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13日 星期四


一生朝圣转山 一段关于信仰的历史

2017-07-13 11:04:02   来源:一本正经说历史      作者:

藏族人为何会用一生去朝圣转山?这是一段关于信仰的历史。

  原标题:藏族人为何会用一生去朝圣转山?这是一段关于信仰的历史

  想了很久要不要写这篇文章,在很多人眼里,特别是无神论折眼里,对于藏族人朝圣的行为十分不屑,甚至抨击。一部《冈仁波齐》,不同心态的人得出了不同的结论,作者也是无神论,无信仰的人,但是对于信仰我的观点是,只要他不危害国家与人民,我们都要保持敬畏的态度。

  因为去过一次318国道,所以我对藏区有着别样的感情。说句真心话,那里的风景的的确确可以让你忘记俗世的烦恼,去了那边一周,真是一点也不愿回到现实社会中来。正是出于这种情感,我去看了《冈仁波齐》,真是很赞叹和钦佩朝圣者的毅力,他们对于转山朝圣的信念和强大的毅力,我自问确实做不到。

  面对一些负面评论,我不想跟这些根深蒂固思想的人说些什么,争些什么,毕竟我没有资格去替他们说些什么,因为我没有信仰。好吧,那就单纯地讲讲历史吧,藏族人为何会对山如此崇拜?这背后关于信仰的历史,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

\
电影《冈仁波齐》剧照

  藏区原始宗教中形成人为宗教的是本教,它主要崇拜天、地、水、火、雪等自然物。本教认为天为三界之上界,为神和灵魂的所居之处。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先民在漫长的生息繁衍中,不断地和大自然作斗争。当天地间各种因素极为严重地影响到人们生存时,他们对自然现象便产生了崇拜。

  早在吐蕃王朝从政治上、佛教从精神上统一西藏高原之前,以地区性小传统为背景的神山崇拜已经存在。这些地域性的信仰与本土的原始宗教有关。直到公元8世纪以后,吐蕃王室改宗佛教,原来的神山信仰才以“调伏”的方式逐渐被纳入佛教大传统的体系,众多地方性的山神,于是变成了佛教的护法神。

  如果你去藏区旅行,常常会夜宿狭窄的河谷,第二天又会乘车爬过一座座山峰。山路蜿蜒曲折,可以一直盘旋到海拔4000-5000的山口,然后再弯弯曲曲到另一个河谷。藏区人民与山的关系非常亲密,生活在高海拔的青藏高原,山地在他们的文化中是一个基本的空间因素,是一切生活和信念的基础,也是他们认识自然的根源。

  “神山”的藏话叫做“纳日”或“拉日”,前者意为“圣地”,后者则是“魂山”,也有人把神山纳入“西达”一类,本意是“土地的主人”和“万物之根本”。

  《旧唐书·吐蕃传》记载:“吐蕃......与其臣下一年一小盟,刑羊、狗、猕猴,先斩其足而杀之,继裂其肠而屠之,令巫者告于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之神云:‘若心迁变,怀奸反复,神明鉴之,同于羊狗’。凡是信仰本教的藏区先民相信“万物有灵”,认为白石乃是灵性之物,灵魂的所依物一般可充当“山神、土地神”等角色。

  藏地所处深渊峡谷,雪山矗立,因此雪崩和泥石流等灾祸经常发生,古代藏民因此对雪山有着自然崇拜。同时,高原上星罗棋布的湖泊也经常会发生一些特殊的自然现象,在古藏人看来就像是显灵。清代李心衡所著的《金川锁记》有这样的记载:

  控卡山绝顶,为崇化、懋功两屯分界处。高出云表,虽盛夏,积雪逾尺,午后率多大风。人马不能行立,必择五鼓或黎明时过之。山脊凹处有水盈盈,可望不可即,俗称海子。宽约数十顷。涟漪在目,历冬夏不涸,虽淫雨旱,未尝有增减。经其地者,必屏息相戒勿语言。苟一叩声,风雹立至。土人云:‘此中踞有三足蟾蜍。’大风冰雹,俱从此起。昔曾有将军领兵过此,饬军士施枪炮警之,狂风陡发,下冰雹如拳,伏鞍不敢喘息,行李坠落岩磡。人力不能施,困顿殊甚。

  从这样的描述中我们可知,环境是多么的恶劣。因此古吐蕃王朝的赞普对国家大事作出决策之前,都会先请巫师到拉摩南错神湖观看“圣影”,占卜吉凶。

\
莫高窟第159窟维摩诘经变中的吐蕃赞普礼佛图

  在古吐蕃时期,山还被作为人与神之间的沟通者,它们被当做神灵和天王上下的“天梯”,藏语中称作“穆塔”。例如在今天西藏林芝地区雅鲁藏布江的北岸,有一座著名的本教神山“本日”山,山腰上有一颗挂满经幡的巨树,传说为通天之树、大宇宙树,有名为“天梯”。按照当地的习惯,会把早夭的孩童尸体装进木箱,安葬在这课神树的枝杈间,保证死者的灵魂可以升天。

