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来到马尔康

2016-04-29 10:12:01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韩晗

对于许多到阿坝的人来说,马尔康是第一站。作为一座县城,马尔康并没有高楼,也没有广场,急流穿城而过,恍如世外桃源。正是因为这种简朴、安静,使得它拥有无穷魅力,吸引着四方宾客。

  容中尔甲苍凉深情的歌声,一路颠簸的客车与炽热而又触手可及的阳光,以及头顶上湛蓝的天空,构成了我2007年夏天的记忆。告别大学的日子,从一趟“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开始。

  虽是说走就走,但旅行的目的地并不是随意决定的,而是我神往已久的阿坝。

  尽管我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但很可惜,求学四年,我的时间几乎都放在了创作上,即使是旅行或田野调查,也总考虑千里之外的地方,因为我总认为成都周边是有机会去的。四年时间转瞬即逝,我把全国几十个古镇跑了个遍,唯独没有去看甘孜、凉山、阿坝这些离我最近的风景。于是,在刚刚拿到大学毕业证之后,我果断决定:一定要去阿坝看看。

  从成都到阿坝并不遥远,但路况却不敢恭维,盘山路、起伏路、桥梁、隧道接连不断。自古蜀道难,成都到阿坝这条川北之路尤其难。一路上,我一直在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活,我上大学认识的第一位同学叫阿旺德直,他就是阿坝的藏胞。阿旺曾不止一次地向我推荐他的家乡:“你看看大城市里,污染这么严重,人这么多,你啥时候去我们阿坝看看,青山绿水,住个十天半个月的,保证你有创作的灵感。”

  因为阿旺,我对阿坝有了非常热切的期待。虽与成都相去不过数百公里,但阿坝却是一幅典型的藏乡风貌,到处弥漫着酥油茶与藏香的气息。大渡河的支流梭磨河穿越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首府马尔康县城,使马尔康成为了一座近似于美国海滨小镇查尔斯顿(Charleston)的山城,街道虽不宽阔,但闲适恬静。

  马尔康虽然地处偏远,但向来不是化外之地。汉武帝时,这里曾是汶山郡所在地,归属大名鼎鼎的益州;及至唐宋,这里又是“羁縻三十二州”之一。羁縻者,乃唐宋对于少数民族的管理制度也,及至南宋至清,则改称土司制度。千百年来的羁縻之治使这里完整地保留了藏区风貌,这也是马尔康具备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基础。出生于马尔康的藏族作家阿来,正是以当地嘉绒藏族的生活及历史上的土司制度为背景,创作了长篇小说《尘埃落定》,并一举获得茅盾文学奖。

  对于许多到阿坝的人来说,马尔康是第一站。作为一座县城,马尔康并没有高楼,也没有广场,急流穿城而过,恍如世外桃源。正是因为这种简朴、安静,使得它拥有无穷魅力,吸引着四方宾客。

  我在夏天抵达马尔康,这个季节的夜晚正适合散步。这座小城虽然没有什么蜚声世界的名胜古迹,但它的小巧简单却使其别有一番味道。与成都相比,马尔康是安静的,它宛如一位娴静的藏族女子,在认真地倾听着世界的声音。

  马尔康的路灯逐渐点亮,我给阿旺发短信:“我在马尔康,这是一座值得来的城市。”

  阿旺的回信是简短而有力的两个字:“没错。”

上一篇:户外天堂“莲宝叶则”5月起免费对外开放
下一篇:“自驾去米林”的N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