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0日 星期一


格旺的石刻保护之路

2017-04-10 10:23:42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张斌

2016年,在第十四届日喀则珠峰文化旅游节期间,日喀则宗山博物馆推出的“后藏石刻文化艺术展览”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外界的一片赞扬声中,日喀则市文物局文物鉴定与抢救中心文博员格旺却出奇得平静。他,正是这一批石刻文物最初的搜集者。此时,在格旺看来,西藏石刻保护之路依然漫长。

\  
格旺在悬崖上作业。

\ 

  格旺在田野考察中发现的14世纪四臂观世音石刻造像碑。   格旺供图

 \

  格旺的石刻调查日志。

  在藏区,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寺庙佛塔、百姓人家,或多或少都能发现一些石刻的踪迹,但是对于石刻文化的整理、研究却鲜有人涉足。

  2016年,在第十四届日喀则珠峰文化旅游节期间,日喀则宗山博物馆推出的“后藏石刻文化艺术展览”引起人们的关注。展出的几十件石刻艺术精品,上起吐蕃时期,下迄明清之间,造型精美,风格多样。由此,“日喀则市展出了一座露天敦煌”的消息也在考古文博界不胫而走。

  在外界的一片赞扬声中,日喀则市文物局文物鉴定与抢救中心文博员格旺却出奇得平静。他,正是这一批石刻文物最初的搜集者。此时,在格旺看来,西藏石刻保护之路依然漫长。

  处处留心开启的发现之旅

  2012年,已过不惑之年的格旺考入西藏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平日里喜欢在八廓街的古玩市场上观察,这里是他了解藏区文物流向市场的窗口。格旺发现,每到周末,总有一些人在八廓街偷偷交易石刻造像。出于职业的敏感,格旺断定这后面大有文章。

  回校后,格旺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导师旺多。有着多年宗教历史研究经验的旺多教授虽不敢贸然断定石刻文物保存的数量和隐含的历史信息,但他鼓励格旺:“你在文物局的职务方便做这个事情,那就坚持下去!”这句话让格旺有了信心。

  2014年11月,正在做岩画普查工作的格旺,接到昂仁县旅游局的朋友米玛多吉打来的电话。米玛多吉问他:“你不是做文物调查研究吗?我们这儿有尊新发现的大佛。”听到这个消息,格旺当即放下手中的活,星夜兼程赶到昂仁。

  “太震撼了!”格旺这样形容自己第一次见到大佛的感受。9米多高的摩崖石刻,刻得那么精美,格旺从事文物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接下来几天,兴奋的格旺翻遍了西藏自治区和日喀则市的文物普查资料,竟然都没有对这尊大佛的记载。

  格旺就此求教于考古专家、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夏格旺堆。夏格旺堆根据题记和一些线索推断,这是一尊刻于600多年前的大佛。

  “大佛坐落在昂仁县达居乡境内,这么重要的石刻文物竟然没有登记造册。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石刻造像呢?”与大佛的美丽邂逅,让格旺陷入了久久的深思。

  不久,格旺撰写了对日喀则市石刻文物数量做摸底调查的报告,呈交给市文物局的领导,得到了领导的首肯和支持,这让格旺更有底气了。

  寻古路上的“父子兵”

  2015年暑假,刚参加完高考的格桑朗加难得与父亲格旺有一段闲暇的时光。多年来,格桑朗加一直在外求学,父子俩聚少离多。然而,这对父子心灵的默契总能超越空间的距离。

  一天,格旺拉上儿子说:“走,陪爸爸做调研去!”“走就走!”

  父子俩带上糌粑、肉干和简单的设备,开上自家的车,就这样开启了一次寻古之旅。

  从仁布县出发,他们把日喀则市18个区县跑了个遍。每到一个可能存在石刻的寺庙、村庄,父子俩就将关于石刻文物调查的传单发放给僧尼和群众。测量、记录、简单地拓印,他们白天工作、赶路,晚上就挤在一起整理资料。有时夜里赶不到旅店,就睡在帐篷里。荒郊野地、密林深谷,父子俩相依相伴。

  在从亚东到岗巴的途中,格桑朗加发烧了。崎岖坎坷的山路上,汽车颠簸前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着终日不过吃点糌粑和肉干,就连吃上一碗面都成了幸福的奢侈,格桑朗加挺委屈。爸爸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做着石刻整理,这让格桑朗加感受到了一种无言的力量。

  一个半月下来,父子俩采集了2356张石刻照片、127幅拓片,格旺厚厚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写了约2万字的石刻采集记录。

相关热词搜索:之路 石刻

上一篇:谭冠三将军长子谭戎生讲述两代雪域军人的西藏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