  再例如电影中的冈仁波齐也是一座神山。它位于阿里地区靠近中印边界的地方,海拔6714米。“冈”为“雪”的意思,“仁波齐”又叫“仁波切”是对上师的尊称。它的原名是冈底斯,“底斯”为梵语“清凉”之意,意为“清凉的雪山”。

  在原始本教的信仰中,外形像十字水晶金刚杵的冈仁波齐,向下伸到鲁界,山峰插入神界,贯穿了本教的宇宙三界。古老的本教神祗鼓基芒盖繁殖于初世之卵,下凡时以一束光芒射下,消失在冈仁波齐山上,然后以一个白色野牦牛的形象出现在冈仁波齐后的贝钦下凡山,那里是他下凡人间的第一个落脚点。(才让太《冈底斯神山崇拜及其周边的古代文化》,《中国藏学》1996年1期)

  这座山千百年来一直是印度教、西藏本教和藏传佛教共同信奉的神山。相传朝圣者转山一圈,可洗去一生的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个轮回中免受下地狱的痛苦;转百圈,可在今生成佛。而在冈仁波齐的本命年马年转山一圈,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转十三圈的功德。(成卫东《转神山:冈仁波齐亲历记》)

\
电影《冈仁波齐》中在转山的藏族人

  按照史籍的说法,从涅赤赞普开始的七位赞普,是吐蕃最早的君王,他们都白天界下凡,所以被称做“天界七王”。因为世界的形状在纵向分做天、地、人间三个部分,所以这些天神要通过天梯下来,这天梯就是神山,它被看做连接天地的木梯,“这是一架吐蕃式的木梯,即用带槽口的树干架成的梯子”。在《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里,“小邦邦伯家臣及赞普世系”记载了第一位赞普的故事:

  来做雅砻大地之主,降临雅砻地方。

  当初降临神山降多时,须弥山为之深深鞠躬致敬,树木为之奔驰迎接,泉水为之清澈迎候,石头石块均弯腰作礼,遂来吐蕃六牦牛部之主宰也。

  古代西藏最重要的登天之山是雅拉香波。它海拔6647米,在雅砻河源头。而雅砻河谷是藏族的发祥地,在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的壁画上,还绘着雅砻河谷的第一块农田。

  农田受着雅拉香波雪水的浇灌,使人口得以繁衍,由此奠定了吐蕃王朝的物质基础。据吐蕃时期的文献考证,西藏人在公元8世纪以前主要信仰本教,以雅拉香波为本教最重要的神山。雅拉香波为“上部守护之神”,统领着雅砻河谷所有的土地神。

  吐蕃时代留下的颂歌,都在赞颂当时西藏最大的神山雅拉香波。从那时以后漫长的历史中,西藏逐渐形成了庞大的山神体系。其主体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四方神山:东雅拉香波、南库拉卡日、西诺吉康桑、北念青唐拉。这四座神山无法位于吐蕃统治的中心地带。此外,重要的还有冈底斯山。

  二是指世界形成之九神。传说神山之父沃德巩甲生了八个儿子,他们是雅砻的雅拉香波、北方的念青唐拉、上部觉娃觉卿、东方玛卿伯姆热、觉沃月甲、西乌卡日、吉雪旬拉曲保、诺吉康娃桑布。

  在这些大神山之下,还有难以数计的地方性神山。凡有藏族居住的社区,无不供奉自己的神山。有的为一个村子信仰,有的为几个村庄信仰,还有的是一个家族的保护神。

\
八座神山位置标注

  如今比较知名八座神山有:冈仁波齐(阿里地区)、本日(也叫苯日神山,藏林芝)、墨尔多(川丹巴)、阿尼玛卿(青玛沁)、雅拉(川道孚康定丹巴界)、尕朵觉沃(青玉树)、喜马拉雅和卡瓦格博(滇德钦)。

  时至今日,藏族人对山的崇拜与敬仰仍然深入思想,对于转山而言,少了以前对统治者的服从,单纯地成为祈福的方式。藏族人仍然深信,转山是为自己为家人求福报的方式,转山已经成为诠释藏族文化信仰最好的符号。

  每一位转山者都是心怀信仰、敬畏自然,不辞劳苦,历尽磨难的。关于信仰,你可以没有,但千万不要做鄙视状。且不说他们并没有影响到你,单说冲着那份执着,就值得敬重。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了,是谁修出了这条可以方便人们朝圣的318国道川藏线,关于这段历史,作者之前也有写过,当年修路的人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感兴趣的读者关注我后,后台回复“318国道”就能看到了!

  参考资料:《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王尧、陈践;《西藏本教源流》夏砸·扎西坚参(1858~1933); 《金川历史文化览略》 张海清;《金川锁记》清代李心衡;《冈底斯神山崇拜及其周边的古代文化》,《中国藏学》才让太;《转神山:冈仁波齐亲历记》成卫东;《雪山之书 》 郭净。

相关热词搜索:朝圣 转山 历史

上一篇:藏族传统法律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