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陆老师自带“亲友团” 暑假赴青海支教

2017-07-18 10:18:15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李佳维 张敏

2015年7月,陆芳老师第一次去往阳光福利小学支教。临走时,学校校长不舍地对陆芳说“我们需要你”!陆芳也答应孩子们,会再去看望他们。今年暑假,陆芳带上二实小两位语文老师、常州高职校两位数学老师,还有她的女儿一起,再次前往阳光福利小学,实现她和孩子们的约定。

  原标题:为了实现她和藏族孩子们的约定——陆老师自带“亲友团” 暑假赴青海支教

\
范淑媛教同学们演奏葫芦丝 学校供图

  这个暑假,二实小教育集团的语文老师陆芳,没有选择外出旅游度假,而是带着她的“亲友团”,远赴青海玉树囊谦县阳光福利小学,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格桑花西部助学行动”。

  2015年7月,陆芳老师第一次去往阳光福利小学支教。临走时,学校校长不舍地对陆芳说“我们需要你”!陆芳也答应孩子们,会再去看望他们。今年暑假,陆芳带上二实小两位语文老师、常州高职校两位数学老师,还有她的女儿一起,再次前往阳光福利小学,实现她和孩子们的约定。

  “我和妈妈一起去支教”

  最近,一篇名为《我和妈妈一起去支教》的作文,在网络上引发关注。写作文的小女孩名叫范淑媛,是二实小三(5)班的学生。今年暑假,她没有向家里提出去哪里旅游,而是恳求她的妈妈陆芳,带她一起前往青海玉树支教,并用文字记录下支教的点滴。

  作文里,范淑媛这样写道:“2015年的7月,妈妈去玉树囊谦县支教了一个月,当时我才一年级。妈妈不在身边的日子,每天都会和我视频聊天,视频中,我看到了远在他乡的藏族哥哥、姐姐们,知道了在这个学校上课的学生都是孤儿和单亲,妈妈去了,就把妈妈当自己的亲人了。我也就多了许多兄弟姐妹。妈妈回来后,变瘦了,变黑了,可是经常会跟我说起阳光福利小学学生们的种种好,让我向他们学习。”

  今年暑假,范淑媛作为一名小志愿者,跟随妈妈一起踏上了支教之路。7月9日,范淑媛正式在阳光福利小学四年级随班就读。

  “每天和藏族孩子一起学习,一起生活。靠蓝天近,随手就能摘白云的地方,我很快适应了。音乐课上,我主动教他们吹葫芦丝,听着操场上响起悠扬的葫芦丝乐曲,成就感很强。数学语文等文化课,我努力学习着,学会了课间就能教小伙伴了。妈妈很忙,在学校只有上课才能见到她。平时我的袜子和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是我自己洗。再也不挑剔学校的饭菜好不好吃,而是一碗饭菜吃个精光。”范淑媛说,和妈妈一起支教的日子,她觉得自己一下长大了很多。“妈妈在用爱播下明天的希望,我也在用行动传递着爱。妈妈加油,我也努力!”

  第一次支教时留下一个“约定”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正在支教的陆芳老师,听她讲述支教故事。陆芳说,她的支教,缘起2014年12月底,二实小迎来了一批藏族小客人,正是阳光福利小学的孩子们。从学校老师口中,陆芳得知这个小学的学生比较特殊,基本上都是孤儿或单亲家庭的孩子,硬件设施还可以,但就是师资特别缺乏。

  2015年暑假前夕,陆芳萌生了去阳光福利小学支教的想法。“我和学校那边联系,得知他们是5、6月份放假,而7、8月份上课,正好跟我们这边时间错开。”2015年7月的暑假,陆芳就收拾行囊,自费踏上了去往青海玉树的路途。

  高原反应等客观因素,并没有吓退陆芳。第一次支教,她就在阳光福利小学呆了一个月,和学校、孩子们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陆芳说,至今她还深刻地记得,临走时的那天,校长握着她的手,不舍地说了一句“我们需要你”!陆芳也跟孩子们约定,会再回去看望他们的。

  回到常州以后,陆芳一直和孩子们保持联系。每年冬天,她都会号召班里的学生给藏族孩子们捐冬衣,平时她也会给孩子们写信,了解孩子们的情况。

  带上同事们和女儿一起“赴约”

  得知陆芳的支教行为后,二实小的不少老师们也被这种奉献精神感染了。今年她和学校两位语文老师,还有来自常州高职校的两位数学老师,一起组成了“格桑花西部助学行动”小组,再次去往阳光福利小学,实现当初的约定。

  陆芳透露,因为地处高原,这次几位老师都有高原反应,其中一位老师因此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但第二天,这位老师依然坚持给孩子们上课,令她非常感动。

  此外,今年陆芳还带上了女儿一起支教。“平时总是听我说那边孩子的情况,她就非常想去看看。我也正好希望她能有这种经历,在锻炼自己的同时,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

  陆芳说,作为小志愿者,此次她给女儿特别布置了任务。令她欣慰的是,女儿表现得还不错。

  因为是随班就读,陆芳要求女儿在课堂上起到带头作用。比如在课堂上如何思考问题、如何回答问题、如何表达自己等。

  由于缺乏师资,每周,阳光福利小学的孩子们都有一节网络课程,内容是葫芦丝演奏。拥有两年葫芦丝学习经验的范淑媛,自然就成了孩子们的小老师。

  陆芳说,今年的支教还剩下半个月左右。未来,只要孩子和学校需要,她将依然会前往。

上一篇:可可西里巡山队:申遗成功,我们当记首功
下一篇:军装穿在心 不负高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