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西藏发展进步的历史道路 - 西藏要闻 - 西藏在线

当代西藏发展进步的历史道路

2016-05-23 09:25:22   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   作者:朱晓明

65年前的今天,《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订。“协议”有前言和十七条条文,因此也简称为“十七条协议”。

  今年5月23日,是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纪念日。65年前的今天,《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订。“协议”有前言和十七条条文,因此也简称为“十七条协议”。

  “协议”的主要目标有两条:一是“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第一条);二是“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第二条)。考虑到西藏当时的特殊情况,“十七条协议”规定:“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第四条);“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第十一条)。谈判完成时,中央人民政府首席代表李维汉高兴地对参加和平谈判的代表说,在座的各位为西藏人民、为全国人民作了一件有益的事情。这些文件的效果,愈向前走愈可以看得出来。西藏民族从此以后就要发生不同的变化,你们对西藏历史写了一个划时代的东西。

  “协议”签订的当天下午,毛泽东主席听取了参加和平谈判的中央人民政府代表的汇报,高兴地说:“好哇,办了一个大事,这是一个胜利,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要实现协议,要靠我们的努力。”第二天下午,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参加和平谈判的西藏代表团,晚上,举行宴会庆祝“协议”签订,并发表讲话说,现在,西藏各方面的力量与中央人民政府之间,都团结起来了,“今后,在这一团结基础之上,我们各民族之间,将在各方面,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发展和进步。”

  1951年5月28日,《人民日报》用藏汉两种文字对外公布协议的全文,报道了和平谈判的经过,同时发表题为《拥护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社论,阐述了签订协议的重大意义,指出这是西藏民族永远脱离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西藏人民从黑暗和痛苦走向光明和幸福的第一步。

  在纪念和庆祝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的时候,我们可以从历史的“三个视角”“两条线索”,认识当代西藏发展进步的历史道路。

  第一个视角:西藏地方历史。西藏地方千年的历史,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叫做“三个高潮”“两个低谷”。第一个高潮是公元7世纪初到8世纪中叶,松赞干布建立吐蕃王朝,积极加强与唐朝的联盟,引入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反映了唐蕃时期藏汉民族的友好交往。第二个高潮是公元14世纪中叶到16世纪中叶,元朝统一中国后,也结束了藏族地区分裂割据、四百年混战的局面,西藏地方进入了国家施政体系。

  在西藏地方的历史发展中,既有光华四射的高潮,也有沉重暗淡的低谷。第一个低谷是从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崩溃到13世纪中叶元朝统一以前“分裂割据,战乱不已”的四百年。第二个低谷是16世纪中叶以后至西藏和平解放之前,由于政教合一的僧侣贵族统治,由于英国的两次入侵,西藏进入封建农奴社会“长期停滞”的四百年。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和平解放之前。

  以和平解放为新的历史起点,西藏经历了历史无法比拟的深刻社会变革,正在进行空前宏大的实践创新,迎来了历史发展的第三个高潮。西藏的发展进步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极富特点的精彩篇章。

  第二个视角,西藏地方当代史。西藏当代史,始于新中国成立,实现西藏和平解放,延续至今。这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也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叫做“上下两篇”“四个时期”“两大跨越”。

  西藏的社会变迁分为民主革命和走社会主义道路上下两篇。上篇,从1949年到1965年,在中央政府领导下,西藏人民完成了驱逐帝国主义势力、推翻封建农奴制度两大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任务。下篇,从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到实行改革开放,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四个时期”,是指上篇的民主革命,以1959年平息叛乱为标志,分为“前八年”的“和平解放”和“后八年”的“民主改革”两个时期;下篇的走社会主义道路,以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为标志,分为“成立自治区”和“改革开放”两个时期。

  “两大跨越”,是指西藏和平解放65年的发展变化,可以概括为两大“历史性跨越”。第一个跨越,是社会制度的跨越。西藏经过民主改革,从封建农奴制社会一跃跨入社会主义社会。第二个跨越,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跨越。经过改革开放,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正在实现从贫穷落后向富裕幸福的跨越。

