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6日 星期二


寻梦的高度

——评韩玉臣西藏题材创作及艺术探索之路

2017-05-16 13:27:51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沈开运

一年前春暖花开的季节,西藏自治区文联和河北省文联共同主办的“大美至纯——韩玉臣西藏题材油画展”在拉萨开幕,这是他欧洲巡展之后一次回归故乡的展出,55幅作品全景式再现高原子民的日常生活和充满阳光的精神风貌,多角度刻画了当代西藏的独特风情和文化生态,作者一往情深的西藏情怀,历经坎坷,初心不改的艺术探索之路,让人感动,回味不已。

  原标题:寻梦的高度——评韩玉臣西藏题材创作及艺术探索之路

\
兄妹俩(油画) 韩玉臣 作

\

牧羊女(油画) 韩玉臣 作

  一年前春暖花开的季节,西藏自治区文联和河北省文联共同主办的“大美至纯——韩玉臣西藏题材油画展”在拉萨开幕,这是他欧洲巡展之后一次回归故乡的展出,55幅作品全景式再现高原子民的日常生活和充满阳光的精神风貌,多角度刻画了当代西藏的独特风情和文化生态,作者一往情深的西藏情怀,历经坎坷,初心不改的艺术探索之路,让人感动,回味不已。

  我了解韩玉臣是从摄影开始的,2012年,他以100幅全宽幅接片完成的《雪域梦幻》摄影集,雄浑大气,我看过好几遍,办画展则是首次面对面接触。也许是年龄相近,经历相近的缘故,他的沉稳、执着,对生活和艺术的热爱,坎坷却不向命运屈服的人生态度,以及耳顺之年后仍保留的那份追求和真诚,给我印象很深。

  韩玉臣自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父亲会写一手漂亮的颜体,父亲的朋友、邻居中又多有从事艺术绘画的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他九岁时便独自用九宫格放大样完成了一幅当时极流行的雷锋头戴棉帽的木刻肖像,稚气未脱,惟妙惟肖。参加工作后,他争取到用摄影、绘画从事宣传工作的机会,文革期间那种相对简单的生活,反而让他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地夯实艺术根基。毕竟,学问之道无他,惟求放心而已。

  1971年,邯郸市举办艺术创作学习班,请在当地“五七”干校劳动的几位中央美院名师授课,吴作人先生的理论课,李桦、苏昌礼的素描、油画写生教学,让韩玉臣得益匪浅,他如饥似渴地吸收艺术营养,不放过任何机会向老师们讨教,充实自己,他的天分和勤奋也感动着老师,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苗子,这几位老师和后来陆续结识的几位中央美院名师一直同他保持联系,关心他,悉心指导他的艺术成长。这种机缘巧合,使他得到一流的艺术品位,体悟到高格局学术的境界。

  在这段时间,老师们带学员去董希文家看西藏写生画稿,韩玉臣认真翻看每幅作品,唯恐遗漏任何精彩,如电光火石一般,他心中产生了对西藏创作不可遏止的憧憬和向往。

  在艺术之路上,韩玉臣是幸运的,命运眷顾他,给了他自小的艺术熏陶和几次难得的学习、成长机会,这比按部就班的大学学习更为珍贵。但从通常意义上讲,他又是坎坷磨难的,两次以优异成绩报考中央美院,两次因家庭历史原因,与心爱的大学失之交臂。在困境面前,人或向命运低头屈服,或不甘沉沦,自我救赎。韩玉臣挺住了,不改初衷地走过来了。文章憎命达,诗穷而后工。没有艰难困苦,就没有对人生、社会的深刻感悟,一个有艺术天分的头脑,一段足够挫折却没有将其压垮的经历,成为韩玉臣事业上、艺术上脱颖而出的“助产士”。

  韩玉臣触景生情地写过几百首古体诗词,《子规情》专集中汇集了他一些有感而发的作品。他的家乡书法积淀深厚,遗存下来的北碑不少,书法对他既是家学渊源,也是乐此不疲的生活爱好。在长期的揣摩研习中,他把行草的活脱、灵动与魏楷的厚重和变化融汇变通,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中国书协原副主席旭宇曾评论说,韩玉臣深识北碑书法的审美特性,其书法突出成就于魏楷和行草。摄影的构图,诗的意境,书法笔线或称中国线的丰富变化及它追求的形式美、意象美,都深深渗入韩玉臣的绘画中。他痴迷于读艺术书籍的享受,国内国外品味美术馆珍贵藏品的从容,使他的眼界不断提高,艺术构思不断酝酿,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毕生的坚持,几十年如一日打下的深厚文化积淀,摄影、书法、诗词创作的良好组合,画家的学问格局、气度胸襟在不断开阔的视野中逐渐养成,他的艺术热爱化为艺术突破的时机逐渐成熟了。

