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04日 星期二


宋明——藏文化的守护行者

2017-07-04 10:14:30   来源:央广网      作者:

从江苏到西藏,二十年时间当他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完全投入到了西藏之后,他体会到了藏文化特有的浑阔和深沉,也因此促成他投身于藏文化事业。在拉萨,很多人都听说过他:400多年的古老品牌“雪堆白”的续缘人——宋明。

\

  细笔勾勒的古老唐卡、精美绝伦的佛陀造像、流光溢彩的藏式家具......每一件标有“雪堆白”的作品在全球各地绽放艺术之花时,都离不开他二十年来全身心的灌溉与供养。稿纸太小,只绘得下有限的美景,然而他的心胸却承载得下这整个广袤高原的山河文化。从江苏到西藏,二十年时间当他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完全投入到了西藏之后,他体会到了藏文化特有的浑阔和深沉,也因此促成他投身于藏文化事业。在拉萨,很多人都听说过他:400多年的古老品牌“雪堆白”的续缘人——宋明。

  宋明在西藏已经二十年了,出生于江苏的他尽管现在说起普通话来还带着一丝乡音,但那一口流利的藏语和康巴汉子一般硬朗魁梧的外形已经成了他的特色名片,初次见面,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地道的藏族人。

\
陈丹青西藏速写

  1997年宋明第一次来到拉萨,那个时候的拉萨和现在有很多相似,是背包客、歌手、寻找心灵故乡人们的乐园。的确,拉萨一直以来总能够给人以归属感,宋明说自己第一次背包来到这片土地,就已经爱上它,不曾离开,也就没有回到拉萨这个概念。那时西藏在他心中的影像几乎都源于陈丹青那一代文化人的勾勒。在他的心中,那是充满激情和诗意的年代,沿着前人的足迹,追寻慢慢晕染开来而渐渐模糊的诗情画意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个美院学生前往藏区的最大动力。

  2000年,宋明回到内地,在深圳过了近一年的时间。也正是这一年的城市生活,让他越发清晰而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应该回到拉萨,回到高原上的那座城中,那个他心之所属的家乡。宋明说,城市生活对于他来讲是可怕的,它为所有人的生命制定了一个规范化的轨迹和圈子,每天几乎都是一样的,没有改变没有新鲜感。而拉萨更像是一座超越了现实的城,带着些乌托邦的色彩,你可以展现你最想展现出自己的那一面,你还有亿万的阳光陪伴,有朋友,有信仰的空气和干净的水和食物。

\

  再次回归拉萨,促使宋明回归的动力与初次入藏时并不完全相同。当年那种对于诗意生活的执著追求更像是一种缥缈遥远的梦境,而此刻指引他回到西藏的原动力与当年相比早已不再模糊抽象。他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属于西藏。

  在这二十载漫长岁月之中,摸爬滚打一路,他曾拥有过多重身份,美术老师、酒吧老板、歌手、唐卡画家……但令他最有成就感的,还是他为保护、传承藏族传统文化所做的种种探索。

\
“雪堆白”代表作之一:布达拉宫铜鎏金强巴佛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到“雪堆白”。刚进藏时,宋明的第一个画室兼居所,就在布达拉宫的脚下,当时他并不知道“雪堆白”的意思。后来他的邻居,一位藏族老人告诉他,这里曾是制造艺术春天的地方:古老的“雪堆白”始于1640年,是自明代起便代表西藏地区手工艺最高水平的官办机构,是古老西藏手工艺术成就的最高标志。在今日的西藏博物馆里,一件件标有“雪堆白制造”的艺术品依然展现着昔日的辉煌。

  最初宋明在拉萨任职美术教师时,为了编写《藏族手工宝典》,他进行了长时间的民间采风。期间,他发现有一些传统的艺术形式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内心涌起深深的焦虑。他决定扎根西藏,传承与保护这样优秀而美好的文化。

