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巴松措上的“湖中城堡”——错宗寺

2016-09-21 13:34:12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错宗寺位于工布江达县巴松措景区,是其核心旅游资源,可以说错宗寺因巴松措而闻名,巴松措因错宗寺而生辉。

  错宗寺位于工布江达县巴松措景区,是其核心旅游资源,可以说错宗寺因巴松措而闻名,巴松措因错宗寺而生辉。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是文化的载体。所以有必要对错宗寺的历史和文化进行研究,以便为巴松措旅游景区进一步升级提供支撑。

  错宗寺,藏语意为“湖中城堡”,坐落于巴松湖湖心岛上,建筑面积约2000平方米。其历史,一说有1500多年,始建于吐蕃时期。另一说,于公元14世中叶,由宁玛派著名高僧桑杰林巴主持兴建。据记载,到松赞干布(617-650)时,藏族文化才有显著发展。佛教也从他这时候开始进入西藏。由此推之,错宗寺不可能有1500多年的历史。

  错宗之闻名,缘于它的镇寺之宝,一块盖有吐蕃藏王松赞干布印章的布片。上面写着:经数朝代保存,由吐蕃王赤松德赞亲手转送给古茹大师的一件极为重要的伏藏(伏藏指的是从地下发挖出的佛教经文)。笔者曾亲见此物,通长约30厘米,通宽25.4厘米,共有三幅印章,四行三段独立藏文(具体可见拍摄图)。工布江达县文物普查记录,“质地黑纱布,内容:年扎尼玛书写松赞干布口谕给错宗寺古如喇嘛并赠送莲花生大师手臂之一为错宗寺住持之权用。藏文铭文缺失部分无法辨解。铭文右下角为林周一带姓名为丹增的落款,具体意义无法理解。”登记时间:2014年8月26日。断定其年代“吐蕃王朝629~760约”。

  被错宗寺誉为稀世珍宝的布片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呢?笔者将其照片携至拉萨,请教西藏大学藏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次旦扎西先生。“印章为梵文,暂不可考,其下藏文意为‘这枚古茹喇嘛的印章,原为松赞干布所有,后经发掘由赤松德赞相送’。后两行藏文分别为年赞尼玛、仙潘旦增,旁分别有两图章。”古茹喇嘛即莲花生大师,是藏传佛教的始祖。后经查阅相关资料,年赞尼玛、仙潘旦增均为人名,曾系主持或管理错宗寺的高僧大德之一。此处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两个信息,一是该寺的历史可能早于公元14世纪;二是与伏藏文化有关。

  据藏文史料记载,昔日莲花生的妃子益西措杰去西南罗刹国时,对所经过的圣地赞美道:“上部阿里有名声远扬的冈底斯山、拉其山和曲巴尔,下部有加拉、波东、刚热、森当等地,中部有特别加持过的三岩石错宗达布、多钦等雪山环抱的山岩美景”。三岩错宗达布指的就是现在的巴松措和错宗寺。“赞普将王妃卡茜萨措杰作为灌顶的报筹献给了莲花生”,由此可知,莲花生跟此地渊缘深厚。

  错高湖又名“巴松措”,在藏语中的意思是“三岩湖”。巴松措第一岩即拉札,其全称是“嘎雅米堆拉益札(藏语意为永恒不变的神岩)”。据《拉巴岩石山海志》记载:此地是观世音菩萨在人间的道场。早在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在征服藏北的群魔时,有一个魔力无边的恶鬼热嘎逃往工布方向,当追杀到今日拉巴雪山跟前时,便发现一座冰川挡住了去路,于是使符念咒,把三节藤杖抛向天空,不一会儿天崩地裂,冰雪融化,发现观世音菩萨在拉巴神宫岩修行,就这样打开了第一岩之门。巴松措第二岩即多吉札。据说,当年莲花生从拉札骑着一只全身雪白而不带缰绳的老虎,从空中缓缓降落到多吉札山根草坪上,发现金刚手在此修行,于是就在此修行了六年,该地于是便叫漫当立龙多吉札。巴松措第三岩即赞给札。传说,莲花生到此发现文殊菩萨在修行,受文殊指点后,莲花生直奔厉妖湖并将之改名为巴松措。

  王妃益西措杰、古茹仁波切莲花生均属赤松德赞(755~797年)时期的人物。由此推之,巴松措和错宗寺的地名至少有1200余年的历史。至于前文所提到关于盖有松赞干布印章的布片,《西藏佛教发展史略》中亦有类似记载,“藏文史料中竭力渲染松赞干布奉佛建寺,那是后来西藏佛教徒想借名王以自重的伎俩。”

上一篇:最西藏 我们从拉萨出发
下一篇:走进洛扎 邂逅山水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