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26日 星期五


活着,就要活出精彩

——中南民大毕业生王东海扎根西藏、服务百姓纪实

2016-08-23 11:06:44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王珍

分享:

\
缺氧不缺精神,王东海在工地上与工人一同劳动。

\ 
每当思念家乡,王东海都会对着家乡的方向,吹笛子缓解思乡之情。

  “到西部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2009年夏天,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专业毕业生王东海,看到学校悬挂的这些宣传标语,顿时热血澎湃,萌生了到西藏工作的念头。

  7年来,王东海用实际行动兑现了诺言,从大学生村官一步步成长为乡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在雪域高原书写了人生的华彩篇章。

  “留下来,为老百姓干点事儿”

  从平原江城武汉,陡然空降到平均海拔4100米的日喀则市仁布县帕当乡切村,王东海高原反应强烈,有些头痛难忍。

  为了迎接全村首位汉族大学生村官,切村像过节一样热闹。家家户户选出代表,给王东海献上洁白的哈达,还宰了两只羊为他接风。

  然而,热闹的欢迎仪式后,等待他的是接踵而来的难题。

  村里条件远比想象中艰苦,一天只有2小时的水电供应,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上交的工作材料和简报都要靠手写。更让王东海苦恼的是,全乡没有一家饭馆、菜店、馒头店,买东西要到30公里外的县城,做饭极不方便,经常只能吃泡面。在切村3年,他至少吃了580包方便面。

  吃、住等生活小事还能设法克服,语言不通却严重影响了王东海开展工作。村里60多户村民全是藏族,几乎没人会说汉语。

  王东海下定决心学藏语。他拜乡政府的一名藏族干部为师,用汉语谐音一字一句记下藏语发音。一年多后,他终于能用简单的藏语与村民们交流了。

  在对未来发展感到迷茫的时候,王东海也曾动过回家的念头。在学校,他是班长,会跳街舞,会吹次中音号,还是笛箫协会的创始人。如果到内地发展,他相信一定能过上体面、舒适的生活。

  每当内心动摇,他就到山上的开阔地坐下来,吹一吹心爱的竹笛。想到村民们在欢迎仪式上满怀期待的目光,想起当初选择到西藏时的雄心壮志,他做出了一个艰难而坚决的决定:“留下来,为老百姓干点事儿!”

  “感情就是这样慢慢建立起来的”

  不懂藏语、不会劳作,王东海刚到切村时很难打开工作局面。对他这样从内地来的“白面书生”,群众也不知道如何跟他打交道。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东海发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国家为每个村配发了一辆轻型货车,却没人会开。有驾照的王东海自告奋勇当起了司机。他开着这辆被村民们称为“宝马”的金杯货车,拉牛犊、拉牧草、拉水泥、拉化肥,送村民看病、接生、上学。

  听说王东海会开车,切村周边5个村的村民都来请他帮忙。王东海一下忙了起来,一星期中,三四天都在外开车,每天早出晚归。

  王东海做的这一件件小事,村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慢慢地,村里人不再把他当外人,“东海,没糌粑吃了吧?我给你送过去”“东海,房间冷的话把火燃上,没牛粪了说一声”“东海,今天我家儿子结婚,你一定要过来……”王东海说:“感情就是这样慢慢建立起来的。”

  村里的五保户次仁玉珍老人去世后,按照当地习俗,要举行天葬。天葬地点在拉萨市堆龙德庆县内,驱车往返有近800公里路程。

  村“两委”班子请王东海开上“宝马”,一起前往天葬台。“天葬是藏族的神圣仪式,只有把我当家人了,才会叫我参与其中。”村民们的信任,让他分外感动。

  西藏的冬天大雪纷飞,天寒地冻,道路湿滑。人呼出的水蒸气很快就附在玻璃上结成霜。王东海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擦拭玻璃。经过7个小时的颠簸,终于赶在太阳升起前抵达了目的地。

  在天葬台这个灵魂升天的圣洁场所、生与死的轮回之地,王东海获得了对生命意义的禅悟:“活着时,好好活,活出精彩;死去时,才能安心地去。”

  在他看来,扎根西藏、服务百姓,就是活出精彩的最好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