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苗木“克隆”师格桑曲珍的育树之路

她和同事首次在我区培育出热带树种菩提树苗

2017-05-23 16:01:53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李海霞

2015年,自治区林科院首次以组培的方式在我区培育出菩提树,这种热带树种在青藏高原生了根发了芽。没人知道为了培育菩提树,林木科院的格桑曲珍和她的同事们花费了多大的心血。

  走进自治区林科院苗木花卉研究基地,一株株代表生命和希望的菩提苗正吸收着阳光和大地给予的营养奋力生长。在外人眼里这些苗木长得郁郁葱葱,但对于这里的林木研究员们来说,这个只生长于热带的树种却是经过了漫长的精心培育后才得以在这片高原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她选择与瓶瓶罐罐为伍

  2015年,自治区林科院首次以组培的方式在我区培育出菩提树,这种热带树种在青藏高原生了根发了芽。没人知道为了培育菩提树,林木科院的格桑曲珍和她的同事们花费了多大的心血。

  2003年园艺专业毕业后,正值青春的格桑曲珍回到西藏,想用自己所学为家乡做点实事,而此时,家乡最需要的就是多一片绿色。为了这片绿色,她开始与各种经济林木和花卉打交道,原本以为很浪漫的园艺工作却被身上的泥土灰尘、地里的枝枝蔓蔓代替了。但是家乡需要的绿色,仅仅依靠常规的扦插、播种育苗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她走进组培室,开始了与瓶瓶罐罐为伍的孤独旅程。

  2004年,自治区林科院开始着手林木组培工作。植物组织培养是指在无菌条件下,将离体的植物器官(根、茎、叶、花、果实等)、组织以及原生质体,培育在人工配制的培养基上,给予适当的培养条件,使其长成完整的植株。格桑曲珍说:“培养条件可以人为控制,不受季节影响,便于稳定地进行周年生产;生长周期短,繁殖率高,便于短期内提供大量生长一致的苗木;管理方便,便于高度集约化、高密度工厂化生产和自动化控制生产,是未来工厂化育苗的发展方向。尤其是播种、扦插难繁育的一些名贵树种、药材、花卉和濒危植物等可以用组培技术进行繁殖。”就这样依靠组培,她和同事首次在西藏成功培育出了菩提树苗,这对西藏物种的增加和生物多样性维护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她已习惯在实验室默默做事

  常规育苗季节性强,管理繁杂,繁殖系数低,种苗质量难以控制。用组培技术进行繁育能克服常规繁育的局限,只需要一个茎节或者一片叶子,繁殖数量就可达数百数千倍,可在有限的空间内实施工厂化的生产,某种意义上来讲是苗木克隆,格桑曲珍就是苗木“克隆”师。

  这一天,和无数个往常一样,格桑曲珍换上白大褂走进接种室,先打开超净台的紫外线灯进行消毒,然后坐在超净台前开始接种,植物组培是个无菌操作的过程,尤其是外植体(是植物组织培养中作为离体培养材料的器官或组织的片段)和接触苗子的小剪刀、镊子要进行严格的消毒。外植体是用专门的消毒液进行消毒,而镊子和剪刀用酒精消毒后,还要用燃烧的酒精灯烤一遍,这些动作贯穿于整个实验,每剪一部分外植体就要进行一次,无数次的实验后,剪刀、镊子已经被烧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文火淬炼的不仅是实验工具,还有格桑曲珍的性子,原本急性子的她现在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实验室里默默做事。

  消毒完毕,将菩提苗外植体在无菌条件下切割成一定长短的茎节,接种到配好的初代培养基上。初代培养是将接种后的材料置于培养室或光照培养箱中培养,促使外植体中已分化的细胞脱分化形成愈伤组织,然后将愈伤组织转移到分化培养基分化成不同的器官原基或形成胚状体,最后发育形成再生植株。

  初代培养结束后,分化形成的茎苗数量有限,还需要采用适当的继代培养基经多次切割转接,也就是进行继代培养,当芽苗繁殖到一定数量后,再将一部分用于壮苗生根,另一部分保存或继续扩繁。等到苗生根后,格桑曲珍会选择生长健壮的生根苗进行室外练苗,练苗是有讲究的,要先将生根的苗连同密封的玻璃瓶拿到实验室外的走廊,让它们逐渐适应新的环境后再将瓶盖微微打开,大概一周后,这一株株稚嫩的小苗要离开瓶子到一个全新的环境中——温室。此时的苗木还是很脆弱,格桑曲珍就要像照顾婴儿一样悉心,要注意保温、保湿、遮荫,防止病虫危害。

  上千次实验只为找到最佳配方

  最磨人的是调配培养基,培养基就像是苗木生长的土壤,每一个树种所需营养元素是不一样的,所以只有配方精确再精确,才能确保苗木生长状态达到最佳,而这个配方需要无数次的摸索。

  配药室的陈列架上摆满了装有各种化学药品的瓶罐,从这些瓶瓶罐罐中选择每个植物生长所需的营养元素来配制培养基 “培养基是确保植物生长的最基本的营养液,一旦配方有偏差可能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的生长。培养基里需要加大量元素、微量元素、有机物、激素等,用量非常精确。”格桑曲珍说,每一种植物生长所需的营养成分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想摸清一种植物的习性,需要不断地筛选培养基。配制培养基过程中化学元素多一毫克或少一毫克都会影响到植物的生长,她要做的就是让精确更加精确,有时要做上千次实验,只为得到一个最佳配方。为了这个最佳配方,在配制过程中她需要对每一个细节熟记于心。

  “一个配方好不好,要等一个周期才能看到结果,而一个周期至少要一个多月,也就是说如果一次配方不满意,推倒重来又要等一个多月后了。如果这一年都不满意,只能等下一年,所以花一两年的时间配制一种较适宜的培养基是常事儿。”格桑曲珍笑着说,“如果运气好,可能一两次就能配出最佳的配方。”

  面对这样的繁琐和等待,她早已习惯,而且她从不将希望寄托于运气上,而是力求于精益求精的实验中。

上一篇:泽吉:“热巴,我与灵魂对话的艺术”
下一篇:达瓦坚参:“只为守护那一片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