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地 小可的精神家园

2016-11-28 11:01:47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刘莹

小可,可染先生的儿子。艺术大师的儿子,命里注定,因为父亲而被人铭记。为了这与生俱来的优势,也必定要有所付出,他要用生命中大部分精力来照顾父亲的生活、帮助父亲的工作和宣传父亲的艺术。1988年8月,已经进入中年的小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了一生无可替代的挚爱之地、创作的源泉、灵魂与生命的家园——藏地高原。

\
《窗口》

\
《祈 天》


  1988年8月,已经进入中年的小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了一生无可替代的挚爱之地、创作的源泉、灵魂与生命的家园——藏地高原。

  小可,可染先生的儿子。艺术大师的儿子,命里注定,因为父亲而被人铭记。为了这与生俱来的优势,也必定要有所付出,他要用生命中大部分精力来照顾父亲的生活、帮助父亲的工作和宣传父亲的艺术。残酷的是,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必须适应被人忽视,这不单单是“小可”的命运,也是许多从事艺术的“画二代”的命运,是积极面对还是选择躲避?这是他们的人生必选题。小可选择了直面,把“命中注定”的一切看成得天独厚的历练,并以此铺成了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藏地正是这路上老天送给他的一座美丽又神秘的花园。

  从44岁到72岁,小可曾34次到访藏区,保持着每年一次以上的频率,每次去都如同初次一样令他兴奋不已。他步行十一天到过月球般的无人区——长江源头;他为了能到达黃河源头,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用自行车气筒给汽车车胎打气;他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冰雪高原步行两天,去拜见圣洁的岗仁波齐;他五次来到人迹罕至的阿里,探访那神秘的古格王国;他先后六次在珠峰大本营,静静等待与世界第一高峰的神秘会面……在藏地,他不仅拍摄了几万张照片,还与无数藏族朋友和热爱这块土地、文化的同好成为挚友,为藏地和藏文化奔走、付出。如他所说:“我企图走得更近,可它永远在远方,这远方包含着变化、失去与永恒……这也像人生,总是在企图超越与无法超越的过程中。”

  2007年,小可开始他的版画创作,当时我说他是“异想天开,不务正业”。每天国画创作之余的所有时间,他都在版画工作室,基本上不眠不休……为了做丝网版画,小可需要刮十几版甚至几十版,一次次、一遍遍叠加与累积,平静、重复,如同藏人手中转动不停的转经筒,也似一直用凿子打制玛尼石的工匠。慢慢地,我在这种看似简单的重复中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巨大精神力量。这创作中有小可对藏地自然文化和藏人的爱与崇敬之情,这情有如藏地高原的阳光,炽烈直接又充满生机。

  每一次创作,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这是小可对西藏情感的宣泄,是他将这块土地、这里的人民给予他的感动迹化的过程。我注意到他在创作中尽量避免使用过多的技术,以保持最本真、最原始的状态。没有炫目的艺术手段,没有强化的形式,才能让观者感受到真正发源于生活的美和震撼。

  小可的每一张版画都使用特制的手工纸,纸的质感配合画面与颜色,增加了触感和视觉冲击力。在版画题材上,他除了选择具有藏文化特色的题材,如《祈天》、《佛》、《寺》、《纳木措的风》等,还创作了大量如《窗口》、《喜悦》、《行》、《阳光》等反映藏人平实、向上、光明精神状态的作品。这些作品让我们感受到恶劣的自然中生命的坚持与温暖,还有他对藏地、藏人的敬仰。

  小可的版画已经创作了一百多幅,渐成体系,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了解和喜爱,被许多海内外藏家和美术馆收藏,他还会继续创作下去。小可说:“创作中,我如同那世代用不息生命将佛像与经文雕刻在石头上、印制在经幡上的藏人,怀着虔诚的心,把这不灭的记忆不断地迹化,以表达我对藏地藏人的深深敬仰和感动……我会一直做下去,可能会做到一千张,甚至更多……”作为一个水墨画家,他的摄影作品、版画作品,特别是因为他深爱的藏地,使他的艺术更加丰富有力,更加全面。

  藏地,已成为小可的“精神家园”。

上一篇:三十年 只为西藏马术闯出来
下一篇:藏地十年 象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