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古寺重建 吐蕃故都展新颜

2016-08-16 14:48:00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习淑祎

在琼结,除了最出名的日乌德钦寺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寺庙分散在琼结四处。包括白日寺、次仁炯寺、坚叶寺、唐波且寺、曲果挡寺、罗仁寺、巴吾桑旦林寺等。

  正如前文所说,旧的日乌德钦寺已变成一座遗址花园,新的日乌德钦寺在附近的另一块土地上已成型。而根据计划,新的日乌德钦寺可不单单是寺庙那么简单,还将有房间打造成吐蕃时期的乐器博物馆。其实,在琼结,除了最出名的日乌德钦寺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寺庙分散在琼结四处。包括白日寺、次仁炯寺、坚叶寺、唐波且寺、曲果挡寺、罗仁寺、巴吾桑旦林寺等。

  日乌德钦寺

  日乌德钦寺的新址就在旧址旁边,很容易便能望见一群白墙红顶的建筑,那便是新日乌德钦寺。日乌德钦寺的创建人,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青史》、《一世班禅传》所讲的堪钦·尼赤增巴白桑。另一种是《新红史》中所说的多吉茨甸巴。不过史料中对于堪钦·尼赤增巴白桑所修记载得比较详细。

  相传堪钦·尼赤增巴白桑曾熟读二万余字的《班若经》,由此而得名尼赤。堪钦·尼赤增巴白桑出生在后藏一个叫“拉堆”的地方,曾是一世班禅克珠杰格勒贝桑(公元1385—1438年)的弟子。十四世纪末,他受邀于当时琼结县的桑花·多吉才旦等人,来到这里一同资助修建了日乌德钦寺。

  而我们现在所能看见的不管是日乌德钦寺的旧址还是新址,都是在后期经过一点一点的扩建,方才形成了后来的既有庙堂殿宇,又有僧舍官室的一组大型建筑群。解放以前,日乌德钦寺藏有《甘珠尔》、《丹珠尔》各一套,均为手抄本,另有大量其他佛经著作以及医学、历算、哲学等方面的书。

  日乌德钦寺一直信奉黄教(格鲁派),其组织机构与其它黄教寺庙一样,唯缺“谐翁”一职。

  白日寺

  白日寺,是红教(宁玛派)的三大主寺之一,按照一般的说法,三大主寺有扎囊县的敏珠林寺、贡嘎县的多吉扎寺,以及琼结的白日寺。

  白日寺位于琼结镇白日居委会一村东边的半山腰上,海拔3800米。总占地面积为6660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527平方米。该寺始建于公元十六世纪,创建人名为喜饶维色,一些史料中又记作第敦,即掘藏人。传说他中年时,曾从地下发掘出佛经,并加以弘扬传播,后来人们也叫他第敦。喜饶维色生于公元1518年,住在雅鲁藏布江江北的昌果地方。喜饶维色幼时学经,在佛教方面造诣很高。晚年以后,更加崇扬佛业,除了编纂经书之外,还在今白日乡修建了白日寺。白日寺修成后,于十九世纪做过一次较大的维修。

  始建时,白日寺的主要建筑有大殿、拉让、僧舍、伙房,总占地面积为1196平方米。均系石木结构,藏式平顶。其主体建筑大殿共高两层,占地527平方米。经堂为16柱,两根长柱直通二层,以承托二层和利于采光。佛堂很小,仅有两柱,供有该寺主尊红教大师莲花生,主尊两侧有其二妻门达拉娃和堪珠·益西措杰的塑像。另有大译师毗卢遮那铜铸佛像。

  白日寺在后期也进行过较大规模的维修和扩建,后被毁,建筑全部拆除,现在白日寺已重建完成。

  次仁炯寺

  次仁炯寺位于琼结镇东嘎村,海拔3850米,总占地面积19980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为390平方米。次仁炯寺为尼姑庙,始建于公元18世纪,创建人为贡钦·晋美林巴,信奉红教。寺内供有贡钦·晋美林巴左手塔、莲花生大师像,护法神为古纳思苏龙。

  次仁炯寺在最初修建时,得到了一位名叫兰巴次仁的老人的大力帮助,因为老人名字非常吉祥,所以寺庙建成后便以次仁炯为名,意为吉祥长寿。初建时,寺庙的规模并不大,仅有一殿。现在人们看到的次仁炯寺也是经过重建后呈现的。

  坚叶寺

  坚叶寺位于琼结县加麻乡坚叶村中,信奉黄教(格鲁派)。该寺始建于公元十一世纪,创建人名为格西扎巴。现存建筑主要包括佛堂、经堂、僧舍、伙房,这些建筑均布局在一个方形围墙内。佛堂内南、北、东三面经书架,存放手抄本《甘珠尔》、《丹珠尔》等经书。

  由于坚叶寺原始殿堂壁画保存完好,历史悠久,坚叶寺于2007年5月12日被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唐波且寺

  唐波且,藏文资料中常以索那唐波齐相称,意为大坝头烧制木炭之地。唐波且寺位于琼结县下水乡唐布齐村,海拔3850米,总占地面积18427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2505平方米。

  长期以来,由于河水的冲积,这里形成了一个较为宽阔的台地。肥沃的土地、便利的交通条件,使这里的佛教活动兴盛发展,主要开展的宗教活动有每年藏历正月初八“庆庙会”、藏历七月十三至十五的跳神舞。正因为此,唐波且寺在很多藏文史料中不乏记载。

  1988年,经有关部门批准,国家安排专款对唐波且寺进行维修。由于该寺历史悠久,殿内壁画保存较好,于1994年4月16日被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上一篇:揭开吐蕃故都面纱
下一篇:思索残垣断壁后的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