  前面说过,少年的西藏梦想,一直在韩玉臣的脑海中萦怀不已,按心理学分析,这种创造性的潜意识最终会寻找一个出口,一种表现方式,形成人的潜能的一种创造性实现。这种潜能一旦喷薄而出,意味着将成就人的自我实现。就在董希文家看到西藏写生画稿34年之后,韩玉臣下决心纵游西藏,他从青海方向进藏,从四川方向进藏,三下西藏北线,四走新疆西藏线,五越西藏大北线,足迹遍及西藏各重要区域,世界屋脊的壮美风光、高原人民的坚毅执着、质朴纯真让他震撼,让他激动不已。他去过世界50多个国家,游历过祖国的多数地方,可谓曾经沧海,但只要想到西藏,看到高原,他便情绪亢奋,书法、摄影、诗词创作已不能完全表达他的情感,于是他情不自禁拿起画笔,静下心来创作,夜以继日地创作,思接千载,神游万里,越画越投入,越画越有感觉,坚冰消融,银瓶乍破,一幅幅取材于高原,又在心中加工构思了不知多少遍的西藏人物风情画卷,在他笔下如清泉一般流淌出来,长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他遨游于高原的山山水水之间,在他眼中,雪域高原无论是自然环境,服饰穿着,还是生活节奏,心理状态,都保留着更多原始的美、朴素的美,这种人类的本质美在过分追求物质的当下弥足珍贵。他执着地用写实绘画来表现这一切,他坚定地认为,现实主义的艺术之路与日常百姓的生活,与社会的发展进步一脉相承,他笔下的西藏,已不是董希文的原始落后,不是陈丹青的深沉荒漠,不是艾青的悲怆冷寂,而是一个阳光灿烂,生机勃勃的乐园,是当下西藏真实生动的全景画卷。

  南朝谢赫提出书画六法,六法之首在气韵生动,一幅当代油画作品要生动气动,需要诗的意境,书法笔线的精神,画的笔墨技巧,更需要作者内在的澎湃的激情。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读韩玉臣诗集《子规情》,可以感受到激情;看韩玉臣书法作品,可以感受到激情,在韩玉臣厚积薄发的西藏题材油画创作中,最多的感受也是植根于对艺术深刻感悟之上的激情。观其画,人们感受到生活,感受到情怀,感受到客观真实与主观追求的和谐一致,好的画家高出技法熟练的平庸画家的地方,多在于此。唯其纯粹,所以阳光;唯其深刻,所以感人,他用几十年的艺术积累和澎湃的激情展现了当代写实油画的一个重要、直指人心的表现力。

  梵高说过:“我热爱生活,只要我牢牢抓住生活,我的作品就会得到人们的喜爱。”毕加索指出:“艺术的目的是拂去日常生活给心灵蒙上的尘埃。”在韩玉臣笔下,西藏的天空和大地是和谐的,高原子民的生活是和谐的,雪域高原的壮美与严酷也是和谐的。他对西藏的理解,从身临其境的时间长度来说,固然比长期生活在高原的“老西藏”差了许多,但从视角的习惯性而言,则又有不同的感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为他人是阳光的,艺术视角是阳光的,“满心都是善,满眼都是和”,他似乎有意无意间抓住了艺术最本质的东西:真诚、真实、朴拙、纯粹……

  近十年来,韩玉臣创作了70多幅西藏题材的油画作品,这些作品不同于古典写实的工整典雅,也不同于表现性绘画的奇崛、夸张,他的艺术语言于平实、质朴中求生动,求神韵,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

