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他用一根绣花针闯出别样天地

高原工匠之直孔刺绣唐卡第六代传承人——米玛次仁

2017-05-16 09:53:17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习淑祎

从生活富足到一贫如洗,欠债400多万元仍坚持自己的梦想;当花费了9年零4个月终于完成作品时,面对1000万元和24万元的酬劳,他毅然选择了后者,这是一位高原匠人的坚守与良心。直孔刺绣唐卡第六代传承人米玛次仁曾绣出了世界上最大的直孔刺绣唐卡,如今即将到了“知天命”之年,但不认命,在直孔刺绣唐卡传承这条道路上,他还有着更多的打算。

  原标题:他用一根绣花针闯出别样天地 高原工匠之直孔刺绣唐卡第六代传承人——米玛次仁

  从生活富足到一贫如洗,欠债400多万元仍坚持自己的梦想;当花费了9年零4个月终于完成作品时,面对1000万元和24万元的酬劳,他毅然选择了后者,这是一位高原匠人的坚守与良心。直孔刺绣唐卡第六代传承人米玛次仁曾绣出了世界上最大的直孔刺绣唐卡,如今即将到了“知天命”之年,但不认命,在直孔刺绣唐卡传承这条道路上,他还有着更多的打算。七尺男儿,用一根绣花针闯出别样天地。但这背后的辛酸,只有他自己才真正了解。

  有着与生俱来的刺绣天赋

  米玛次仁是土生土长的其玛卡村人,除了年少时外出学艺的那几年,他基本上都在村里。“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绣工,以前主要是在藏族服饰上或者寺庙的香布上刺绣,所以对于刺绣,我其实没有系统学习过,只是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便会了。”米玛次仁说。

  对于刺绣,米玛次仁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而唐卡却不一样。“1983年,我到了拉萨,开始系统地学习唐卡,包括图案、规划、笔触等。”学成之后,米玛次仁开始从事壁画绘画工作。

  对于刺绣,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影响,米玛次仁有着莫名的喜爱。“在拉萨那几年,我有时候喜欢在衣服上刺绣,那会儿是年轻小伙儿,喜欢耍帅嘛。”后来他发现自己做的刺绣衣服非常受欢迎,米玛次仁当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用刺绣来做唐卡会怎样呢?说做就做!上世纪80年代末,米玛次仁绣成了他的第一幅刺绣唐卡。“那幅唐卡在拉萨饭店卖给了一个外国人,商议了1万的价格。”不过,出乎米玛次仁意料的是,他们所商定的1万,在米玛次仁看来是1万元人民币,而外国人说的则是1万美元。现在回想起这件事,米玛次仁笑得手舞足蹈。

  良心和承诺战胜诱惑

  2013年,米玛次仁终于将这幅“世界最大”的唐卡完成了,而此时,他已经负债400余万元。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400多万元是一个天文数字。

  “唐卡绣完了,当时的估价是1000多万元,也有人以这个价格买这幅唐卡,但是另一边又是跟寺庙约定好的24万元。”一边是千万高价,不仅可以解决掉所有的负债,还有盈余;另一边是承诺,但可能独自面对400多万元的债务。这样的抉择也差点把米玛次仁逼疯了,“整整一周,我没日没夜地喝酒,没有人能够帮我做这个决定。”最终,匠人的良心和承诺战胜了金钱的诱惑。按照最初的价格,米玛次仁的这幅世界最大的直孔刺绣唐卡交付给了羊八井的寺庙。

  在绣唐卡的过程中,米玛次仁最爱的便是啤酒。当不知道何时能够结束时,当面对负债累累的家庭时,他经常独自一人在山上的灌木丛中喝酒。经过近4年的努力,400多万元的债务,现在还剩下100多万元。欠债越来越少,订单越来越多,在灌木丛中喝酒已经成了米玛次仁的一个习惯。

  在米玛次仁的工作间里,记者见到了世界纪录协会给他颁发的证书,在旁边,还有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证书。“文化局的领导们说,预计6月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证书就会下来了。”

  一天只能绣半个手掌大小

  现在,米玛次仁每年大概可以接15幅直孔刺绣唐卡订单,按照顾客的要求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有的三四万元,有的则要20多万元。“订单绝大部分来自内地,而且现在订单最常见的尺寸为60厘米×50厘米,最大的一幅唐卡订单是给苏州中国丝绸档案馆绣的《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尺寸约为1.2米×0.8米。”

