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香雪纷扬的昌都

2016-01-20 11:24:05   来源:西藏商报   

直至遇见昌都,才有幸见识了雪色浪漫。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真正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不在别处,就在雪域高原,就在大美昌都。

  大雪飘飘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没有来由的就是喜欢下雪的日子,爱她的洁白无垠,爱她的冰清玉洁,爱她的纷纷扬扬,她的到来将世界变了模样,多少童话因之而来。

  雪花,无论是哪里的,总归是美好的。南国时有飘雪的时候,雪粒稀稀疏疏,还夹带着冷冷的雨,伴随着湿乎乎的风。北方的雪来得要烈一些,像是喝过二锅头的老炮儿,絮絮叨叨,实在是实在,总觉得缺少了诗情和画意,不够灵性雅致。

  直至遇见昌都,才有幸见识了雪色浪漫。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真正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不在别处,就在雪域高原,就在大美昌都。铺天盖地的雪花迷了我的眼,铺天盖地的寂静慌了我的神,站在这茫茫天地之间,顿觉自身蚍蜉般渺小。

  一早起来拉开窗帘,迎面而来的冰天雪地直勾勾沾住了我的眼睛。昨夜不知何时下的雪,竟然这样大,边坝县就这样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县道上,屋顶上,远处,近处,莫不在白雪的怀抱中。踏着雪出门,耳畔是咯吱咯吱的欢响;寒风吹过抑或鸟儿飞过,惊动了树枝上的雪,雪簌簌落下,落在我的发髻上,跑进我的脖颈里,柔软而清寒。

  最美的风景依然在路上,此话不假。从边坝去往丁青走的是盘山公路,一路上我们都忘记了自己走在悬崖峭壁上,忘记了脚底下的路是否踏实。在这里眼睛是不够用的,恨不得把那大气磅礴的雪花以及一切美景打包带走。

  云雾长了飞毛腿,瞬间爬上山头。那原本身披泠泠青松的巉岩又被透明的轻纱缠绕着,刀劈一样的山,水流一样的雾,一半是铁血男儿的刚直不阿,一又是温婉女子的柔情似水。

  站在高处俯瞰,这个世界只剩下雪之白和松之绿。山沟沟里那一片片白和一丛丛绿极具层次美感,越看越像钢琴上的黑白键,仔细听,还有悦耳的琴声呢!云雾也不甘寂寞,从四面八方赶来聆听,不遗余力地扭动着柔曼腰肢,为琴声跳着伴舞。

  近看这光影中的雪有种失实的感觉,厚厚的柔柔的,好想直接躺在上面做个香甜的梦。阳光照射下来,明暗光影的交错让这幅画看起来更有质感,不知道善于捕捉光影的莫奈见到此番情景会有怎样的感慨,又将会用怎样的笔触来进行描摹?

  离开昌都一月有余,而我总会忆起那日雪域高原的点点滴滴。洋洋洒洒的雪花,层层叠叠的青松,轻舞飞扬的雾气,蓝得耀眼的天白得耀眼的云,一切的一切都像梦,然而这又不是梦,这就是昌都真实存在的美!

  长时间看雪要戴着墨镜,以免导致雪盲。这是因为白茫茫的雪地对紫外线的吸收较少,反射性强。当强烈的紫外线射入雪地或人眼后会发生光化作用,时间一长眼睛就会出现严重的微光,流泪,还伴有强烈的灼伤感,剧烈疼痛。如果不幸患上雪盲症的话,应立刻到黑暗的地方,蒙住双眼,一段时间后才能慢慢恢复。 (昌都旅游)

上一篇:西藏古道有几条
下一篇:勇士山脚下的村落——八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