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话剧《共同家园》:藏汉共御外辱的英雄史诗

2016-06-06 10:13:19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作者:旦增尼玛

话剧《共同家园》综合运用现实主义、写实主义、浪漫主义等表现手法,以客观、真挚的人文主义精神为宗旨,运用现代多媒体舞台技术,还原了两千藏族男儿远赴海疆壮烈殉国的悲壮故事,呈现了极具英雄气概的悲壮史诗。

  原标题:评话剧《共同家园》:一部不可多得的藏汉共同抵御外辱的英雄史诗

  话剧《共同家园》是由西藏自治区文化厅、中央统战部中国西藏文化发展协会、解放军艺术学院联合主办,国家话剧院重点帮扶项目,西藏自治区话剧团创排的重大爱国主义历史题材话剧,是一曲荡气回肠的爱国主义赞歌,民族团结的赞歌,英雄主义的赞歌。该话剧以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讲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大清鸦片泛滥,贪腐横行,清军孱弱,香港被占,道光皇帝无奈对英宣战。在无兵可调之际,大臣提议调派由先祖乾隆皇帝亲自组建的藏族代本军团前去抗英。当一纸调兵令传到藏区时,世袭代本和吐司奉旨而行。为了遵守先辈的承诺,他们组织了2000多名藏族勇士千里奔袭赶赴宁波海边抗击英军。但终因大清武器落后抵挡不住英军的坚船利炮,浴血疆场全部战死在宁波抗英前线。他们的辫子,由唯一幸存的代本官的儿子带回了家乡,英雄魂归故里,雪山动容,江河呜咽。

  该剧综合运用现实主义、写实主义、浪漫主义等表现手法,以客观、真挚的人文主义精神为宗旨,运用现代多媒体舞台技术,还原了两千藏族男儿远赴海疆壮烈殉国的悲壮故事,呈现了极具英雄气概的悲壮史诗。

  一、大气磅礴的英雄群像

  该剧从大幕拉开就是天地玄黄的大气象,像一个深邃莫测的黑洞,观众随着演员的表演步步惊心地进入剧情内核。该剧超越一般写个体感情、写儿女情长的模式,以大历史观和浩荡的人文情怀为全剧精神引领,使得这部作品不仅具备政治性和艺术性,更具备历史感和崇高感,以及家国恨和民族情。尤其是剧本描写的主题从以一个英雄人物为中心,逐渐成为散点式刻画人物群像的一组英雄浮雕,实现了满舞台的元气淋漓。话剧《共同家园》的剧情发展有两条线索:一条是2000多名藏军的故事作为主线,另一条是清军与英军交替出现的故事为辅线。这两条线索主要围绕着正义和卑鄙、抵抗和退让、爱国和卖国,重点突出了2000多名藏军勇士千里赶赴宁波海边与汉、蒙、满、羌等民族勇士一起抗英,捍卫共同家园的勇气,并讴歌了两千藏族男儿的爱国主义精神。

  话剧《共同家园》中的英雄人物形象不再是一个固定的刻板样本,而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性化形象。这台戏的主要演员们呈现出来的强烈的艺术个性和饱满的内心情感,彰显了演员们的表演张力,让观众在剧场里充分感受到表演艺术的审美惊喜。尤其是巴萨·索朗旺青和德东·梅朵兰泽临行的结婚,表达了对爱的赞美;最后爱人战死于前线时,德东·梅朵兰泽选择了手持利剑自尽,表现出美学意义上的悲剧崇高感。

  二、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

  导演白皓天对该剧有一段精彩的导演阐述:“西藏是至美至纯,离天最近的圣地。在本剧创作期间,扎根西藏,不仅身心得到洗涤,更收获了一份民族的气节。都市中的你我,是否被一己的得失迷惑了双眼,尘封住记忆深处的家国情怀?请跟随《共同家园》回望那个饱受列强欺凌的年代,让荡气回肠的‘藏援’故事撞击心灵。”

  这部剧的叙事方式和主题涵义是:用散文化、群像化、虚实结合的编剧,在高原、风雪、街道、府衙、烟馆等背景下,描写2000多名藏军奔赴宁波,保家卫国,终因武器装备落后壮烈殉国的故事。戏剧冲突方面,该剧里藏军内部和清军内部,围绕着抵抗还是退让、爱国还是卖国,安排了一些精彩的小故事,这就使台上的每一个人物变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三、华丽震撼的舞台艺术

  多媒体舞美是该剧的最大亮点。该剧舞台呈斜坡,斜面台还包含了一个可以升降的小舞台,让整个舞台更有层次感和立体感。舞台底下藏有通道,还可以辅助道具更换。背景使用LED屏幕,两侧还设置了屏幕,其画面随着剧情的变化而变换,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带来丰富的视角和更真实的场景,让观众更好地融入剧情成为“剧中人”。

  话剧所有的配乐无不有着浓重的民族特色,恰到好处,与故事发展剧情相辅相成,更能表现出编导所要表达的意境。譬如:出征前,藏军和姑娘们在宽阔的土地上跳“打阿嘎”舞蹈的场景,藏军们挥刀出征时的歌舞,还有藏军从家乡到宁波的路途上,风光季节轮转,以及最后藏军与英军在海上激战的一幕,舞美影像中的船头和海浪等等,多媒体舞美让该剧具有影视级质感,让台下的观众随着剧情,或欢呼、或激昂、或悲壮、或愤慨,台上台下融为一体,令人意犹未尽,留连忘返。

  该剧舞美的灯光明暗有效,极度到位。透过这部戏的整体舞美,我们感受到,该剧不仅仅是在演绎一段壮烈的历史,更是编导对于完美舞台效果的追求,各个效果层层交叠浸染,一环扣一环,使得话剧趋于完美。

上一篇:“格萨尔藏戏”: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
下一篇:藏陶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