  一年看似订单不多,但对于米玛次仁和他的徒弟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任务。“一天绣下来,最多能够完成半个手掌大小。”米玛次仁伸出他长满老茧的手比划道。

  一幅直孔刺绣唐卡的制作,最少要经历6道程序。米玛次仁说,“首先要在白纸上画下需要刺绣的图案;接着,用透明的胶布盖在白纸上,用绣针按照画好的轮廓戳出小孔;接下来,将戳好轮廓的胶布盖在丝绸上,用纱布包一包石灰,让石灰透过胶布的孔,在丝绸上留下印记;再用笔在丝绸上勾勒出轮廓;用剪刀剪出轮廓,用针线把边缘缝好,盖在绣布上;最后就直接用针线绣。”米玛次仁那满手的老茧,便是不停地用石灰、剪刀、绣针所留下的痕迹。

  9年4个月,负债400多万

  上世纪80年代就成了万元户,为何会有文章开头的欠债400多万元呢?这得从米玛次仁所绣的世界最大的直孔刺绣唐卡说起。

  2004年,米玛次仁受羊八井一寺庙所托,要制作一幅唐卡,当时商议的是绣一幅50公尺乘以40公尺的唐卡,支付酬金24万元。“那会儿还挺年轻的,农村小伙儿一听24万,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米玛次仁腼腆地笑着说。然而,当真正开始动工时,米玛次仁豁然意识到这一单亏了。“唐卡所用的材料全部是我珍藏已久的丝绸和丝线,材料费就不止24万,更何况人工费呢?”

  不过米玛次仁想,反正都已经亏了,何不绣一幅世界上最大的刺绣唐卡呢?“那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于是拜托朋友帮忙上网查当时世界最大的唐卡的尺寸,我决定绣一幅比它更大的唐卡。”

  正是这一幅唐卡,耗费了米玛次仁无数精力与耐心,直至最后负债累累。“那一幅唐卡花费了9年4个月,完全没有规划图,自己想到什么就往上绣。其实,在绣的过程中已经感觉自己要垮掉了,不仅是身体,还有日复一日增加的债务。但有一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就算是饿死,也要把这幅唐卡做成世界级的。那个时间,就连晚上做梦也在绣唐卡。”

  好在,米玛次仁的妻儿都一直在默默地陪伴着他。“邻居小孩吃2块钱一根的冰淇淋,而我的孩子连5毛钱的也吃不起;二儿子因为成绩差上不了学,自己也没办法解决。”说起这些往事,米玛次仁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那个时候,我一直告诉他们,等我结束这一幅唐卡就会有好日子了,但是后来唐卡完成了,好日子还没来。”

  希望能更好地宣传自己的绣法

  米玛次仁现在已经有了19名徒弟,其中6名徒弟已经出师,在拉萨自己开店、收徒了。跟他时间最长的徒弟是旦增贡嘎,已经16年了,跟着他一起参与了“世界最大”唐卡的制作。所以,说起直孔刺绣唐卡的传承米玛次仁并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直孔刺绣唐卡。

  在采访中,记者也曾问他,在绣法方面与苏绣、蜀绣有哪些不同,但米玛次仁却难以回答。“我的文化程度几乎为零,就连教徒弟的时候,也只能他们看着我的动作慢慢学,在和其他地方的绣法进行交流的时候,我也难以表达出直孔刺绣唐卡的绣法特点。”说起这些,米玛次仁一脸无奈和遗憾。

  在申请“非遗”时,米玛次仁将自己的绣法命名为米刺绣。大女儿即将从西藏民族大学毕业,他希望能够将自己的这一套绣法完完整整地教给女儿。“希望用她的学识和文化,将这种绣法更好地表达宣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米刺绣。”

  除此之外,有了“世界最大”唐卡这个成绩,米玛次仁表示自己将不再追求什么纪录了,接下来,他打算做西藏特有的藏丝绸。

上一篇:德青活佛:海外爱国藏胞的杰出代表
下一篇:米林县多登:“做好藏纸不仅仅只为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