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西藏 第二故乡

——十八军老战士陈钦甫的进藏故事

2016-01-12 10:48:23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房晓坤

“解放西藏,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献了青春献子孙,西藏成了第二故乡。”陈钦甫老人在他的《进藏之路记忆片段》中这样写道。

  \

  图为陈钦甫老人在翻看老照片。李帅帅 摄

  “解放西藏,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献了青春献子孙,西藏成了第二故乡。”陈钦甫老人在他的《进藏之路记忆片段》中这样写道。

  “穷人要翻身,只能跟着共产党。这样生活才有希望。”陈钦甫老人回忆起当初参军的历程,坚定地说。1947年,年仅14岁的他在豫皖苏军区第三分区参军,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涯。

  “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在喜马拉雅山上”

  1949年2月,全军部队整编统一番号,陈钦甫从豫皖苏三分区编入二野十八军五十三师。1950年1月2日,毛泽东从莫斯科发来电报:决定二野派部队进军西藏,经营西藏。时任二野领导人的刘伯承和邓小平经过深思熟虑,不约而同地选择把任务交给经验丰富且知识人才队伍强大的十八军。“虎将”张国华将军接受任命,开始率领十八军向西藏进军。

  “当时部队里有人思想一时转不过弯子,甚至出现了少数人‘开小差’的现象。”后来,经过军党委层层动员学习后,全军指战员纷纷表决心,坚决完成进藏的伟大历史使命。老人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记忆犹新,特别是张国华将军富有人情味的演讲,从唐朝文成公主进藏讲到现在的形势感染了大家,同志们决心“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在喜马拉雅山上”!老人兴奋地说,“就在这年的4月,我还不满17岁就同时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部队经过精简补充,1950年3月十八军分期分批浩浩荡荡地向西藏进发。

  几条鱼赢得藏族群众称赞

  早在进藏初期,邓小平就指出:“解放西藏靠政治走路,靠政策吃饭。”进藏部队和进藏工作人员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

  在当时,由于当地的习俗,藏族群众有很多人不吃鱼。对于藏族的风俗习惯,必须坚决遵守。当初先头部队在行军途中因为粮食供应不足,经常饿肚子。一次,几个女兵到河边洗脸,看到河里一群群鱼儿见人不躲不闪,就顺手抓了一条,馋得直流口水,但想到《进藏守则》的规定,不得已又把这条鱼放了回去。老人说到这儿,把双手捧起来放到嘴边,“实在没办法,就这样亲了亲那条鱼,又放回了水里。不管有人没有。”当时,站在河岸上面的藏族群众看到这一切,伸出大拇指感慨:“‘新汉人’来了,真好!”

  开荒生产,站稳脚跟

  部队到达西藏后,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吃饭问题。根据毛泽东同志“进军西藏,不吃地方”的指示,十八军全军上下,领导带头,掀起了开荒生产的热潮。

  开荒就要买土地,“三大领主”故意刁难,卖给他们乱石成堆、荆棘丛生的荒地。这并不会难倒人民解放军。陈钦甫老人回忆当年在波密开荒时说:“寒冬腊月,天寒地冻,我们住在帐篷下铺有野草的窑洞里,喝糌粑稀饭,吃豌豆萝卜,没有油盐,按单位人数分片包干,每人每天开荒四分地。由于缺乏工具,一部分人先烧荒解冻、披荆斩棘、捡出石头,另一部分人用十字镐、镢头、铁锹挖,半小时一轮换。”每个人的手都被镢头震破流血,用毛巾包好后继续挖,没有人叫苦叫累。

  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斗,部队在波密开荒2000多亩。第二年春耕播种,秋天收获粮食10万公斤。在十八军的影响帮助下,当地群众根据开生荒五年、熟荒三年不交公粮的政策,也积极参加开荒,至年底群众开荒2万亩。

  “你们饿肚子比我们打败仗的滋味更不好受吧!”反动上层曾经这样嚣张地对十八军说。开荒生产彻底粉碎了西藏反动上层企图困死饿跑十八军的罪恶目的,十八军站稳了脚跟。

  藏族群众带来的感动

  十八军指战员进军西藏、解放西藏,全心全意地为藏族群众谋福祉,藏族群众也给战士们留下了许多感动。

  1951年进藏途中,陈钦甫老人牵着马从金沙江往江达县为前方部队转运粮食。马在中途掉队倒地不起,再也无法前进。正在他万分无奈之际,看见一位身插腰刀的藏族青年向他走来。到了面前,藏族青年指着他的胸章和帽子上的五角星,翘起大拇指笑着说:“金珠玛米,亚莫,亚莫!”(解放军,很好,很好!)说完,转身跑回家,牵出自己的马给他换了马,并帮助他上好驮子。

  老人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这位素不相识、亲如兄弟般的藏族青年,用他善良、诚实的爱心,谱写了一曲藏汉民族团结、军民鱼水情的新篇章,一直在我心底珍藏了几十年,直到永远。”

  1954年在扎木,陈钦甫老人带着由当地群众组成的骡马驮队,往返于扎木至松宗之间,为筑路部队运送物资。晚上住在原始森林中,用垛子围成圆圈,点燃火堆,和藏族民工围坐在一起,吃糌粑,喝开水。令陈钦甫老人感动的是,他们说:“为了你不受冷和人身安全,你睡在火堆旁,我们睡在你的周围,这样既可取暖,又可防坏人或野兽袭击。”这句饱含深情的话语和当晚睡觉的情景,一直使他无法忘怀。最后老人笑着说:“藏族群众都很淳朴善良,真的让我特别感动!”

  说不完的爱人之思

  老人和他的爱人是在西藏认识的。1950年,她14岁参加抗美援朝,1954年从朝鲜撤军回国后转业回到家乡重庆,年底正好看到陈钦甫所在的西藏波密文工队招收人员,于是加入进来,一同进藏。两人于1956年结婚走到一起,开始了53年的相伴之旅。

  走进老人的书房,到处都挂有他爱人的照片。我们看着墙上年轻的女孩,老人忽然笑着说:“她曾是一名舞蹈演员,舞跳得特别好,1953年在朝鲜志愿军总部慰问演出时,曾和金日成、彭德怀司令员跳过舞,1956年在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欢迎中央代表团的晚会上,还和陈毅元帅跳过舞呢!”说起爱人,老人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只是静静地听着,感受着这纯粹深沉的爱。

  2008年12月,爱人因病离世,让老人十分难过。“有时候晚上经常会梦到她。”老人说到儿,眼神透着温柔。也许,真的把爱放在心里的人,即使物是人非,也不会感到孤独。因为,爱从未离开。

上一篇:藏传佛教瑞应寺 为保护寺院曾建喇嘛武装队
下一篇:英国两次入侵西藏:培植亲英势力 鼓吹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