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拍鸟人:鸟儿是他们镜头中最美的“模特”

2017-05-25 15:52:29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李海霞

鸟类是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成员之一,它们对维持生态平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群落结构与地势以及植被类型密切相关,数量分布变化又是测度生态系统状态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目前西藏已知的鸟类种数有473种,其中留鸟232种、夏候鸟97种、冬候鸟24种、旅鸟60种,当然部分鸟类既是留鸟也是候鸟。

李铭:祝福所有的鸟儿 完美演绎生命的价值

\

图由李铭提供

  李铭从小喜欢画画,因为可以通过手中的画笔表达自己心中精彩的那一面,这是何等快乐的事!当接触到摄影后,镜头成为他感悟世界的“第三只眼”,仿佛另一个精彩世界向他敞开,这更让李铭兴奋不已。李铭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拉萨摄影家协会主席、拉萨市文联主席,是一位资深摄影人,他用他的热情和镜头记录下了西藏这片神奇土地上鸟类的足迹。

  感悟

  保护工作更加到位 西藏的鸟类也多起来了

  在西藏工作了几十年的李铭,每一个脚印里都是对摄影的执着和热爱。记忆中,在拥有人生中的第一部胶片相机时,条件还很艰苦,他便自己动手做曝光箱,自己冲洗照片……

  在西藏,大自然从不吝啬去展示自己的美,鸟类便是它孕育的精灵。李铭的镜头里有大家熟知的黑颈鹤、有种群数量庞大的赤麻鸭、有难得一见的藏马鸡,还有羽毛非常美丽的珍珠鸡,他的作品总能呈现出西藏独特的一面。

\
图由李铭提供

  多年的拍摄,从最初的摸索到现在的熟稔于心,让李铭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他不仅观察镜头里鸟类的形态等,还观察背后发生的事情。“这几年明显能感觉到西藏的鸟类多起来了,尤其是黑颈鹤这类候鸟的数量在增加。”李铭说。这些年的拍摄中让他感触最大的就是,人们自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越来越明显。在他的印象中,前些年拍鸟时很少会被人阻拦,但这几年,总是或多或少会被提醒“不要太靠近”,这些“阻扰”来自当地的村民和野保员。

  “同时,在拍摄中还能明显感觉到,这些野生鸟类对田间劳作的当地人警惕性要低一些,而对我们这些‘外人’的警惕性特别高,我想这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准则

  与自然和谐相处 自觉做到不打扰它们

  要想得到一幅满意的作品,摄影者可能要按动上千次上万次快门,这应该是让他们最开心的事。但是拍摄这么多年,却有一件让李铭耿耿于怀的事,在拍摄中总会或多或少践踏到百姓的农田,这也让他很自责,所以他总在想哪一天可以不以这种代价得到好作品。

  当然,多年的拍摄也让他看到了很多令人讨厌的行为,比如有些人为了得到好的画面,会去追赶鸟类。“希望可以在拍摄中将人为干扰降到最低,尽量与鸟类保持最安全的距离,不去打扰它们,尽量用长镜头去拍摄。”李铭说,“也希望人们能够自觉遵守大自然的规则,起码要做到不乱丢弃垃圾,给大自然留一份清净。”

  他自己也真的这样做了。有一次拍摄中,当车子行驶在路上,他突然看到路边不远处有一群黑颈鹤,画面难得,如果不记录下来恐怕就会成为遗憾。但是,黑颈鹤的警惕性太高了,为了不打扰黑颈鹤,李铭蹑手蹑脚地下车,没想到在关车门的瞬间,因为太过专注和小心,手指被车门夹住了。“半年多才缓过来。”提到这件事,李铭忍不住笑了。

\
图由李铭提供

  祝福

  在西藏拍鸟很辛苦 鸟类需要人类的呵护

  在西藏拍鸟,最大的困难体现在距离和时间上,因为大部分鸟类是远离人群的,要想拍鸟需要长途跋涉。比如拍摄黑颈鹤,很多时候摄影师不得不选择苦苦守候。

  除了黑颈鹤,李铭还拍其他鸟类,他告诉记者:“珍珠鸡特别漂亮,但是很难拍到,可能是因为整体数量不多的原因,再加上它远离人迹,所以就更难拍了。”其实,从另一方面说这些都源于自然环境的特殊性。

  大自然对待每一个生命都是公平的,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这里严苛执行着。无论是黑颈鹤还是藏马鸡,或者珍珠鸡、赤麻鸭、斑头雁,这些生命在自然的残酷面前都是渺小脆弱的,需要人类的呵护。

  “在西藏从事摄影创作,最大的拍摄资源就是得天独厚的高原景观。虽然很多人因为为高原没有多少生命存在的痕迹,但事实恰恰相反,在这片土地上有着无数的生灵在顽强并快乐地生长,我想祝福这片土地上所有的鸟儿、所有的生命能与自然和谐相处,完美演绎生命的价值。”

上一篇:罗桑念:10年里 他每天巡查2000余间房
下一篇:党代表葛军:在生命禁区里的“绿色”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