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冯文超:天路的色彩

2016-04-25 09:34:08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冯文超

从昆仑山口到唐古拉山,一路上大多是单调的刺眼的白,这是桀骜不化的冰雪的颜色。在这冰雪天地里,你突然见到碧绿、鲜红、紫丁丁、黄生生的一大堆鲜活颜色,那么缤纷和生机勃勃,叫人惊喜莫名。

  从昆仑山口到唐古拉山,一路上大多是单调的刺眼的白,这是桀骜不化的冰雪的颜色。它不是美白,是锃亮的刀锋。就是到了蓬勃生长季节,草滩上看到的绿色也非常有限。

  在这冰雪天地里,你突然见到碧绿、鲜红、紫丁丁、黄生生的一大堆鲜活颜色,那么缤纷和生机勃勃,叫人惊喜莫名。赵师傅送来的菜,就是这样的颜色。那些菜像温室里刚摘下来的一样。这样的颜色,这样的菜,真舍不得吃,想一直这么望着,让它漫漶滴沥到心里去,真是和氧气一样宝贵,养眼又养心。“看见这些菜,就像看到城市了,看见春天了!”守在这里的铁路汉子这样说,粗犷的心里现出温柔来,像见到了约会的女友。

  送菜的赵师傅叫赵军让,四十多岁,矮个子,开朗又干练,是铁路上一名老汽车司机。看着这场景,他也咧着嘴,点燃一支烟,舒心极了。他真想好好睡一大觉,可现在不能睡,还得和那辆冰熊保温车接着往高处爬。高处不胜寒,他要去送春天,一直送到传说能伸手抓天摸星的唐古拉。等把菜一一送到,他才能躺下来。

  最早送菜,到一个小小的铁路工区,卸菜时,菜箱里有一片萎黄的菜叶,一个工人把它扔了,想想又去捡了回来。这让赵师傅心里很震撼。在这种地方,菜比玉石还贵重。由于海拔太高的缘故,许多人检查身体时发现缺碘,单位还特地给大家配了香蕉,它含碘多,可又最怕冻。他说,我能开好车,也能调好保温车的温度,不使一片菜叶变黄变烂。果然,过了一星期,他送来的菜,一打开箱子,那些红绿黄紫更新鲜,犹如刚摘下来一样,叫人惊叹!人们不知道,为了调好温度,他多次钻进保温车里感受气温,他需要一个春天和煦的温度,太冷太热都不行,一遍遍试,终于从脸上感受到了那种拂面而来的桃红柳绿的气氛。一路上,他也随时根据天气调节着气温,看见降雪了,就用棉帘把车顶的通风机包住,尽管汽车在寒冬猖狂的风雪里穿行,但车厢里还是躺着暖融融的春天。

  这条青藏公路,翻山越岭,像条长长的哈达,但可不是光有诗意的,在冻得脸上起疮的气候里,它不是平坦坦的一溜平,让你放心地飙车,而是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因冻起了凸凹。公路上随时也会积满冰雪。一次送菜路上,保温车出了故障,抛锚在路上了,穷冬烈风,突然又下起了雪,风雪呼啸着,气温骤然下降,冻得他瑟瑟发抖。担心车里的菜,没办法,他只好打电话要救援。离他最近的线路工区的人,在铺着冰雪的路上以最快速度赶来。每十分钟,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老赵,没事吧?坚持一会!当救援车开到时,一片问候声:赵师傅没事吧?那一张张因高海拔变得发青、发红的脸,手里端着的是热水、急救的药,还有装在保温饭盒里的滚烫的鸡蛋汤。他们送给他的也是一个火热的春天。

  将心比心,他觉得他们更艰苦。他们就是天路上那两条锃亮的钢轨,是一根根枕木和一块块道砟,从昆仑山一直铺到了四季冰雪的唐古拉。

  又一个落雪的日子,他开着这辆冰熊慢慢爬到风火山时,雪愈大了,群山的沟壑变成一道道雪豹纹,戈壁滩上,风雪纵横激荡,如无数雪豹奔扑咆哮,车子不走了,是那个小小的柴油滤清器被冻住了,公路上就他一车一人,烟雪迷茫中,看见了一个黑点,哦,那是藏胞的帐篷,就踩着一脚深的积雪赶过去。那里燃着温暖的牛粪火,奶茶暖了他,滤清器也烤热了,没想到走了几公里又冻住了。他用自己喝的热水烫,不起作用,最后一急,干脆解开棉大衣,用自己的胸口焐,像怀抱着一个冻得脸色发青的婴儿,焐热了,他的脸也发青了,吞食了几粒抗缺氧的胶囊,车又开动了。行至可可西里大草滩时,他猛然见到雪白的路面上一个黑家伙像路标一样立在公路中间,不好!这是头大野牛!赶紧刹车。

  看着它瞪着酒杯大的眼睛,颈上的鬃毛竖起来,像面黑色旗帜,发怒地盯着眼前开来的这辆车。看那家伙肯定是失恋了。春天野牛发情,它争夺不到母牛,就脾气暴躁起来,变得动辄爱攻击。它像拳击师,像摔跤手,像个即将冲来的小坦克,如果被它那么一顶……

  老赵也害怕,一股汗水顺着他的头皮往下淌。他紧盯着野牛,紧握方向盘一动不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关键时刻来了救星,突然身后传来汽车喇叭声,这是一辆大马力的大半挂车,笛声分贝很高,响得刺耳膜,让人心悸,这辆车司机见老赵的车停在中间挡道不动,就不高兴地拼命按喇叭。老赵却很高兴,因为他看见野牛慌乱了,终于一扭屁股跑到草滩上去了。

  当白色的冰熊顺利开进一个个线路工区时,工人们看见那一箱箱装好的冒着春天气味的新鲜的菜和水果,再看看老赵冻得肿起来像面包似的脸,嘴唇青紫。都望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把一双双手伸给他。

  老赵有张照片,那是他正在开车送菜,鼻子里插着氧气管,神情从容。这是大境界,在这世界高处,生命也脆弱,生命也坚强,有不少人一上路就害怕,可老赵知道,心态重要,干好一件事要有好心态。老赵也是普通人,来到这天路上开车,工资也高些,他要养活身体不太好没工作的妻子,还要供孩子上学,他说心态一定要好,干什么工作都要干好。


 

上一篇:西藏唯一的天主教堂
下一篇:遍地传说的徒步胜地——桑普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