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 所属分类:百科 > 其他

藏医 近年来,随着国内西部大开发计划、人类崇尚自然的风气及国际间的“西藏热潮”,西藏医学越来越被重视,不少洋人也开始学习这门历史悠久而带着不少神秘性的医学体系。

  西藏医学与佛教是紧密相连的。在佛法传入西藏以前,藏医学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有的只是来自生活经历的片面医疗保健常识。

  在公元7世纪,由于内地文成公主入嫁西藏,中医学便传入藏地。文成公主的丈夫藏王松赞干布又礼请了许多印度、波斯及希腊的资深医师入藏交流,极力促广医学之传授,遂形成了兼具中原、西藏本土、希腊、印度及波斯等医学长处的独特体系,亦即西藏医学的雏形。后来的赤松德赞王,又再延请印度、中国内地、希腊、波斯、尼泊尔、土耳其及克什米尔的博学医师入藏教授,互相印证交流,令西藏医学更上一层楼。

  在大约同一年代,西藏出现了一位被后世称为“医学之父”的杰出医师玉妥云登贡布。玉妥的祖上三代都是御医,所以自三岁起他便钻研医学,一生中走遍印度、西藏乃至内地遍礼中外名医学习,最终编著出大批医学典籍,如著名的《四部医典》,对两藏医学贡献至深。

  藏医理论有部分与中医近似,讲究平衡、脉理、时令五行等概念。在藏医中,认为人体内有气( Lung)、火(Khripa)及黏液(Bankan)三元素,它们各自在统管人体某些功能。在某一元素过盛或过弱时,便会导致整体平衡之失调,人体便会生病。藏医的工作,便是透过诊断找出失调之原因,再由各种自然方法令各元素重复平衡的状态。

  比起中医学,藏医对天文地理及时令之重视及研究可说来得更深。在诊断、治疗、制药及采药时,藏医都必须考虑季节变化、时令五行乃至天体及地理因素等等。故此,天文历法是藏医学员的必修科目。藏医学中的天文历法学甚为精确,在1986年,拉萨的几位历学专家,只利用一个简陋的沙盘及类似珠算盘的筹码工具,便计算出该年度的日食时间,而且计算结果与由南京紫金山高科技天文仪器所得结果仅相差两分钟之微,令当时的官方科学家震惊了好一段日子!

尿诊


  在西藏医学的诊断学及治疗学中,虽然可见明显的中医理论影响,但却同时有着其独特及独到之处。

  中医采用望、闻、问、切手段诊病,藏医学中亦有相应的诊断方法。但在藏医学中,其色诊方法(以眼观断症)是尤其独特的,特别是它的尿诊之惊人准确度。

  所谓“尿诊”,即医师透过观察检验病人的尿液,从而判断病因、病情及体质状况。在尿诊时,医师必须仔细对尿色、尿味、尿泡、热度、蒸气挥发及尿液中之沉淀物等各方面细节辨别断症。在慢性病及长期疗程中,这种尿诊还要进行多次,以令医师判断药物是否正在发挥医师所预期中的作用。

  笔者曾在印度见识过一位名藏医的尿诊功夫。当天上午,笔者与友人手持一瓶新鲜的尿液,在医师的家门前排队看病。医师在我们等了没多久后推门送走一位刚看完病的访客,只斜眼对笔者友人手持的尿液(在玻璃瓶中)瞄了一眼,便对其他在等候的病人说:“这位朋友病情严重,让他先看病吧!”便径自转身入屋。入到室内,医师也未对尿液再多看一下,便一五一十把友人的病况及十多年来的病历详细道来,无一不知,就连友人正在服何种西药也能一一指出。一连几天,笔者的友人都去看病,这医师连笔者友人每天吃什么食品也说得出!

  在西藏医学中,除尿诊等望、闻、问、切方法外,还有一些旁支辅助的诊断法,例如,由病者的梦境判断他的心理状况等,堪称全面。

特别的几种外治方法


  除了食疗、改善生活习惯及药疗外,藏医在治病时有时采用颇为特别的几种外治方法,例如金针及放血疗法等。

  金针疗法 使用以纯金打铸的粗针,每根只能用数十次。医师先用线在病者头顶交叉量度穴位正确位置,然后把金针在头顶中央刺入,在金针的顶端裹上艾草或其他草药而燃点,让草药的热力透过针身传入穴位。在治疗后,穴位会流出脓血。这种疗治方法对中风、脑膜炎及神经系统病症十分有效,笔者有好几位友人的重病也是透过金针疗法而痊愈的。

  放血疗法 是指在身体特定的穴位释放血液,用作热症、麻风病及瘟病的治疗。医师必须配合时令及天体运作规律,在适合的日子才对病者进行放血治疗。在治疗前几天,病人必须饮用一种称为“三果汤”的药液,把好血与病血分开。依藏医理论,这种汤能令好血继续循环,而令病血凝聚在某些穴位。适合放血的穴位有近百个,医师视病因而选择放血之脉穴,以手术刀切出一个小孔让血液流出某分量便止血包扎。在一次成功的手术中,伤口会先流出病血(在不同情况下或呈带黄色、淡红色或深红色,或过稀或过浓),然后便见正常的血流出。在好血开始流出时,代表病血已清,医师便可终止放血。

  外科大手术 除以上外治方法外,西藏医学还有整套外科大手术理论,而且早已采用。但在1 000多年前,一位太后在接受手术时身亡,自此外科大手术便被禁止实践,成为一门只会被研究而不会被采用的学科。

医画


   藏医学的教授方法,多为师徒间的相传,而且涵盖由采药、制药起的全套学问与实践。值得一提的是,西藏医学中有一种称为“医画”的教学工具,全套约百幅之多,绘工精美。在中医及西洋医学中,固然亦有骨骼、经脉、血管及内脏图解等工具,但西藏的医画涵盖范畴却更为广泛,连医学历代师承、脉理,药草及药性、诊断方法、治疗方法、医德、天文历法、星体运行规律乃至胚胎发育都有详细图画,可说是几乎包括了整个西藏医学体系在内。

\

\

\

\

\

\
\

今天的藏医


  在今天,围内的藏医发展甚为迅速。在北京、青海、甘肃、厦门、深圳等地,都设有藏医诊所。在西藏等地,藏医的培训亦可说理想。拉萨的藏医院,每年门诊量高达30万人次,设有十二主科及二十多个专科,又引入了大量西医所用之先进诊断仪器以作参考。拉萨的藏药厂,年产数百种成药共7000多公斤。在青海、四川、甘肃等地,亦有具水准的藏医院、藏医学院及藏药厂,规模亦日益壮大。近年来,有好几种西藏成药更成为广为人采用的药品,在全国几乎任何药房都可买到,其中有几种成药更得到全国医学科技奖项。

  在国外,今天也见到印度、瑞士、英国等国家成立了藏医研究所,更开始培训洋人藏医。西藏著名的措如•才朗大医师,近年来经常被邀至西欧国家演讲及授课,深受西方医学界之尊重。

  西藏医学历来把医德视作医学中最重要的一环。笔者在近几年来参观过印度及国内西藏、四川阿坝州、青海等地的多间藏医院,喜见国内外的藏医院仍然保持了这种优良传统,对贫者及老者一律减价或免费诊治施药,制药的厂家亦多只由药材成本因素定价,不会把市场需求及销售情况与药价挂钩以谋更高利润。笔者的佛法老师同时也是一位名医。笔者在15年来,从未见家师向病者收取一文钱诊金或药费。这种医德,现今在其他医学体系中已不多见!

 

上一词条:恒转不息的经轮 下一词条:藏药与藏香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