  这便是宋明与“雪堆白”的缘分,也成就了他在西藏不平凡的生活。

\
和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校长益西旦增

  自古以来,人们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是孜孜不倦地追求。我们习惯于用艺术的形式将这些美好事物记载并传承。本着这样的精神,宋明成立了慈善学校——西藏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带着他的梦想,他将藏文化未来发展与自己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精心灌溉,让这所学校成为了传承民族优良手工艺人才的摇篮。这里,不仅是艺术的殿堂,更是学生们温暖的家园。拥有精湛教学技艺的老师们用心血点滴地培养学生、浇筑作品,用自己的热情和娴熟的技艺,为传承优秀民族手工艺的梦想不懈努力着。

\
堆白”大家庭的夏季林卡

  很多人也曾说,宋明是拉萨知名的慈善家。这是因为他创办的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是纯公益性学校,学生中除了有贫困家庭的孩子,还有孤儿、残疾儿童或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在民政局、驻村干部、活佛的推荐下来到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宋明将负责这些孩子的成长与成才为己任,开设唐卡、铸铜、藏式家具等各种专业,让这些孩子在复兴优秀民族手工艺的道路上并肩前进。在学校专业教育和人文关怀下,这些孩子得到了很好的成长,现在不少学生已经成为藏区的优秀唐卡画师。

\
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校长益西旦增、宋明和雪堆白传统手工艺术学校首席唐卡艺术家嘎玛丹增

  在宋明的心中,自2010年创办学校以来,看着孩子们茁壮成长、成才,他充满了无限的欣慰与感慨。当年意气风发闯高原的少年郎,如今镜中观己已是两鬓斑白,黝黑的皮肤和充满智慧的眼神,见证着他高原岁月中条件的艰苦与内心的幸福。每每在与人谈起自己在西藏的这些年,宋明总会说自己是充实而幸福的。传承与保护藏文化、复兴优秀民族手工艺不再单单是他的事业,而是早已注入他血液与灵魂中的信念。

  谈及西藏,宋明情深意笃。“1998年,我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我学的是油画,可以选择去北京、上海这些现代化的大都市就业,但是冥冥当中有一种力量,它指引我来到拉萨。”他说,“在这里,生活的质量不高,但生命的质量很高。一泻千里的阳光让你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和力量,宗教信仰给予你心灵归宿,质朴和信任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你们感觉是我在为西藏做事,为西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传播做事,但就我的内心感受而言,这片雪域高原哺育我太多太多,她给予我新的价值观、人生观。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从心所愿,反哺西藏!”未变的初心造就了如今的宋明,他说:“我始终觉得自己就是个离家出走的男孩,脚踩一双军绿色的解放鞋行走四方、任心驰骋。那时的我们才是真正的背包客。”说这话时,他的眼神中难以抑制地流露出一丝骄傲与自豪。

\
宋明和李小可先生

  拉萨依然以其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人头攒动的八廓街、熙熙攘攘的转经道,构筑着西藏特有的气息。在宋明看来,现今旅行的方便化与世俗化早已使旅行失去了自身最真诚的色彩,褪去了它最诱人的魅力。“许多人可以很直接或是很自我地说,我就是喜欢。但却很少有人真的能够在旅游中去爱与研究一个地方的文化。科技的发展使人们在今天也越来越容易地出发,抵达某地开始一段旅途。在这个年代,有人包装、炒作自己的旅行,这没有错,毕竟一切都在改变,而那并不一定是一场真正的旅行。”宋明说。

  尽管已是不惑之年,宋明却依然感到自己才刚刚成长。2017年又是他的一个转折点,为了能够让藏文化延续和传承,为了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保障和成长、学习环境,发展中的“西藏知行藏文化有限公司”将为他的梦想得到更多的延伸。“科技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我很希望能够用现代的方式提供藏文化服务,让人们更直接、深入地了解并爱上藏文化。想到能开拓新的疆土,我真的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岁刚来那个时候,对一切都充满希望。当然,现在我更多的是信心了,保护藏文化,我一直在路上。”宋明满怀壮志。

相关热词搜索:藏文化 守护

上一篇:教师张大春:三次赴藏区支教 爱心铸就丰碑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