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这就是西藏”臧跃军作品展将在杭州开幕
2016-10-24 08:59:02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数:

上一张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
查看原图

  策展人:郑作良

  开幕时间:10月29日上午09:00

  展览时间:10月29日-11月30日,公众开放日从10月30日开始

  主办方:西溪艺得美术馆、西藏自治区美术家协会

  展览地点:杭州西湖文二西路738号,西溪艺得美术馆1号、3号厅

  见即愿满,是佛教密宗给世人的一个美好的祝愿。按照世俗的理解,就是以心传心。正如密宗的即身成佛、禅宗的灵心开悟、又或是艺术创作中的灵光乍泄:它传递给你的不是知识,而是智慧;不是前行的路径,而是整个亘古永恒的圆满世界。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臧跃军先生的这批“藏画作品”一经出现,便极大的震撼了中国当下的艺术界。无数方家无不临画惊叹,咏哦再三,称之为天授。那恍兮惚兮隐显的佛的造像,那斑斑驳驳透出的佛的灵光,那墨彩辉映显露的佛的禅境,无不凝重庄严,肃穆深沉,法度玄秘,气象高华,呈现出一派大家手笔,大家风范。

  其特质之处,是空间结构生新奇于博大,时间结构汇多维于一体,色彩见璀璨于古厚,心态结构则显真善于从容。整个画面具象抽象兼具,轩昂与内敛相融,飘逸与浑然共生,真正做到了有形与无形相结合,在大朴大拙中营造了一个画境如禅、润物无声的藏画艺术空间。  

  说它不是路径和知识,是因为你无法用学院派那些规范的术语来对之进行循规蹈矩的解读;虽然画面中的密宗符号随处可见,但你也无法用西藏传统的艺术程式来对之进行再现。说它圆满,是因为它一股脑地向你砸过来了整个西藏,砸过来了他数十年的艺术修养、人生阅历和生命感悟,轻易地便让你生就出尘之思,形上之叹。

  让你在震憾之余,却又无法言说。因为你只能以心见心,仿佛说了便是“错”。

  如他在笔墨技法上创新,我们有时看到的是大块纯色的平涂,这在西藏传统艺术中随处可见,并且每一种颜色都有着它的象征意义。有时我们看到的又是无数斑点重重叠叠、复杂而又和谐的色彩,它远看有印象派的点彩效果,近看似乎有着梵高的影子。但如果你去过西藏,看过那些岩画壁画,你就会发现,这些不过只是它本来所具有的面目。也是西藏的文化、悠久的历史、和岁月的礼洗所赋于它的独有的荣光。

  臧跃军先生是一位艺术家,但他也是一位修行之人。只不过他修的不是宗教意义上的佛,而是对西藏文明的一种当代解读和虔诚礼赞。他有着礼佛之人的虔诚心态,也有着当代人强烈的历史精神与厚重的人文情怀。

  他的创作不拘于规范、不限于传统、也不束于材质:酥油、藏香粉末、矿物颜料、丙稀、油画和国画颜料皆可入画,毛笔、油画笔、画刀、自制的木笔甚至他的手指都是他的作画工具。中央美院教授、著名油画家潘世勋先生见过他作画的状态后,不由感叹:“他的色彩感觉、色调的把握以及对宗教的理解,都在证明他打开了人们的视野,改变着人们的观念。”

  西溪艺得美术馆自与臧跃军先生有幸结缘以来,便叹服于他作品的大胆创新,震摄于这些作品中那种直达人心的直觉式的冲击力,于是便有了这个展览。本次展览中的30幅作品虽各有不同,但无不以心见心,以自由拥抱亘古,以生命融入了西藏。新形式、新感觉、新藏画,宗教、艺术、情怀,这次个展是一次新的出发,但也是一次回到我们心灵最深处的回归。

  关于艺术家

  1958 年生,江苏宿迁人,西藏美协副主席,中国画院院士,少将军衔。

  1987年参加全军《纪念建军六十周年》书画展

  2013年参加北京民族文化宫《新派藏画展》

  同年在西藏博物馆举办《臧跃军画展》

  2015年在中国画院美术馆举办《海拔五千米》十位名家联展

  2015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守望自然》敬庭尧师生作品展

  2016年云南美术馆举办《臧跃军作品展》

  部分作品鉴赏

  臧跃军先生的作品大气、苍茫、豪放。从艺术表现上看,他的作品有艺术跨界之感,用中国画的笔墨,展示了开放自由的艺术形式,吸纳了油画、年画、唐卡、壁画和岩画等表现手段,令人耳目一新。

  从绘画内容上看,他深入挖掘了西藏文化中一些传统的绘画内容,将主要历史文化符号体现在作品之中,让人感受到丰富饱满,有深度、有内涵,给人的想象空间很宽阔。

  这些西藏文化内容不是简单的拼接,而是巧妙的整合、恰当的表达。画家认真整合、提炼和升华后,它们之间的关联、呼应,创造出了一个个具有鲜活气息的“文化场景”。

  从时代气息上来看,他对作品的审美与传统的审美拉开了距离,将古老的纹迹变为现代审美,充满了时代的气息。

  最有意思的是,画家在作画时,在藏纸上涂上普洱茶水,让作品具有茶香;有的作品又在颜料中掺入藏香和酥油,使作品具有一种真实而浓郁的香味。

  这批作品向观众提供了一个解读西藏历史文化的视角,对西藏本土绘画材料的开发和运用作出了全新的探索,在画面的视觉效果和人文意义拓展上都达到了全新的高度,为中国绘画在形式语言上的深度探索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美学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