  久蕴于胸,终形于色,是其特点之一。韩玉臣对西藏题材创作的向往,发端于少年时期在董希文家看到西藏写生画稿,这种情结酝酿发酵了40多年,一旦喷薄而出,自是别有洞天,或许这也是他的作品巡展在油画的故乡——欧洲三国展出中大受好评的原因。其二是写实、真实,韩玉臣心仪写实绘画,痴心不改。邵大箴先生曾评说:“他不走捷径,不避风险,始终把培养自己的造型功力和提高艺术修养放在第一位,在把握写实油画的造型能力上下了长期的功夫。”几乎每一幅作品的创作,都有原型可觅,有深厚的生活基础,这使其作品具有一种“可贵的真实性的生动”。其三是深刻,士先器识而后文艺,虽然韩玉臣在写实油画的造型能力上下了长期的功夫,但他西藏题材油画的艺术表现主要不是形式技巧,而是他对生活的态度和对生活、对社会、对人生思考的深度。孟子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他虽然历经坎坷,其作品却充满童心,通过深入浅出的美好展现人物的丰富内心和画面所要表达的情感思想,让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的作品,不是转瞬即逝的快餐,而是平实、淳厚,留给人反复品味的长久空间。其四是忘我,丰子恺先生曾说,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接近。韩玉臣创作时激情澎湃,几乎忘了自身存在,以一种近乎宗教般的热忱创作,这种忘我状态深得艺术创作的个中三味,一些作品的感染力有如神助。

  2013年,韩玉臣西藏题材油画作品在比利时、荷兰、法国连续作了五场巡展,参加美丽中国——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中国文化展,包括所在国总统、首相等政要和重要艺术机构、知名艺术家、收藏家等纷纷到场,引起轰动。是年底,韩玉臣画作作为特邀画家参加巴黎“第152届法国国家艺术沙龙展”,其油画作品《牧羊女》获油画金奖,摄影作品《业拉山》获摄影银奖。法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米歇尔·金称:“韩玉臣一人同获两项高奖,创法国国家沙龙展历史记录。”《人民日报》、新华社多次刊发消息、专访。著名油画家詹建俊得知获奖消息后表示,“反映生活本来面目是人类文化艺术发展的客观存在和必然要求,这表明中国的艺术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和欢迎”。著名画家全山石十分感慨:“欧洲巡展的成功也说明中国油画已经走出国门了。”

  我在西藏工作了40多年,曾参加过多次对外介绍西藏的藏学家团、文化艺术团,韩玉臣以一己之力在欧洲艺术界和社会上引起的轰动和广泛关注,一方面是对其艺术方向、艺术水平的认可;另一方面也给我们提供了如何更有效开展对外宣传西藏的思考,无论是为了促进高原艺术的发展,满足人们对高雅艺术的需求,还是为了表现高原、宣传西藏,我们都需要更多韩玉臣这样的艺术家。

  西藏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高原,也是精神意义上的高原,长期以来,由于雪山阻隔,交通不便,内地艺术家到过西藏的人不多,但凡是到过的,深入过的,往往都在某些方面取得成就,甚而成为一代大师。近代以来,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中国艺术家的视野日趋外向,审美情趣日趋雄浑,早就有人主张,“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要北渡黄河,去大西北才能完成。”时至今日,有多少艺术家到过西藏,受到高原的影响,难以准确统计,但在今天的中国画坛上,西藏或高原题材的作品已比比皆是。在历史上,对西部,对高原边疆的渴望或淡漠,往往成为中国文化活力兴盛或衰颓的标志。中央指出,西藏是中华民族重要的特色文化保护地,西藏地方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2013年底和2014年中,西藏自治区党委在两份重要文件中,都明确提出要发展西藏文化,大力推进“国家一流艺术家西藏题材创作工程”,希望有更多的艺术家关注高原、表现高原,创作更多更好的高原题材艺术作品。韩玉臣半个世纪前怀着梦想选择了西藏,选择了西藏题材创作,历经坎坷,初心不改,我觉得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韩玉臣创作时激情澎湃,但他又是冷静的。20世纪以来,西方包括国内一些人,摈弃传统,花样翻新,流派迭出,个性甚至被推崇到艺术创造“本原”高度的潮流面前,他不为所动,默默坚持现实主义道路,在现当代艺术滥觞百年,在西方开始退潮之际,人们可以看到他坚持的高明。他热爱艺术是单纯的,画面境界是纯粹的,恰如收藏大家王世襄所言:“世好妍华,我耽拙朴。”惟其无求、不取,又暗合着“求之不得,不取自通”的禅宗精神,或许他知道,这是源于热爱,源于梦想的坚持,他在创作中获得了一种宁静,一种满足,一种升华,他的作品让人品味到真实与自然,阳光与静谧,用臻于完美的朴实无华引人暇想,让人回味。

  2500年前,思想家孔子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2500年后,一代科学大师爱因斯坦用另一种方式表述说:“对一切而言,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它远远胜过责任感。”韩玉臣正值盛年,他因热爱和执着梦想创作了一大批好作品,人们有理由期待,在寻梦的艺术道路上,他会有更好的作品问世。

相关热词搜索:高度

上一篇:为了藏区的万家灯火夫妻双双离家去援藏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