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我与西藏:寻找那个叫做远方的地方

2016-10-18 08:56: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路斌

在西藏的两个年头,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很多在西藏基层的点点滴滴。时至今日,仍有画面在眼前,最感触的应该是一句话。“共产党对你们这么好,你们还不好好学习”。

  初遇西藏

  当金沙江水再一次被新鲜的融雪拌的浑浊的时候,生命开始在雪与雨交杂的春天萌芽。今年是我到西藏的第二个年头了。

  有些事情要用文字记录下,害怕被现实带来的生计问题淹没在记忆里。在西藏的两个年头,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很多在西藏基层的点点滴滴。时至今日,仍有画面在眼前,最感触的应该是一句话。

  那是在一年前的三月,我们去一个牧区教学点发放爱心包裹的时候听到的。在我们给孩子们穿上崭新的棉衣、发放书包的时候,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对着那帮孩子,用并不标准的汉语说了句:“共产党对你们这么好,你们还不好好学习”。

  也许,很多人会感觉这是一句官话,然而并不是。很多人也不会感觉到这句话的分量,但如果你们真正在西藏的基层工作过,或在基层经历过一些事情,就会深深地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两年前的三月,作为一名普通专科毕业生的我,想给自己的大学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于是,我便背起了行囊,从咸阳到重庆、从重庆到丽江,开始了我的毕业旅行。我在丽江游荡了一个星期,突然有了去西藏的想法。

  第二天,我出发了,沿着金沙江向上,朝着拉萨出发了。在梅里雪山下领略过日照金山的壮美,有过在隔界河的喜悦,有路过然乌湖的惊叹,有感受过老阿妈扎西德勒的温暖,有遇见过林芝桃花盛开的微笑,有转角遇见布达拉宫的大脑空白。而众多精彩瞬间的背后,有的也只是一个作为路人亦或是游客对于这片神奇土地的称赞,没有哪个瞬间会给予我深刻了解这片土地的机会。

  当代“知青”

  我时常会对自己说一句话,心中如果惦记起一个地方,就还会相遇。这句话在我离开西藏回到学校的两个月之后应验了。我又一次坐上了开往西藏的火车,这一次,我不再是一个路人,而是拥有了另一个身份——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志愿者。但我觉得我们的称号用另一个名词更为恰当——当代知青。时代改变了称呼,但似乎改变不了一种东西,关于知识青年与西部亦或是偏远地区的联系。

  在拉萨度过了短暂的大学时光后,我们离别了拉萨河畔的藏大,告别了那些短暂的友谊,但到今天那份短暂的友谊仍然那般坚固。我们陆陆续续去了自己应该去的广阔天地,开始寻找属于我们当代知青的故事。而离别后的两年里,我再也没有能回去那个拉萨河畔的藏大。

  犹记得那首歌,《我的家乡江达》。江达便是我服务的地方,这里是西藏的东大门,川藏北线317国道进藏的第一站,同样也是西藏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一江之隔于四川甘孜。在江达我呆了一年零五个月,现在我还经常会听那首《我的家乡江达》,因为江达是我到西藏的第一个家。

  哈达的故事

  很多人都知道哈达,而我在江达的故事很多也和哈达有关。到现在我一直珍藏着来西藏的每一条哈达,而且我清楚记得每一条哈达的来历。第一条哈达,是在邦达机场江达来接我们的领导给的,第二条哈达是在江达县里办公室领导给的,而第三条有了一段故事,那是一个乡里的学生给的,而我和这些孩子还有很多群众的故事便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那是在到江达大概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队长组织大家去字嘎乡的学校发放爱心包裹,学校不是很远60公里左右,开车两个小时。学校是之前联系好的,第二天一大早大家集合出发,一路上说说笑笑。也就是在说说笑笑的过程里,一抬头,我差点哭了。孩子们整整齐齐的分两排站在学校门口,手里捧着洁白的哈达,嘴里喊着欢迎欢迎,那种场景很容易触动泪点,我强忍住了没有哭。

  这所学校的所在地是纯牧区,海拔4000米左右。孩子的眼神很清澈,就像西藏冬天的河流。时是冬天,学校四周的山上都是白雪,飘扬在草场中间的那面五星红旗特别鲜艳。当走进学校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眼泪也都化成了灿烂的笑容,后面的爱心物资瞬间自然也都充满了欢笑,因为孩子笑得很灿烂。那是我第一次在基层感受到纯真的笑容,那些画面至今还很清晰。后来,我们去乡里的次数也逐渐频繁。离开的时候,我们走遍了江达的十三个乡镇,看到了数不清的笑脸,经历了写不完的故事。

上一篇:“蜀山之王”——贡嘎雪山
下一篇:纳木错湖畔的班戈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