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28日 星期二


论藏传佛教与藏族文化的形成、发展与现代转换

2016-06-28 11:28:32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   作者:班班多杰

藏族十明文化包括内明即佛学、因明即佛家逻辑、声明即藏族语言学、医方明即藏医藏药学、工巧明即藏族工艺技术,诗词学、韵律学、辞藻学、历算学、戏剧学。大小十明是藏传佛教及藏族文化的基本要素和主体内容。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西藏的和平解放,藏传佛教与藏族文化也获得了新生。

  一、藏族文化体系中所包含的十明文化

  藏族十明文化包括内明即佛学、因明即佛家逻辑、声明即藏族语言学、医方明即藏医藏药学、工巧明即藏族工艺技术,诗词学、韵律学、辞藻学、历算学、戏剧学。

  二、藏族十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大小五明学是随着佛学传入藏族地区而传播和发展起来的。五明学原本是印度文化,她流布到藏区后,和藏族的土著文化,以及与传入藏区的汉族文化及其它民族的文化交流融合后,逐渐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风格、品味、气派的大小五明文化,从而扩充、丰富、完善、深化了藏族心物文化的内涵和外延,使藏族具有了全面而深入、完整而系统的文化价值体系。可以想见,如果在藏族传统文化中不输入大小五明文化的新鲜血液,则今天的藏族文化不会有如此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色彩斑斓、蔚为壮观的面貌。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佛教及其大小五明文化的传入,给藏民族带来了文明的曙光。

  三、藏族十明文化的现代转换

  综上所讲,大小十明是藏传佛教及藏族文化的基本要素和主体内容。1949年全国解放、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前,这十明文化主要包含在佛教思想的架构体系内,基本上成了承载佛教全部内容的载体,体现佛教基本思想的主要形式。其修学也基本上限制在寺庙的少量僧人中,世俗的人们基本上是无缘接触的。所谓“学在寺庙”便反映了这一真实情况。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西藏的和平解放,藏传佛教与藏族文化也获得了新生。在党和政府、寺院僧人和世俗贤达的共同努力下,藏族十明文化的一部分内容逐渐从寺院走向了世俗社会、走向人民群众,成为为他们服务的工具理性,从而为社会和劳动大众所受用。最先从寺院走向社会、为广大群众所接受的是藏语文,其次是藏医藏药,还有藏族戏剧、藏族天文历法、藏族工艺技术等。

  (一)藏语文

  众所周知,藏语言文字是中华文化库藏中的优秀文字。它于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617-650)时期在藏族原始文字和藏语的基础上依据印度梵文字母创制的。当时藏文的主要任务是要准确而完整地翻译理论体系庞大、哲学思想精深、名词概念繁复的印度佛教经论。热巴巾王(806-841)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便总结了长期以来佛经翻译的经验和教训,在此基础上对现有的藏文作了厘定、规范和优化工作,从而使藏文从语法结构、语音系统、词汇类型等方面日臻完善,具有了系统的理论体系和完备的实用程序。这些都说明,藏文基本上承载着藏传佛教的基本内容,当然,世俗的社会和人们也在运用藏文,藏文也传导、记录、运载、负荷着整个藏人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和心理结构,但运用的范围没有藏传佛教广泛。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首先,藏族聚居的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四川省、甘肃省、云南省等五大省区建立了大学、中专、小学等学校,在这些学校开设了藏语文课程或藏语文专业,用不同于寺院教育的现代教育方法来讲授藏语文。这不但使藏语文从寺庙的经院教育转化为社会的大众教育,而且也使藏语文在现代教育的语境下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也培养了一批使藏语文走向大众化教育的师资力量。这为藏语文的传承和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其次,五大省区建立了从省到乡一级的藏语文工作的专门机构,为广大的藏族农牧民服务。如,省级有藏文出版社、藏文翻译局(室)、藏文报社、藏语广播电台、藏语电视台、藏戏团;州、地级有翻译局(室)、藏文报社、藏语广播电台、藏语电视台、藏戏团;县级有藏文翻译局(室)、藏语电台、藏语电视台、藏戏演出队;乡级有藏语翻译员。这样,藏语的使用范围更加扩大了,受众更多了,藏文获得了空前的发展。

  半个多世纪以来,藏文从寺院走向了社会,走向了民众,走向了现代。在此过程中,藏文的内容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例如吸收、创造了很多藏文的新词汇,自然科学方面的词汇创造得更多。在藏文文法方面,因受50年代以来汉字改革的影响,文革时也尝试进行了改造或曰改革,并且推广和实行了一段时间,后来被停止使用,这一工作虽然没有获得成功,但它仍应视为藏文改革中的一次有益尝试。

  综上所讲,藏语文从基本承载佛教的内容、主要反映佛教思想的语言形态转换、扩展、延伸为承载现实体裁的内容、反映世俗大众的心声、并为广大世俗民众服务,这便是古老的藏文向现代转换的具体表现。

相关热词搜索:藏族文化 藏传佛教

上一篇:朱维群:为什么“宗教信徒入党”行不通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