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藏药与藏香 所属分类:百科 > 其他

藏药与藏香 西藏医学体系中,被采用作治疗用途的药材种类极多,其中包括植物类、动物类及矿物类药材逾二千种之多。在这些药材中,有部分也是中医所采用的药材,但也有好一部分是西藏医学常用而中医并不采用的。在中医药物中,草本药材占了绝大部分,多用作方剂成分,让病人回家煎熬成药汤;藏医则使用矿物类药材较多,且多把原始药材预先制成成药,如药丸、药散、膏油、冲剂等,极少如中医般把原药材交给病者自行制成药汤的情况。

  在西藏和平解放前,藏医学生必须随师学习采药、辨认药材、炮制药材及制药。他们对采药有极严格之要求,例如寒性草药必须采生长在寒凉之地者,燥性草药必采长在阳光充沛之地者,绝对不用生长在不适当地方的草药,甚至还要守候至适合的节令及时辰才采下,以确保其药性精华凝聚至浓。

  西藏医学认为任何一种药材均有其药性及毒性并存。采回来的药物,必须经“水法”或“火法”处理,把药性增强及毒性减弱。这些药材被制为丸、散或膏等成药,其中配方内各成分分为“君”、“后”、“臣”及“百姓”等类,主方称为“君”,辅方为“臣”、  “后”及“百姓”等。

  一颗藏医成药,多者可以有逾百种原始药材成分在内,成药的配方更有上万种之多。各种药材被依药性、药效及药味而分类学习及依类使用,例如寒药退热、燥药驱寒、苦味者降火、性重者治心神不安等病情。此外,藏药中还有一系列用作治病及日常保健的珍贵成药,其中采用之药材包括天珠、金、银、珍珠、珊瑚等珍贵矿物及动物类药材。这系列被称为“宝丸”的成药,是藏族人送礼自奉的珍品,疗效奇大,深受藏族人称许,其中好几种更因其奇效而被国内医药卫生部门选为专题研究科目,多次获国家科技成果奖及优质药品奖,现今更普及至几乎任何城市的药房都能买到。

  西藏对于供佛用的香,重视程度及制造严谨之程度并不亚于其制药传统。藏香采用佛经中记载的古方,以沉香、檀香、丁香、木香、当归、肉桂、没药、甘香、菖蒲及红花等20多种乃至百多种天然香料及药材合以金、银等珍贵矿物制香,其中不含任何化学香料,而且各成分之比例及处理方法均有严格规定,不同于内地商业香庄的制香态度。在西藏和平解放前,西藏的香厂每年还会被有关部门查验制作过程及确保成分与比例符合古方,绝对马虎不得!由于其成分包含多种既是香料也是药材的原料,而且古方中亦已顾及使用者的健康,藏香对嗅者的身心同时也有安神益智、预防流感、定惊、令心绪安宁及消毒等妙效,对使用者有很大的好处,并不同内地市面上售卖的商业化学香料。

  现今在市面上,有多种称为“藏香”的商业产品,它们并非这里所说的真正藏香,与西藏制香传统亦没有关联。近年来,也有不少佛教徒以印度香供佛。这些印度香成分中亦有不少化学香料,对身体无益,而且有些更采用罂粟等具迷幻作用的香料(这是印度教制香传统中的配方成分之一,对嗅者之心神有某种影响)。严格地说,这些印度香是佛教徒不可采用的。在和平解放前的西藏,寺院中大多严禁供奉这些印度香枝。

  西藏文化中还有另外几种类别的香:沉香三十一味是一种以药材制成的香枝,嗅用可以防止传染病、定惊安神、消毒、调气及有助禅定,磨粉混入酥油推拿外用可用以治高山症等病;药香( Men-Tsang)功用与沉香三十一味大致一样,但呈粉状,可直接嗅用。这两种香多用于治病及清毒用途,用者每天早上点燃嗅用,不太用来供佛。各寺院又常会自制一些主要以柏树枝叶加工及诵咒加持而成的香粉(如大藏寺所出之“怙主熏香”等),可用作佩戴、嗅闻、冲水泡饮及供佛,其性质与功用又不同于普通的藏香。在甘丹寺地区,出产一种“甘丹薰香”,据说是500多年前宗喀巴大师剃头后弃置头发之地所长出的,熏烧嗅闻有多种奇妙的益处。

上一词条:藏医 下一词条:普兰“飞天”服饰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