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那一朵淡淡的桃花

2016-03-23 10:00:42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涂兴佳

以前,我不知道珊瑚为何物。自打有了那次西藏之旅后,我肤浅的认知才有了改观。

  以前,我不知道珊瑚为何物。自打有了那次西藏之旅后,我肤浅的认知才有了改观。

  我是一个人去的西藏。

  长长的列车载着我这颗年少轻狂的心,离故乡渐行渐远。没曾想,在车上居然邂逅了一位健谈的彝族女子,裙裾坠地,皮肤是那种常见的小麦色,给人以健康的感觉,明亮的眸子闪出智慧的光泽。坦率地说,她并不是那种风情万种的女子,正当我顾盼神飞时,她咯咯地笑问:“你在想什么呢?”她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让我对她说些什么好呢?说事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还是我内心奔腾的汹涌澎湃……

  车窗外的风景在不停地切换,美得让人目不暇接:奔跑的藏羚羊、急急掠过的牦牛、惊慌逃向巢穴的肥硕的土拨鼠……此时此刻,我的心早已飞到那灵魂栖息的殿堂。西藏——你该是多少人为之神往的一方土地啊!

  一路风驰电掣。

  一路谈笑风生。

  我也因此知晓了些许有关她的故事。毫不夸张地说,她是一位颇有资质的驴友,背上简单的行囊,便能浪迹天涯。她毕业于西南传媒学院。后来,又转攻导游,现在已是一家大报的专栏作家,此次是去西藏采风的。她博学多才、见多识广,让我领教到她绝非是一个泛泛的女子。诚然,她也并不是那种从纳兰词里翩然走出,踏碎雕花日影的长廊来与我相伴的女子。不过,我心灵深处,还是按捺不住一股暗潮的涌动……

  车过格尔木,没想到我的高原反应竟是如此强烈。尽管先前也曾上网查过一些资料,且做了十足准备,但还是猝不及防,堂堂七尺男儿就这样被击倒了。是她——一位素昧平生、萍水相逢的女子,跑前跑后,像精灵一样照顾我。

  从她焦灼的眼神和热切地期盼里,我看到了怜惜与友善之外的另一层感动。外表木讷的我内心涌动着多么丰沛的潮水啊!

  在大昭寺,我遇到了几位同乡,准确地说是儿时的玩伴。他(她)们拉我到一边,不无调侃地说,你小子千万别花心噢……这群世俗的宅男宅女们,他(她)们又何以知晓,我们是因共同的追求而结缘,骨子里流动的绝非他(她)们意想中的坏水。

  没曾想,平素里连大声说话也缺乏勇气的我,居然在雪域西藏这片风情粗犷的边陲引吭高歌。我们手拉手,在日喀则尽情地嬉戏与奔跑,世界仿佛因我们而活力四射无限美好。她并不吝惜自己热情的拥抱,我们相谈甚欢!相见恨晚!

  很快,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她要积累素材,继续采风,而我不得不结束那段刻骨铭心的难忘旅程。临行,她送了我这枚至今仍在胸前佩戴的紫色珊瑚……

  车过昆仑山玉珠峰时,我收到了她发来的短消息:首先,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们毕竟只是两颗临时错位的流星,注定只能是昙花一现的美丽,我送你的这枚珊瑚,本是我最爱;你憨憨的笑和还带着你体温的香囊,我会深深地珍藏,希望你能重拾自信……

  此时,车载音乐正播放着风儿乐队的成名曲《桃花劫》:你轻轻走过/我从云端跌落/迷失自我/分不出对错/无影剑劈不开 /桃花一朵朵/造物弄人/只剩我躯壳……

  此情此景,我泪流满面……

  我是一个感性的男子,任何触动都会让我热泪盈眶,透过莹莹的泪光,我仿佛看到了小小珊瑚上那朵忧伤的桃花在淡淡地开放……

上一篇:色尔古藏寨猛河河畔一颗璀璨明珠
下一篇:满园春色挡不住 波密桃花醉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