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色乡 边陲亮丽的风景线

2016-09-23 14:18:31   来源:拉萨晚报   作者:缪英

洛扎,这个藏于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的秘境,位于山南和不丹王国的交界处,一直以来处在深闺无人识。其实,它除了具备山南特有的深厚文化背景外,其山色之壮美也是其它地方难以企及的。色乡,这个边陲小镇距离不丹边境只有29公里,每年九月,一年一届的中不传统贸易交流会—— —洛扎县色乡隆东边贸会将在色乡隆重开幕。

  小乡风景清新宜人 

  去往色乡之前,同行的媒体人都雀跃不已,去那儿可以泡温泉,可以买到异域商品,还可以转寺庙,逛累了,晚上枕着涛声入眠。”接下来一路的畅想让大家都沉浸在兴奋中。

  卡久寺到色乡,和之前的路途一样,都是在峡谷中穿行。沟长谷深,河沟里是跳跃奔腾的浪花,河岸边是茂密葱茏的植被,在这样的深山里,总是沟套沟、水接水,这条峡谷仿佛长的没有尽头。

  色乡,这个边陲小镇距离不丹边境只有29公里,不大的小镇上,大部分人都关门歇业去县城参加文化旅游节了。首届库拉岗日文化旅游节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的盛会,所以我们泡温泉的计划只能搁浅。游览完赛卡古托寺,在九层塔上考验了自己的勇气和胆量,在不丹特色产品商店购买了心仪的产品,色乡之旅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去往色乡的路上,那沿途峡谷中的景色没去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两边山势高耸入云,但又挨得极近,有的地方仿佛用丈余长的圆木一搭,就可连接两岸。但是从这边到对岸,汽车却要“吭哧吭哧”跑上半天。从山涧飞流而下的瀑布,像一条银练飞驰而下,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为我们搭建起一座座彩虹。河沟里的水奔涌得甚是湍急,哗哗”之声不绝于耳。汽车不时越过水洼,四处飞溅的水花刹那间迷蒙了视线,“哇”的一声高呼瞬间又冲出了水帘,这般刺激让困顿、疲惫中的我们为之一震。

  一路上,不时能碰到拉萨、日喀则等地的车,都是去泡温泉的。当地人说,色乡的拉普温泉可治多种慢性病,像胃病、风湿病、痛风、关节炎等。洛扎县宣传部副部长付杰曾在色乡工作过。据他介绍:我自己去泡过一星期的温泉,感觉皮肤有所改善。而在温泉周围,也的确摆放了很多拐杖。”有亲历者的介绍和证实,我们更是充满期待。一路颠簸,大家都已经灰头土脸,如能在暖暖的温泉水中泡一泡,那将是何等的舒服啊!公路是极窄的,仅容一辆车通过。如要汇车,只能找宽点的地方等着,有时交错间实在过不去,有一辆车则倒退到稍宽处,另一辆车擦身而过。所以在这样险峻的山谷间,我们看到苹果园、养鸡场的身影,无不感叹:连行路都这么困难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绿色无污染有机产品存在,真是不易。由此,我们不由得对这些勤劳的人生出由衷的敬意。

  到达色乡已是中午,原本计划在小镇上吃午饭,可几乎家家关门、户户歇业,一问才知道,乡上的许多人都到县里过文化旅游节了,小乡镇成了一座“空城”,所以,拉普温泉也关门了,大家的美好愿望就这样“泡汤”了。

  不过,别看这个时节冷冷清清的,等到九月,每年一届的中不传统贸易交流会—— —洛扎县色乡隆东边贸会将在色乡隆重开幕。

  据陪同工作人员介绍,开幕式上,洛扎县色乡学校、群众、部队、僧尼、不丹商人等将组成不同的分队,在激扬的音乐伴奏下依次入场。鲜艳的五星红旗、巨幅的毛主席领袖画像、欢快的舞蹈,在充分展示出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的西藏所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也抒发着色乡儿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生活的激情。而由不丹商户组成的方队也成为开幕式上最独特的一道风景,他们参加边贸会,不仅见证了中不人民之间的友谊,而且带来的具有不丹特色的木碗、腰带等民族手工艺品也成为边贸会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而不丹人更喜欢我国生产的收音机、罐头、服装等商品。多少年来,边民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互通有无,交流感情。

