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马背书记”罗布顿珠

2016-12-08 11:16:48   来源:半月谈网   作者:王恒涛

“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我就读书;找不到方法的时候,我就下乡。”他在昌都工作5年,行程14万公里,跑遍了1142个村。

  清晨6点,西藏东部的昌都市还沉睡在静谧的梦乡中,他会起床走到街上检查公安工作;他用激将法和哲学课“征服”村干部,巧妙化解多年的矛盾纠纷;他让藏猪与野猪交配,为群众找到新的致富思路……他就是昌都市委书记罗布顿珠,当地干部群众眼中的“智多星”。

  “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我就读书;找不到方法的时候,我就下乡。”他在昌都工作5年,行程14万公里,跑遍了1142个村。他的交通工具有汽车、摩托车、骡马,还有双腿,甚至骑坏了一匹拿过赛马亚军的马。于是,当地群众又称他为“马背书记”。他用许多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又非常切合当地实际、行之有效的“土方法”团结各族人民共同奋进,在贫瘠的“三江”河谷(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里,将昌都这座历史名城建成和谐稳定、特色产业崛起的进取新城。

\
西藏昌都市委书记罗布顿珠 文涛 摄

  把皮球“踢”给群众,文武双运化解纠纷

  “修查阿达、俄培嘎扎,你们两个不是喜欢领着群众打架吗?我给你们一人一根棍子,当着大家的面放开打,一切后果由我负责!”正在和大家说笑的罗布顿珠,突然把两位村干部的手拉在一起说。阿达和嘎扎接过棍子,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大家,一动也不敢动,满脸通红,僵在那里。

  这是罗布顿珠在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调解两个村之间纠纷时的场景。让村干部打架是他的第三步棋。第一步,把40多名村干部全部请到乡里,以犒劳名义陪大家吃自助餐。第二步,饭后和强壮的干部、群众掰手腕。只输给了一人后,他得意地举起了双手,“你们这些康巴人连我都赢不了,算什么康巴汉子!”

  “不敢打是不是?这说明你们也能自控嘛!看看你们,天天拿着佛珠,嘴里念着经,不给国家做一分钱贡献,一年拿几千元惠民补贴,有什么脸闹事?”罗布顿珠借机“教训”这两个村干部:“村里的事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去!”

  “书记,你要是能从这里断开,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闹了。”二人说着,立起手掌从鼻子中间笔直划下去。罗布顿珠知道,这是当地藏族群众要求绝对公平处理的手势。

  “好呀!你们出去捡两个一模一样的石头回来。只要你们能办到,我就按你们的要求办。”尽管到处都是石头,两个人找来找去,还是空手而归。“世界上根本没有一模一样的东西,我怎么给你们绝对公平断案?”两个人理屈词穷,乖乖地在乡干部带领下签订了一个和解协议,至今没有发生反弹。

  江达县政协副主席、波罗乡党委书记四朗旺修说,从2006年开始,上述这两个村因为林地闹纠纷。县乡反复处理,连最有名的活佛都出面过,也没办法。“书记一天时间,让群众自己化解了闹了八九年的纠纷。把皮球踢给群众这个工作方法,让我们大开眼界。现在,我们也不再大包大揽处理群众纠纷,经常让群众自己来协调。以前这里四季有纠纷,今年是近十年最平静的一年,乡里开始进行旅游开发、电力开发,发展木雕木刻、藏猪藏鸡养殖。”

  罗布顿珠这样解释自己调解纠纷的思路:康巴人有两个特点很明显,一是好勇斗狠,想说服他们必须要有决心和勇气,不能软绵绵;二是认理不认人,他们认为抓阄或者一劈两半是世界上最公平的道理。吃饭是先把他们拉到身边来,让他们接受你;掰手腕是斗勇;让他们当着大家的面打架,是为了彻底摧毁他们尚勇好斗的恶习;捡石头是斗智,告诉他们世界上没有他们认定的“死理”。

  依法治藏:

  凡和必扶、凡闹必纠、肇事必惩

  芒康县莽岭乡上莽岭村、下莽岭村与帮达乡金珠村相邻,1967年以来因草场资源纠纷多次引发矛盾,甚至惊动过国务院。2012年5月16日,当地部分群众聚众越级上访,要求把草场恢复到1959年的状态。

  当时,上访群众一拨在县城,一拨在昌都,还有一拨准备到拉萨上访。县里无法调解,电话向罗布顿珠告急。对莽岭乡的纠纷,罗布顿珠在下乡调研时听说过,也认真梳理过当地的史料。他当即告诉县委书记,当地和平解放前是土司制,群众没有任何财产,要想回到以前状态,首先停发惠民补贴;同时搜集固定证据打击组织闹事的黑手。

