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色尔古藏寨猛河河畔一颗璀璨明珠

2016-03-21 11:30:02   来源:阿坝日报   作者:施之川

色尔石藏寨,嘉绒藏语意为“盛产黄金的地方”,全寨共分上寨、下寨、娃娃寨三个部分。色尔古藏寨历经了沧桑,沉淀了黑水独特的民间民族文化,成了猛河河畔的一颗冉冉升起的璀璨明珠。

  随着翻开的日历来到3月份,春天的气息越来越近。当冰层破裂,朵朵山桃花绽放,柳树吐出丝丝嫩芽的时候,笔者一行驱车穿越茂县境内,从小两河口沿着猛河逆流而上,没过几分钟后,朝公路右边山坡上放眼望去,一座悬挂在山崖上的古朴藏寨村落特别醒目,赫然映入眼帘,这就是有着“嘉绒第一藏寨”美誉的色尔古藏寨。

  远远望去,可以看见河对岸的色尔古藏寨沿山势而建,像碉楼,像中世纪的城堡,从藏寨村落中依稀可以听到鸡鸣狗吠之声,也可以看到村民煮饭升起的袅袅炊烟。

  要揭开色尔古神秘的面纱,还得亲自到寨子里去走一走。经过一座经幡飞舞的大桥,我们沿着一条幽长的小径,来到藏寨人家最集中的山头,一条七折八拐的小巷,将几十户人家珠串起来。通过这条幽远而神秘的小巷,可以到达任何一家。沿着小巷迈步前行,我们的脚步时而印在农家的房顶,时而穿过另一家的房基,时而踏在凌空的栈道上。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在情人树下吹着悠扬的“什布里”,诉说藏寨幽远的历史。

  向导告诉我们,色尔石藏寨,嘉绒藏语意为“盛产黄金的地方”,全寨共分上寨、下寨、娃娃寨三个部分,呈犄角之势,每个寨子拥有自己的卡斯达温锅桩坝,三个寨子共用一个接引石。建造伊始,就建成了百年而不衰的碉堡式工艺住房、神秘的地下迷宫通道等,构成了奇特精湛的藏族建筑艺术,同时考虑了民用和军事功能,可以说色尔古藏寨就是一个易守难攻的战寨。穿行在迷宫似的城堡内,天空只能从几处采光的天窗窥见,一沟溪水时隐时现。

  藏寨依山脊修建,居高临下。碉楼用片石蘸黄泥浆砌墙,每间房屋都是三层。碉楼底层稍大,逐层斜上,呈台柱型,基础坚固,冬暖夏凉,修建百年而不垮。刻绘图腾图案是色尔古藏寨一大特色,每家门楣上方的方形石板都刻绘着牛头、羊角、鲸鱼、鹰、虎、日、月、莲花等色彩鲜艳的图案,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户间小巷由片石镶嵌,阶梯密布,纵横交错,初临其中,如进八卦。整个藏寨结构严谨,户户相通。一条清澈的溪水与寨楼相连,一旦发生意外,水渠则与空中防御体系、地下通道共同构成安全通道和打击敌人的重要阵地,维系起坚不可摧的立体防御体系。

  在建筑结构和外观上,寨内每家每户的房屋外在简洁坚固,内在分为上下2-3层,以窄小陡峭的木梯相连,粮食等储备于专门的粮仓中或挂在木梯间上,别具风格。屋顶平坦宽敞,视野广阔,可看见整个河谷和气势奔腾的猛河水。平时屋顶用以晾晒玉米等物,也可充当娱乐场所。每家每户屋顶可以连通,正所谓入一家屋,可通百家。核桃树、苹果树、仙人掌等枝叶阴影投射到灰色的片石墙壁上,斑驳诗意,给人无限遐想。

  历史上,色尔古藏寨在地理位置上发挥了重要的战略作用,与瓦钵梁子山这道屏障共同形成了一个“一寨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因而屡屡被用作囤兵积粮之地,既曾面朝南面防守过外敌入侵,也曾掉头往西防守黑水县其余地区。在红军长征过境和解放军剿匪、解放黑水的时候,色尔古都留下了赫赫名声。

  色尔古藏寨是一座建在山谷两岸斜坡上的村落,地势的差距使得房屋彼此错落,丰富了建筑的空间语言,像一首悠悠扬扬的多声部民歌。相连相依的房屋全是用灰色石头建成,靠着大山,沿着山势铺开,到河边的苹果林才停下来。在繁叶碧水的春夏,它显得宁静而美丽,在山枯水瘦的秋冬却显得坚毅而粗犷。

  在色尔古藏寨,历史与古迹,神话与传说,景与物串连着古今与未来。至今仍保留着独特的嘉绒文化生活和奇特习色尔古藏寨,一个曾被旅行者遗落的地方,一处充满浓郁嘉绒风情的寨子。色尔古藏寨也并非牢不可摧的,它经历了5.12的洗礼,最高处的几间碉楼有所损毁,但留在那里的断壁残垣已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随着藏寨灾后重建的完成,古老的寨子再次生机勃发。

  今天,越来越多的省内外乃至外国游客和中央、省州媒体至此领略其风采,感受其独特的藏式建筑文化、民俗风情,体味古朴自然的藏家田园生活。色尔古藏寨历经了沧桑,沉淀了黑水独特的民间民族文化,成了猛河河畔的一颗冉冉升起的璀璨明珠。

上一篇:康定城 万物皆有精神的美丽所在
下一篇:那一朵淡淡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