   赛卡古托寺奇幻亦真

  色乡小镇上,具有九百多年历史的赛卡古托寺成为这个小镇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寺庙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务院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公布,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立”的字样。

  在寺管会主任次仁罗布的带领下,我们步入寺庙,聆听那久远的历史故事,沉淀在灿烂辉煌的古老文明中。

  在主殿中,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到,大殿四面墙壁上绘制着精美的壁画,而这些壁画,大部分是勉塘派唐卡的祖师勉拉顿珠的真迹。在拉萨,因为工作需要采访过多位唐卡大师,虽然他们都努力传承和发扬着优秀的唐卡文化,但若是要追根溯源,领略真义,还是建议他们到此一观。这些壁画虽历经岁月的风霜,仍然焕发着独有的光彩。特别是二楼的“欢喜佛”壁画,以十二生肖为主,其技法和造型在西藏的壁画史上都是罕见的,虽历经九百多年,颜色仍鲜艳如昨。

  走出主殿,上到二楼,一座高高的、独立的九层    塔呈现在眼前。仰视,通体白色的塔墙从下而上渐渐收缩,呈现出极佳的视野聚焦的效果。阳光乍现,将塔顶的金色赫然照耀,湛蓝天空下的一抹亮色不禁让人眯起了双眼。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层公子塔。

  顺着窄陡的木梯往上攀爬,每道低矮的小门都需猫腰通过。木梯越来越陡,只能手脚并用采取爬行之势。次仁罗布的讲解犹在耳边。赛卡古托寺又名“九层公子塔”,据说是噶举派米拉日巴尊者奉师命修建的。米拉日巴幼时家境富裕,父亲去世以后,亲戚见他家无主事之人,便虐待其家人,并将财产掠夺。成年后的米拉日巴发誓要铲除他们,便外出学习巫术后回来报复。后渐生悔意,拜噶举派第一代宗师玛尔巴为师。玛尔巴为了消除米拉日巴的罪恶,便要求他修塔。米拉日巴先后修过圆形、方形、三角形的塔,但每次修到一半,上师就要求他拆毁。后来,上师才告诉他,要他修九层塔,是要他灰心九次,不断锤炼,方获解脱。后来的米拉日巴,经过刻苦修炼,最终成为了噶举派有    名的大师。

  在一场艰难的苦行后,我终于到达九层古塔的最高层。当塔顶的大门打开的一瞬,明艳的阳光直射出来,那种艰苦努力后的重生之感让内心一瞬间无比感动,五味杂陈。

  透过小小的窗口望出去,四周的建筑都缩小了数倍,远处仰望才见的山体此时拉近许多,近处窗棂上的香布猎猎作响,这样的高空,让本就恐高的我更加眩晕。来此一游,定要转塔,在次仁罗布的带领下,胆大的同行们钻出小窗,亦步亦趋开始转塔。

  此生第一次来到这里,也许是唯一一次,如果不体验岂不是留有遗憾?同行的一位女生竟然脸朝外面,手完全不扶头顶的铁栏杆,这样的“壮举”鼓舞了我,深吸一口气—— —挑战自己转一圈塔。

  在仅能容纳一脚宽度的塔身外沿,我双手紧紧抓住栏杆、贴着塔身一步步小心移动,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在转角的地方,行动尤其艰难,本想闭着眼,可是余光仍然能瞟到20米高的塔下的景色。俯瞰,整座古老的赛卡古托寺映衬在一片红色寺顶之下,庄重肃穆。而旋转到塔的另一边却又是另外一番风    景,河水的奔腾流淌日夜不息。每转一面经历着不同视角的不同风景。在恐惧和迷茫中,同行用眼神给我传递温暖鼓励。终于转完一圈,咚”地跳进屋里,双脚落地的瞬间,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了。

  刚才的一切仿佛是幻觉,可却又是那么真实,令人心中百感交集!转塔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面朝外转塔的女生拿出手机拍照,大家提醒的话音未落,手机就在空中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先于我们到达地面。等捡回来时,手机壳不翼而飞了,而手机却安然无恙。大家都为她感到庆幸。

