电影院”

  随着走访的深入,我们了解到另外一个“苏”的位置就在八廓南街西南角的桑珠颇章附近,而在这里,人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几毛钱可以看一场电影的“胜利电影院”。

  古桑旺姆老人介绍,因为她的丈夫年轻时是跑货车的,因为人们对物资的需求,老人的丈夫跑货车时很受周边及沿途人们的欢迎。“每到一个地方歇脚,都会有人给他吃的喝的,他也带了很多东西给家里。那会儿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需要买柴米油盐的花销不是很多,所以我们经常去胜利电影院看电影,一场电影才五分钱,最贵的也就两毛钱。”古桑旺姆老人说。

  按照古桑旺姆老人的描述,我们来到了桑珠颇章附近。桑珠颇章的院子保存完好,只是这里已经变成了八廓街道办事处,周天下午办事处不上班,只有门卫外有一名女孩在值班。

  姑娘也不清楚“苏”的历史,简单的寒暄之后我们便向南走进了吉堆巷。巷子两边都是商铺,在拐角的土豆凉粉店里,我遇到了七八岁就来拉萨的格桑曲珍。

  格桑曲珍今年46岁,在桑珠颇章旁边开过鞋店,10多年前搬到了夏扎大院旁边,自此开始与凉粉土豆结缘。格桑曲珍说她门口的路之前不叫鲁固一巷,因为旁边的胜利电影院是“商业局”的下属单位,因此这条路便叫作“商业局路”。

  根据格桑曲珍的介绍,我查到有资料说胜利电影院又叫商业电影院,建设于上世纪60年代初,是拉萨市最早的电影院之一。该影院位于现江苏路妇幼保健院对面巷子里,在鲁固居委会与白林居委会之间,是坐落于八廓街内原胜利居委会附近的一家颇有历史的电影院。

  胜利电影院由白色的岩石构建而成,楼高窗大,视野开阔;电影院内是典型的现代影院风格,每排设有32个座位,共有36排,可容纳上千人同时观影。当时的胜利电影院播放的影片大多以战争题材为主的黑白励志影片,随着中国电影事业的进步,西藏电影的题材更加丰富多彩。然而风风雨雨30载,这座陪伴了一代影迷欢笑和泪水的老影院,最终于上世纪80年代末拆除。

  因为是地标性建筑,几代人对胜利电影院都有或多或少的记忆,但是对这一带的“苏”却一点儿印象没有。格桑曲珍的公公是一名80多岁的老人,参加过罗布林卡的维修工作,针对我们的问题,格桑曲珍也请教了她的公公,而老人只说:“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清了,等回头想起来再告诉你!”

上一篇:“街头巷陌话拉萨”系列之拉萨四岗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