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0日 星期一


格旺的石刻保护之路

2017-04-10 10:23:42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张斌

2016年,在第十四届日喀则珠峰文化旅游节期间,日喀则宗山博物馆推出的“后藏石刻文化艺术展览”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外界的一片赞扬声中,日喀则市文物局文物鉴定与抢救中心文博员格旺却出奇得平静。他,正是这一批石刻文物最初的搜集者。此时,在格旺看来,西藏石刻保护之路依然漫长。

  “露天敦煌”初次展现

  2015年9月,恰逢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和第十三届日喀则珠峰文化旅游节举办。日喀则市文物局的领导建议,格旺以第一承办人的身份在宗山博物馆举办一次石刻文化艺术展览。格旺爽快地答应了。

  联络、整理、布展……筹备工作紧张而忙碌。8通石刻实物、24幅拓片、108张石刻造像图片,展览面世后备受瞩目。该展览被誉为“展出了一座露天敦煌”,日喀则市各界群众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格旺,专家建议格旺在全国举办巡回交流展。

  “近两个月的风餐露宿,终于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认可,但这仅仅是整个西藏石刻的冰山一角呀!”格旺说。

  在荒郊野外中上求下索,格旺发现,石刻文物易受到风蚀、雨淋、日晒、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因而导致石刻艺术研究和历史研究出现断层;老百姓文物保护意识淡薄,石刻文化的重要性尚未引起广泛重视,导致部分重要石刻文物严重流失;当代老百姓偏爱色泽鲜艳、雍容华贵的现代工艺金铜造像,具有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历史的石刻艺术品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它们或被弃置荒野,或被随意堆放;少数了解石刻文物价值的人唯利是图,通过低价收购甚至偷窃等手段获得石刻文物,导致石刻文物日益减少。

  石刻文化传承面临的严峻形势更让格旺痛心不已。经考察,石刻手艺人虽大有人在,但大多是玛尼石雕刻艺人。在日喀则乃至整个西藏,石刻造像这一独特的手工技艺后继乏人,濒临失传的境地。对于众多留存于各种空间角落的石刻作品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已经迫在眉睫。

  忠实的石刻“守护者”

  2015年11月,在各方的推动和协调下,《后藏石刻文化调查与保护研究》项目获西藏自治区审批通过,项目主持人正是格旺。

  经过协商,课题组进一步明确了方向:研究西藏地区石刻文化的起源、发展与传播;比较不同地域石刻的分布特点,对各教派造像工艺、侧重点进行对比研究,并建立数据库。

  2016年1月至7月,经过地毯式收集与整理、针对性就地保护工作,课题组有了重大收获,新发现摩崖石刻20多处、造像碑3座,零星的造像更是难以计数。

  《后藏石刻文化调查与保护研究》项目咨询专家夏格旺堆表示,格旺团队较为系统地建立了分布于日喀则市18个区县内的石刻文物的档案,通过照相、拓片、翻模复制等手段开展的石刻文物保护,为摸清该区域内石刻文化遗产的家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日喀则是古代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重镇,这里所发现的石刻文物不仅地域特色鲜明,而且制作工艺精湛。尤其是境内发现的部分摩崖造像,无论在体量上、还是在工艺水平和历史价值方面,都堪称同一时期西藏石刻文化遗产的珍品。

  2016年9月,宗山博物馆推出的“后藏石刻文化艺术展览”受到关注,一些媒体希望采访格旺,但都被他婉拒了:“现在恐怕时机还不成熟,我们的地方文物立法还不健全,这时见诸报道恐怕对保护不利。”

  2017年1月1日,《日喀则市文物保护管理办法》颁布实施,该办法旨在规范文物保护管理制度,打击文物违法犯罪活动,后藏石刻保护工作也被列入其中。2月,《后藏石刻艺术》精装版书籍付梓。

  最近,苦心构思硕士毕业论文《以拉孜为中心的后藏时刻造像源流研究》的格旺,闭门谢客。可了解到笔者采访的意愿时,格旺竟爽快地答应了。

  “时机成熟了,是时候让更多的人了解、参与到石刻保护行动中了。”格旺说。

相关热词搜索:之路 石刻

上一篇:谭冠三将军长子谭戎生讲述两代雪域军人的西藏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