  芒康县随即组织了20多人的协调小组,对群众进行法治教育,讲历史讲现实,并明确告诉当地群众,解放前农奴一无所有,所有人畜和草场都属于土司。既然想恢复到1959年状态,先把政府的惠民补贴停了(当地群众人均一年2000元左右);牛羊等财产暂时寄存在大家手里,视情况而定;正在建设的基础设施停工以观后效。

  芒康县委宣传部长李郁钾曾任莽岭乡党委书记。他说:“当地部分群众抱着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期待大闹大解决。结果,一看县里这阵势全傻了,都老老实实说出了村里的情况。”原来,上莽岭村里有几个上访组织者,以维修村里的拉康(小型宗教场所)为名,先后两次组织群众集资28万元,一部分钱用于购买非法枪械,一部分以上访为名旅游挥霍。

  随即,工作组迅速组织公安机关搜缴了枪支;法院依法对背后组织者的违法事实予以刑事判罚,并对11人进行集中法制教育。一场大规模的非正常上访就此烟消云散。

  “根据中央提出的依法治藏,市委明确提出‘凡和必扶、凡闹必纠、肇事必惩’的协调发展理念,这是符合藏区实际的选择。”罗布顿珠说。

  一头猪和一只羊的故事

  “书记,现在野猪泛滥成灾,大量毁坏庄稼,群众意见很大。”2013年春季的一天夜里,罗布顿珠接到生态相对较好的芒康县委的电话。

  这个事可难住了罗布顿珠。群众的刀收了、枪缴了,无力防范野猪,切身利益得不到保护,可能引发新矛盾。而野猪又是保护动物,政府不能出面组织力量捕杀。于是,罗布顿珠只好先召集农牧局的专家研讨,找来资料研究。

  研究中,一个大胆的想法涌入他脑海:当地的藏猪就是野猪驯化而来的,近年来藏猪热销,一头藏猪动辄就卖两三千元,几乎可以解决一个人的脱贫问题。但当地藏猪数量少、个头小、出肉率低,让野猪和藏猪搞个杂交怎么样?

  有了想法就开始尝试。他让人捉来3头野猪,养在一个废弃的粮库里,并与藏猪混养。结果,杂交生出来的小猪,吃得多、长得快、出栏时间短,肉多味美。于是,市里就动员群众在春天把母猪赶到山上去生活配种。

  昌都市农牧局统计表明,经过两年的试验,当地藏猪与野猪的“爱情结晶”已达到2.9万头。芒康县委书记齐应海说:“秋末冬初,山上觅食困难时,母猪就会拖家带口回到村里,有时还会带回一个‘野男人’。全县散养藏猪与野猪受孕5200头,收入增加,群众也不记野猪毁坏庄稼的仇了。”

  在左贡县,半月谈记者看到县城旁边一个投资3000万元的绵羊育肥厂正在建设。饲养场、饲料加工厂和屠宰分割厂已粗具规模。旁边的扶贫搬迁村莫洛镇查雄普村幸福自然村已经受益。村干部次仁扎西说,村里20户,2015年5月按照公司+农户的方式开始养羊。公司提供小羊和场地,农户负责饲养。村里还分了260亩饲草地,一亩地一年可以收入几千元。村民次仁拉姆准备养200只羊。她说:“养羊增收把握大,一只羊除去成本能净赚几百块。”

  左贡县县长杨玉斌说,这也是罗布顿珠下乡调研的功劳。阿旺绵羊是当地特有的一个品种,肉质细嫩、入口香甜、不上火,荣登过“中国喜羊羊之乡百宝榜”,高峰期全县养羊15万只。然而,由于分散养殖形不成规模,羊卖不了高价,群众不得已把羊贱卖,一度只剩近万只。

  2012年,罗布顿珠下乡发现这个问题。他先在县里和市里宣传推销阿旺绵羊,一度把一只羊价格拉到5000元;又出台明晰了种羊补贴、人工牧草补贴和网围栏补贴政策,仅一头种羊就补贴800元。老百姓养殖积极性又高涨起来,政府才建起了扩繁基地。

  在昌都采访,记者还看到了不少植根当地的特色产业:葡萄和酿酒业、青稞加工、传统藏药和手工业等,都崛起为拉动当地经济的优势产业。传统观念认为,西藏资源禀赋差,发展空间不大。实际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总有自己的比较优势。

  昌都这一头猪和一只羊的故事看起来无足轻重,但通过这些故事,似乎可以管窥,在贫瘠的“三江”河谷里,罗布顿珠带领下的昌都为何能交出令人惊叹的答卷:5年来,昌都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5%,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29%,财政收入年均增长30%,农牧民和城镇居民收入年均增长14%和近13%。昌都不少指标已跃居西藏自治区前列。

上一篇:玉珍:愿一辈子为儿童健康保驾护航
下一篇:李国平:只拍海拔5000米以上高山的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