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嘎玛德列:“世界藏艺工匠之乡”走出的唐卡大师

2017-01-22 10:33:12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史卫静

位于扎曲河上游的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嘎玛乡,素有“世界藏艺工匠之乡”的美誉,民族民间文化底蕴深厚。已是耄耋之年的嘎玛德列老人,与唐卡打了一辈子交道,是嘎玛噶赤画派绘画技艺的自治区级传承人。

\
年过八旬的嘎玛德列(左)仍坚持每天绘制唐卡。

\
嘎玛德列绘制的唐卡。

  位于扎曲河上游的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嘎玛乡,素有“世界藏艺工匠之乡”的美誉,民族民间文化底蕴深厚。全乡有250多人从事唐卡绘画、金属锻造、石刻等民族手工艺品制作。在这里,家家户户的手艺都是代代相传,人人都是工匠艺人。嘎玛噶赤唐卡画派的第十代传人嘎玛德列的家乡,就在嘎玛乡里土村。

  已是耄耋之年的嘎玛德列老人,与唐卡打了一辈子交道,是嘎玛噶赤画派绘画技艺的自治区级传承人。他的学生来自国内外,多达200余人,其中有不少人成为这门技艺的传授者。嘎玛德列说:“希望这项技艺能够后继有人、发扬光大。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努力将它传承下去。”

  8岁学艺,酥油灯下成长起来的唐卡画家

  嘎玛德列出生在唐卡世家,从小对唐卡艺术耳濡目染。他的父亲西热洛桑和两个舅舅赤列旺修、贡布多吉,都是嘎玛噶赤画派非常有名的唐卡艺人。

  嘎玛德列8岁的时候开始跟着父亲和舅舅学习唐卡绘画技艺。最初的训练,就是背记《大藏经》里面规定的每个佛像的大小与身体各部位的比例。“每个佛像眼睛的大小、鼻子的尺寸、眉毛的高度以及身与头的比例都是不一样的。”嘎玛德列介绍说,所有这些全部都是有严格规定的,不能有丝毫偏差。

  画唐卡的第一步,就是要依据这些规定在画布上画线,勾勒出准确的框架结构,首先要从释迦牟尼像画起。这项技艺,嘎玛德列训练了整整4年才熟练掌握。“这样的速度,相对来说算是快的了。”嘎玛德列说。

  小时候没有电灯,嘎玛德列就点着酥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笔一笔地勾描。寒冷的冬夜,家人都睡了,他就借着月光画。嘎玛德列说,无论条件有多艰苦,他都没有想过放弃。

  从11岁开始,嘎玛德列的唐卡绘画技艺训练进入了新阶段。他开始学习制作颜料、涂色以及画背景,这一学又是6年。17岁的时候,嘎玛德列已经将藏传佛教中成千上万的佛像画法烂熟于心。他不仅能够独立地完成一幅完整的唐卡作品,还被邀请到青海去绘制西藏著名的美郎热巴传说故事。嘎玛德列巧妙地运用9幅唐卡,把这一传说故事完整地表现了出来,并因此名声大振。

  70多年坚守,把画唐卡变成毕生经营的事业

  每天,嘎玛德列都在固定的时间里从事唐卡绘画工作。画唐卡,已经成为嘎玛德列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最初绘制唐卡时,嘎玛德列并没有什么经济收入,纯粹凭兴趣。“那时候条件很艰苦,生活就靠养养牛羊、种种地换一些钱来。”嘎玛德列说。

  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才开始有人慕名前来订购嘎玛德列绘制的唐卡。渐渐地,画唐卡由嘎玛德列的一项兴趣爱好转变为一种谋生手段,成为嘎玛德列毕生经营的事业。

  在嘎玛德列的工作室,每幅唐卡依据内容的复杂程度和绘画技艺的难易程度,被标上不同的价格。他指着面前一幅宽近一米、长近两米、画面中心绘制着一尊大佛像、周围绘制着30多尊小佛像的唐卡作品说道:“这幅唐卡卖五六万块钱,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佛像的大小都是按照《大藏经》上的标准来绘制的。我们的定价绝不能昧着良心。”

  就这样,靠着经营唐卡作品,嘎玛德列一家的生活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然而,商业化的运作并没有让嘎玛德列对唐卡的热爱以及他认真严谨的态度打一丝一毫的折扣。在完成客户订购的作品之后,只要时间允许,他总会坚持绘制自己感兴趣的唐卡并珍藏起来。

  免费培养200多位学生,让传统技艺后继有人

  如今,年事已高的嘎玛德列已经没有精力像年轻时那样,一天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画个不停。每天能集中精力画上一个多小时,对他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嘎玛德列清楚地知道,嘎玛噶赤画派技艺不能到他这里就后继无人了,他有责任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

  从1975年起,嘎玛德列就开始教那些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学习绘制唐卡的学生。到现在,他陆陆续续收了200多位学生。这些来自国内外、各民族的唐卡爱好者,从事着各种各样的职业。“这些学生中有大学教授,他们对唐卡有一定的研究,也有绘画基础,但大多数人是没有什么基础、仅凭自己的兴趣来学的。”嘎玛德列说。

  对于这些学生,嘎玛德列一视同仁、耐心指导,并且从来不收一分钱学费。“画唐卡需要天赋。我教的学生中,有些学好多年都没什么进步,有些只要一点拨就能领悟其中的奥妙。”嘎玛德列说,这就是所谓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很多出师的学生直到现在还会不时找过来,寻求他的指导。

  嘎玛德列的外孙丹增平措从八九岁时起就跟着外公学习画唐卡,十几年过去了,学有所成的丹增平措画一幅作品也能卖到几万块钱了。

  谈及自己最大的心愿,嘎玛德列动情地说道:“希望这项技艺能够后继有人、发扬光大。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努力将它传承下去。”

  延伸阅读:嘎玛噶赤唐卡画派,属西藏东部地区画派。相传,由郎卡扎西所创。与郎卡扎西同时期的八世噶玛巴米久多吉,奠定了嘎玛噶赤画派的理论基础。16世纪,嘎玛噶赤画派开始在康巴地区盛行,涌现出了一批大师。

  西藏东部与汉族聚居区紧密相连,居住在这一地区的藏族同胞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与汉族的交往相对频繁。因此,当地的绘画风格也受到明代以后工笔重彩画和四川绵竹木版年画的影响。

  嘎玛噶赤画派在严格继承传统绘画要求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吸收汉族画家工笔重彩之精华,注重抒情写意之风格,讲究色彩对比,结构严谨,画工细腻。其总体风格有别于卫藏地区勉塘、钦泽两大唐卡画派。2008年,昌都嘎玛噶赤唐卡画派技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

上一篇:普穷次仁:从古典文献挖掘新方法
下一篇:雪域浪子高原缔造医药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