  经过古塔底层的佛殿,12根古旧的木柱经年持久地支撑着这久负盛名的“十二柱子殿”,酥油香气缭绕其间,温暖的灯光映照着米拉日巴大师佛像的庄严神圣。而米拉日巴大师为了成为伟大的玛尔巴大师的亲传弟子,历经众多艰辛修建起九层公子塔的故事则经年累月在整座庙宇、整座殿堂之中持久地传颂。

  回程时,我忍不住回望,高高的塔楼屹立于蓝天白云之下,庄严而神圣。

  不丹特色商品异域风情

  我庆幸,来过、体验过,此行圆满! 在前往色乡前就听说色乡有一家专卖不丹产品的商店。来到色乡一看,果真没让我们失望!这家商店就在赛卡古托寺的对面,门口的“不丹土特产品销售部”招牌表明了它的与众不同,大家好奇心起,都争着想进去瞧瞧。

  从普通的一扇门进去,里面有两间房大小。货架上、货柜里摆满了很多不丹特色产品,种类比我们在物交会上看到的更齐全,有藏式木碗、竹编、手工包、化妆品等。一位阿佳守在柜台里,不时跟柜台外坐着的老乡聊聊家常并为他们斟满甜茶。一个可爱的小孩穿梭其间,不时抬起头打量我们,露出灿烂的笑脸。

  对于女孩子来说,最喜欢的莫过于小饰品了。竹编的圆圆的小挂饰,由黄色、红色、绿色的竹篾穿插编织而成,下面缀着长长的彩色穗子,小小的银牌上面写着“出入平安、长命富贵”的字样。这样的小玩意,既可以当汽车挂饰,还可以悬挂在背包上当装饰。小小的一个,捧在手心里,既轻巧灵便又精巧细致。说话间,阿佳像变魔术一样摆弄了下挂饰。只见原本扣在一起的竹编,卸下缀子再从上面掀开,就成为了两个一大一小的簸箕,细细的竹篾、精巧的手工,我们当即决定买下来。小小的一个,价格却也不便宜,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一百元的价钱买下两个。此时把玩,竹编挂饰上的回字纹清晰可见,可看得久了,它仿佛会变幻,再变成波纹、米字纹等。

  精致的饰物被我从色乡带到洛扎、带回拉萨,这温暖的奇妙的旅程所传递出的温度,将一直延续。

  阿佳手上并不闲着,一边整理货物一边和我们攀谈起来。

  阿佳名叫顿珠卓玛,色乡人。一家人曾靠着种地和牧业生活,日子勉强过得去。后来,顿珠卓玛发现了商机,就在这个小乡镇上开了这家不丹特色产品店。如今,老公经常在外进货,大儿子也帮忙打理这家店,最小的孩子也已经上大学了。

  与阿佳交谈的过程中,她始终面带微笑,生活的安逸和满足让她的幸福由内而外地发散。由于阿佳的普通话有限,坐在一旁的一位大叔便充当了我们的翻译。大叔在拉萨工作,退休后,夏天就回老家色乡度夏。对他来说,夏季的色乡山清水秀,清爽宜人,每年一两个月的故乡生活使他内心更充实、更丰盈。

  “色乡和不丹的交界点,距这有29公里。”我们估计,汽车行驶约20分钟左右就能到达。大家对交界点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可是看看天色,我们要急于返程,只好放弃前往游览的念头。听大叔讲的故事,对那个神秘遥远的却又近在眼前的国度有了一些了解,“以前有亲戚在那边,但联系不便。后来通信方式越来越多越来越发达,交往也就越来越密切了。许多色乡人也是这样,因此色乡与不丹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边贸交易。”为了不断地充实货物,满足外来游客、本地乡民的需求,顿珠卓玛的老公还去亚东边贸市场进货,所以他这里也有一些印度、尼泊尔的小饰品。看这些饰品,做工和样式都不及国内的精致,可是,就是因为它来自异域,带着一股别样的风情,所以,倍受大家的青睐。

  回程总是轻快和惬意的,来易来,去难去。从此,这一程风景、这一段人事,都烙上了岁月的印记,如照片上的日期,永不会抹去。

上一篇:体验藏家韵味——善久旅馆住宿小记
下一篇:国庆 鲁朗有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