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马尔康 火苗旺盛的地方

2016-09-14 11:45:4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赵婷 米艾尼

马尔康的藏语意思,是火苗旺盛的地方。八十年前,这里曾是红军长征途中的北上驿站。从那时起,红色的火焰,在这里迅速蔓延、旺盛燃烧。

  马尔康,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

  “马尔康的藏语意思,是火苗旺盛的地方。八十年前,这里曾是红军长征途中的北上驿站。”马尔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外宣办主任杨素筠是位羌族才女,有着比低海拔地区人更红润的肤色。在这个离太阳更近的地方,人们心中的淳朴和热情,总是扑面而来。

  马尔康是以原嘉绒十八土司中卓克基、松岗、党坝、梭磨四个土司属地为雏形建立起来的,亦称“四土地区”。 1935年6月底,红军翻越长征途中第二座大雪山——梦笔山,抵达马尔康。面临缺粮困扰和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的红军,在这里得到了最重要的给养。此前,马尔康一直处在土司制度的统治之下,红军长征亦将革命的火种带到了马尔康。从那时起,红色的火焰,在这里迅速蔓延、旺盛燃烧。

  今天,在有七百年历史的卓克基土司官寨中,毛泽东居住过的房间一直保留着当时的原貌,他当年阅读过的土司珍藏版《三国演义》仍安放在书架上。

  “中央红军进入阿坝后不久,就在马尔康的卓克基土司官寨召开了重要会议。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筹粮,为继续北上做准备。”马尔康市史志办主任李川虎是藏族人,他说,马尔康地区太多家庭都有“红色故事”,都有帮红军“筹粮”和“背粮”的记忆。

  当年,红军三进三出马尔康,在阿坝境内一下两上,纵横五千里,辗转驻留16个月。各族人民先后拿出2000多万斤粮食,20多万头牦牛等各类牲畜,为红军翻雪山过草地最终实现北上目标做出巨大贡献。毛泽东曾深情地说,这是中国革命史上特有的“牦牛革命”。

  63岁的马宝珍,住在马尔康市里的女儿家。她的衣着在我们看来是典型的藏族服饰,红润的脸膛上总是洋溢着淳朴的笑容。但让我们惊讶的是,马宝珍的父亲原本是生活在阿坝的回族。

  “八十年前,我的父母都还很年轻,爸爸开着一家牛杂馆,家里很富裕。”老人微笑着,陷入回忆。“一天,我父亲马承义在放牛时发现草丛里有个人影,走近一看,是个红军,他一只眼睛被打瞎,腿上也受了枪伤,长满蛆虫。我父亲连忙伏下身叫他不要出声。晚上,我父母一起摸黑把这名红军背回家,替他用盐水和马茶清洗伤口。后来这个叫向荣的红军,伤好后继续追赶队伍去了;解放后还到处寻找我父母,要报恩。”

  就在救向荣的前几天,马承义已经救了一名叫马勋泽的红军,而且是从刑场上直接救下的。“他经过河滩时看见土兵正在处决红军,一个青年红军被刺刀刺了十几个伤口,血不停地冒出来。我父亲连忙下马,大声说:你们把我兄弟绑到这里做啥子?他到底偷了牛还是盗了马?如果偷了,我帮他还钱,你们赶快把他放了!土兵听了,仔细盘问起来,巧的是那青年也姓马,和我父亲真像兄弟……”就这样,这个叫马勋泽的红军也被救了下来。

  在那个年代里,一旦被清查到谁家救过红军,都是杀头的大罪,马承义决定放弃所有的房屋、牛羊,带着妻子从阿坝逃向马尔康。

  就在逃亡的头天晚上,邻居把一个与部队失散的怀孕女红军茹格叶带到马家,拜托马承义夫妇一起带走。

  “我爸爸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他当时就想,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

  逃到马尔康后不久 ,茹格叶就生下一个男婴,但仅仅一年以后,她便因病撒手人寰。

  身体略显单薄的大哥马国民,此时就安静地坐在妹妹马宝珍的身边,说话很少,却总是用手擦眼角的泪痕。如今已经73岁的他,就是当年那个女红军生下的男婴。他是红军的后代,但是从一出生开始,就与马家相依为命,马承义夫妇一手抚养他长大。

  “我家三个孩子,大哥不是亲生的,但是我妈妈最疼我大哥。”马宝珍说,大哥对他们也很好,马宝珍的二哥在二十几岁时摔伤,马国民前后输了700cc血给他,虽然二哥最后没有救活,但是她心里对大哥十分敬重。

  上世纪90年代,几经周折,马宝珍还帮着大哥找到了他的生父——一名老红军,并让他们父子相认。

  现在,马国民仍每日用三轮车运菜补贴生活;马宝珍是环卫工人,每天早上7点就起来工作。他们住的依然很近。“上辈做的事,功劳归上辈,我们不能因此向政府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马宝珍一直记着父母生前常说的“不要给政府添麻烦”。女儿女婿打零工,也会上山挖菌子,日子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们采访的另一位红军后代告诉我们,他的父亲李根义当年被俘时只有13岁,因为年龄小才未被杀害,后来由当地人收养。这位坚定的革命者,由于自己未能走完长征,将儿子送入了军营。退休后,还将微薄的退休金全部用于给村里修机耕道,结束了当地人背马驮的运输方式。

  八十年前,这片土地上发生过许许多多动人的故事,善良的马尔康人用自己的粮食、财物甚至生命来帮助为了革命理想而长征至此的红军,并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却从来没有怨言。而留下来的红军和他们的后代也将生命融入了这片热土。

  今天的马尔康有着满眼葱郁的高山、清凉湍急的河流和全国最好的空气质量,也有每至夜晚就热闹起来的嘉绒美食街。菌子市场里,穿着藏袍的商人把最新鲜的松茸和当天采集的各种菌子铺了一地,他们用简单的英语和来旅游的外国人对话,也喜欢用最流行的“微信支付”。

  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伟大的人民,也有雪山草地上永不谢幕的英雄史诗。

 

上一篇:一县一景 藏式民居入画来
下一篇:最西藏 我们从拉萨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