  从历史的纵向看,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的65年,是西藏地方千年历史中经济社会发展最好最快的时期,65年的发展进步超越了历史的千年。西藏人口从和平解放初期的100万人增加到2015年的323.97万人,其中藏族人口在90%以上。西藏生产总值由1965年的3.27亿元到2015年突破千亿,达到1026.39亿元,上了一个大台阶。从现实的横向看,西藏65年的发展进步,把一个古老、封闭、保守的中世纪社会拉进了21世纪的现代社会。与喜马拉雅山脉周边的国家和地区相比,近代以来,西藏发展的起点和基础比他们低,但是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的发展、变革,进步的广度、深度和速度,令世人惊叹。一些藏族同胞出国探亲,耳闻目睹,发自肺腑地说,一出国更加体会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和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和平解放以来,西藏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最深刻的变化是人的精神状态的变化。昔日的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真正当家做了主人。西藏人民的创造才能和积极性全面迸发,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第三个视角,西藏改革开放史。西藏的改革开放,经历了从结束“文革”到改革开放的转变;经历了开放后面临达赖集团渗透破坏,策划骚乱闹事的严重局面;经历了平息骚乱闹事,实现从被动应付到主动治理的转变;目前正在从加快发展走向全面小康,从基本稳定走向长治久安。西藏和平解放至今65年,其中改革开放占了近38年,而且还在继续进行。西藏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也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叫做“六个阶段”“两个波折”。

  按照时间的顺序和历史的逻辑,西藏改革开放的实践进程,可以分为六个阶段:一是拨乱反正,起步探索阶段;二是在曲折中前进,转折性发展阶段;三是以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为 “第一个里程碑”的加快发展阶段;四是以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为“第二个里程碑”的跨越式发展阶段;五是在科学发展的轨道上推进跨越式发展阶段;六是党的十八大以后进入推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

  历史不是人物、事件和文献的简单堆积。读历史,理清基本脉络、基本线索,非常重要。发展、稳定始终是西藏工作的主题主线,是贯通西藏改革开放进程的“任督二脉”。

  发展,是西藏工作的主题。在改革开放中,西藏经过了结束“文革”,拨乱反正,实现工作重点的转移;实行“减免放”的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实现“一个解放”(解放思想)、“两个转变”(从封闭型经济转变为开放型经济,从供给型经济转变为经营型经济)、“两个长期不变”(土地归户使用,自主经营,长期不变;牲畜私有私养,自主经营,长期不变),标志着西藏经济改革的起步;到“加快发展”“跨越式发展”,从尽快改变落后面貌,强调“快”,强调“跨越”;再到“在科学发展的轨道上推进跨越式发展”;直到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定“推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走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更加突出民生、生态导向。发展的主题经历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过程。每一阶段的发展,既延续了前一个阶段的成果、走势,又更加注重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更加符合西藏发展的环境和目标,形成了西藏发展的新常态。

  稳定,是西藏工作的主线。在西藏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贯穿着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反对分裂的斗争。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经历过“两个波折”。大的曲折,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四起严重骚乱,其根本原因是达赖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在苏东剧变的背景下,企图把祸水引向中国。小的波折,是2008年发生的“3·14事件”,根本原因仍然是达赖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崛起的标志性事件——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的背景下,企图制造事端,干扰奥运,牵制中国的发展。从工作上反思,也有深刻的教训值得牢牢记取。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西藏面临两项主要任务,一是实现全面小康,二是深入开展反分裂斗争。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定必须把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作为西藏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必须以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三个视角”“两条线索”,勾画出了当代西藏发展进步的历史道路和实践特点。65年的历史说明,在“十七条协议”奠定的基础上,当年毛泽东主席关于“我们各民族之间,将在各方面,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发展和进步”的预言,日益成为现实。“协议”的效果,的确是“愈向前走愈可以看得出来”。我们要深刻总结西藏工作的历史经验、把握历史规律、认清历史趋势,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做好现实工作、更好走向未来。(作者:朱晓明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四川大学西部开发院教授)

上一篇:西藏中部地区一体化发展步伐加快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