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拍鸟人:鸟儿是他们镜头中最美的“模特”

2017-05-25 15:52:29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李海霞

鸟类是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成员之一,它们对维持生态平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群落结构与地势以及植被类型密切相关,数量分布变化又是测度生态系统状态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目前西藏已知的鸟类种数有473种,其中留鸟232种、夏候鸟97种、冬候鸟24种、旅鸟60种,当然部分鸟类既是留鸟也是候鸟。

耿栋:拍摄野生动植物 走遍中国西南地区

  在摄影圈,耿栋是响当当的自然摄影师,以拍野生动物著称;在环保圈,他又是一名“活跃”在最前方的人物,同时他还是一名传播官,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默默奉献。耿栋不仅用自己的镜头来诠释人与自然的关系,也身体力行地关注野生动物、关注生态保护,做有责任感的自然摄影师。

  用镜头诠释人与自然的关系

  耿栋喜欢拍摄在自然环境中的野生鸟类,鸟太调皮,总是不安分,很多时候他干脆坐下来静静地观察它们。不管是在安静丰腴的洞庭湖,还是在人声鼎沸的北戴河海滨,也不管是在人迹罕至的无人区,还是在喧闹的大都市,他都试图用自己的镜头语言来诠释人与自然的关系。

  选择做一名自由摄影师,面对众多的摄影门类,他尝试着去当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拿定主意后他用挣来的钱购买了野生动物摄影最基本的工具,长焦大炮、金属的专业照相机、沉重的三脚架,开始了自己的野生动物摄影生涯。后来慢慢地认识了很多优秀的摄影师,跟随他们,耿栋进入了一片未知的地区——中国物种最丰富的西南地区。以成都为基地,北上可可西里,南下高黎贡山,西到拉萨河湿地,都留下了他拍摄野生动植物的足迹。

  2008年3月进藏,耿栋参与了保护国际中国项目与西藏环保局开展的拉萨生物多样性保护计划和能力建设示范项目服务,拍摄拉萨河流域的湿地和野生鸟类,并且收获不小。“这次拍摄让我对拉萨有了新的认识,它不仅仅是藏传佛教圣地、文化中心和旅游城市,更是一座生命之城。”耿栋说起这些有些兴奋,“因为在面积不是很大的湿地里,我观察和拍摄到的湿地鸟类有黑颈鹤、斑头雁、棕头鸥、红嘴鸥、赤麻鸭、秋沙鸭、骨顶鸡等,这些鸟类成群地聚集在拉鲁湿地,和布达拉宫构成了一幅和谐的画面。”

  说起对于西藏鸟类的印象,耿栋说:“在拉萨很多宾馆的大堂里,经常会见到一幅藏毯,一行黑颈鹤飞舞在布达拉宫的上空。对我这个拍鸟人来说,印象特别深刻,总觉得创作这个藏毯的艺术家一定见到过这样的景象。”

  自然摄影师要自然地了解自然

  摄影让耿栋接触到了很多环保人士,他开始关注野生动物、关注生态保护,渐渐地成了环保圈身体力行的践行者。目前他为在一个自然环境保护机构工作,他说这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为了机构的宣传交流,他要采集野生动植物的影像、自然保护第一线的感人故事,这些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他总是满怀激情地去面对这些挑战。

  “在大家的印象中,野外生活通常危险而刺激,我在拍摄中也常常遇到这种情况,但这些危险多数可以避免。反观原以为最危险的是野生动物摄影,但在拍摄中野生动物所造成的危险微乎其微。”正是这样的理解让他越来越出色。

  “从小小的蚂蚁到高耸的杉树,从单调的真菌到绚丽的热带鱼,在我们周围生存着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物种。现在可能有1400多万个物种存在,而这些物种就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栖息地中,栖息地是物种们的生态位所在地,它可以是地球上任何一处,只要物种能够找到适合的食物和庇护,就可以有生育的机会。”耿栋说道,自然摄影师要自然地了解自然,不但要了解自然中的单个物种,也要了解单个物种与其他物种之间的关系,了解物种与其栖息地的关系,并通过适当的镜头以恰当的影像语言真实表现。”

上一篇:罗桑念:10年里 他每天巡查2000余间房
下一篇:党代表葛军:在生命禁区里的“绿色”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