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清静与热闹并存 祖母热大院里的舒适生活

从来没想过搬出去

2016-08-05 11:19:13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史卫静 卢明文

今年59岁的德吉在这里已经住了快40年,从心理上已经非常依赖这个可以清幽也可以热闹的老院子。“就是喜欢住在这里,没办法。”德吉只能给自己这样一个解释。

  今年59岁的德吉在这里已经住了快40年。22岁时,她从老家墨竹工卡嫁到了祖母热大院里,又在这里生下了三个儿子,儿子们的小半生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如今,三个儿子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只有二儿子一家陪着母亲住在大院里。

  在阿里工作的大儿子只有在休假或出差时才能回到拉萨。每到这时候,平日里略显冷清的老房子就热闹了起来,三兄弟齐聚大院,陪着妈妈。“我们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对这个院子非常有感情,只有到了这儿才有家的感觉。”采访时,德吉的大儿子碰巧在家,他简单的表述中透着一丝这种感情已经深厚得压根儿不用说的意味。

  巷子窄,不方便停车;院子每天晚上11点就锁大门了,玩得晚了还得麻烦别人从里面开门……年轻人眼里老院子的各种不方便,对于德吉来说丝毫不是问题。不管是转经还是出门买东西,她的交通工具都是自己的双腿,没车可停;每天早上6点半就起床的她在晚上11点之前就回到家里准备睡觉了。

  “我就是觉得住在这里舒服,习惯了。”每次儿子们想要把德吉接到自家的大房子里享享福时,她总会这么说。德吉坦承,她从来没考虑过从这个院子搬出去,“这里的左邻右舍都熟悉了,平时转经、喝茶都方便得很。”她找不到自己要搬走的理由,而且她并不喜欢儿子们住的安居苑里冷冷清清的感觉,“自己家门一关,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着。”

  德吉从心理上已经非常依赖这个可以清幽也可以热闹的老院子,就连她的身体也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德吉也无法解释一个奇怪的现象:住在祖母热大院里,她从来没有生过病,可是一搬出去住,身体状况就明显不好。她还记得2009年,祖母热大院维修时,她在附近的白林居委会找到一处房子住了下来,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她一直都感觉自己病怏怏的,直到搬回祖母热大院,所有的不适都不治而愈了。“就是喜欢住在这里,没办法。”德吉只能给自己这样一个解释。

  从不过时的小巷游戏

  和八廓街里不少巷子一样,祖母热大院门口的巷子里,从来不乏游戏的孩子们,尤其现在是暑假时期。每次路过这里,玩着各种游戏的孩子总是把这条窄窄的小巷塞得满满当当。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还是十几岁的少年,说起小时候在八廓街的巷子里玩过的游戏都不外乎这几种:女孩跳皮筋、玩泥巴;男孩就是踢足球、拍篮球,玩各种球类;还有一些性别特征并不那么明显的游戏,男孩女孩都会玩,比如打王牌、丢沙包。

  时间不断流逝,八廓街上的潮流也在不断变化。每一代孩子在巷子里玩的游戏却并没有太大变化。你看着小巷里只有几个孩子,他们可能来自不同民族,在孩子的世界里,民族融合只需要一个诚意的邀请就能完成,即使不懂游戏规则,看两遍再试两遍就基本成熟手了。调皮的男孩子会一脚把足球踢到天上去,一脸坏相地等着看小女孩们怕被球砸到,吓得抱头逃跑的囧样。对面接球的小男孩儿调整各种姿势,到底是用头把球顶回去,还是先胸部停球,或者直接起脚踢回去,犹豫间,球已经从两腿之间溜走了。同伴们的嘲笑声肆无忌惮,被嘲笑的也摸摸头自嘲起来。

  运动量比较小的游戏就是打王牌了。所谓的王牌就是一张张印着各种图案的圆形卡片,一个人先放一张卡片在地上,另一个人将自己的卡片使劲摔在地上,目的是要将原来的那张卡片掀翻,这样就算赢了。你摔一下我砸一下,一来一往间,胜负已见分晓,输光了的不甘心,还可以再向赢者借上一些,继续血战,直到从各个大院里传出各家大人叫自己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喊,游戏才算结束。

  第二天又一轮循环再次开始,等这些孩子长大了,不会在巷子里玩游戏的时候,那些小小孩又会长到可以跑出院子到巷子里疯的年纪,大院周边的游戏声从来都不会消失。

上一篇:艳遇八月 拉萨最美的季节
下一篇:群巴大院 现代化生活一点儿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