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三十年 只为西藏马术闯出来

2016-11-28 10:51: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史卫静 卢明文

30年前,在十世班禅大师的倡导和支持下,西藏马术队成立,马背上的民族从此有了专业的马术人才。1990年,西藏马术队中的竞技队奔赴北京进行训练,从此与民族传统队分隔京藏两地。这些热爱马术运动的年轻人凭着一股子韧劲,租马厩、住狗舍,成为西藏马术事业的拓荒者。

\

  30年前,在十世班禅大师的倡导和支持下,西藏马术队成立,马背上的民族从此有了专业的马术人才。成立之初,马术队从拉萨、昌都、日喀则等地区招收了40名队员,其中26名男队员,14名女队员,并划分为民族传统队和竞技队两个不同的主攻方向。他们千里迢迢去往内蒙古呼和浩特进行训练,历经了马术队初创时的艰辛岁月。1990年,西藏马术队中的竞技队奔赴北京进行训练,从此与民族传统队分隔京藏两地。这些热爱马术运动的年轻人凭着一股子韧劲,租马厩、住狗舍,成为西藏马术事业的拓荒者。

  训练用马全是野马

  摔伤骨折不值一提

  现任西藏马术队竞技队教练的旦增,是1986年入选马术队的40名元老级队员之一,回忆起当年入队时的情景,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30年,每一个场景却依然历历在目。

  老家在西藏日喀则市谢通门县的旦增从小跟着姨妈在拉萨长大。1986年10月,16岁的旦增听说马术队在招人就立马报了名。那时的他对马术毫无概念,“就知道是去骑马的。”在旦增的老家,也有不少人家养马,但“都是用来干农活拉车的,那时候也只有大人才能骑。”入选名单出来后,旦增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兴奋地跑回家向家人报告这个好消息。然而,一家人的兴奋很快被另一个通知打消——所有入选马术队的队员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进行为期一年的训练。

  出发前的担忧与犹豫让一部分人放弃了这个机会,旦增和其他39名差不多同龄的队友在家人的不舍中踏上了漫漫路途。后来旦增才知道,有好几个队友都是瞒着家人走的,到了呼和浩特才给家里发了封电报。

  就这样,在呼和浩特城郊的一片农田里,在陌生的异乡,这支仿佛拓荒者一样的队伍开启了马术职业生涯,西藏马术事业由此生根发芽。当年的艰辛如今说来都风轻云淡了,旦增回忆当时他们都住在仓库里,冬天只能靠生煤炉取暖。没有经验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过煤气中毒的经历,一开始有人晕倒大家都措手不及,后来竟然都习以为常了。

  队员们训练用的67匹公马全部是草场上的野马,从来没被人骑过,性情极其刚烈。“那时候防护装备也没有,我们都是拿骑摩托的安全帽当头盔的。”旦增清楚地记得刚开始训练时,每个人每天至少要从马上摔下个六七回。摔伤、撞伤、咬伤、踢伤对他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骨折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受伤是真的疼啊,疼得简直无法忍受。那时候也哭过闹过,但是训练还是照常进行,我们就觉得带出去是40人,带回来也必须得是40人。”旦增回忆说,除了受伤时会闹点儿小情绪,其他时候大家在一起生活训练,还挺热闹开心的。骨子里的倔强和乐观让这批小队员只用了11个月的时间,就顺利达到原本要训练3年才能达到的专业水平。

  1987年9月27日是让旦增始终铭记的日子,“那一天,我们从呼和浩特回到了拉萨。”尽管回来后一时没有安置的地方,旦增和队友们住了两个月的帐篷,才搬到现在的拉萨赛马场所在地,但是回家的喜悦足以冲淡所有的艰苦。

  这一年,他们参加了第六届全国运动会,一举夺得马术障碍比赛团体第三名及个人第五名。“真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感觉!”

  那时候每次出去比赛他们都必须自己带马去,一路上要喂马、护理马,走上八天八夜的情况也有。“最开始都是坐火车货箱,车厢里两头放马,中间放草,人也在中间呆着。一路上没地方烧开水,只能干吃北京方便面,到站下车后,人身上全都是马的味道。”

  尽管如此,年轻的队员们并不觉得难以忍受,能参加比赛就是最大的心愿。1988年藏历新年期间,西藏马术队在拉萨举行了马术表演,现场六七千名观众为之沸腾,旦增在马背上做各种动作的时候,还能听到人们喊着他的名字。这也是拉萨市民头一回在家门口看到如此专业的马术表演,当时的盛况早已成为很多人共同的记忆。

  租马厩住狗舍

  七名队员中有三人入选过国家队

  从呼和浩特回到拉萨的三年里,旦增主攻竞技马术。1990年,他跟随西藏马术队竞技队全体成员来到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北京,这里同样也是国内马术技术最发达的城市。他们在北京体育大学里的国家马术现代五项训练基地一练就是14年。此后,开始了到处租借俱乐部马场训练的流浪史。在旦增的印象中,12年来他们辗转搬了至少五、六次家,这期间,旦增担任起西藏马术队竞技队的教练职务。

  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队员们虽然寄人篱下,平时的训练却丝毫没有放松,成绩也越来越好。这期间的一段经历让旦增难以忘怀。2010年,他带领着三名队员在北京房山一家马术俱乐部训练,备战第二年举办的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

  “当时人家马场的住房也挺紧张,没办法给我们提供宿舍。”旦增在马场转了一圈后,看到院子里有一间空房子,但被告知那是马场主人以前用来养大型名犬的狗舍。旦增只问了一句:“这房子现在有人用吗?”得到否定回答后,他就带着三名队员借来清扫工具,在马场工作人员惊诧的眼神下,把那间狗舍收拾干净,布置成他们的宿舍。

  “那屋子挺宽敞的,摆了四张床进去还有不少空闲位置。”如今讲述起那段经历,旦增还是一副知足模样,他们在这间宽敞的狗舍里住了整整一年半。

  当时训练用的马也是俱乐部提供的进口纯血马,这种马性子本来就烈,一名队员在调教一匹年龄较小的马时,马突然以每分钟1公里的高速冲向围栏,当场死亡,骑在马上的队员也伤得不轻。

  今年,在西藏马术队的协调下,常年漂在北京的竞技队终于在顺义拥有了自己的固定马场,至少8年的租期内不用再搬家了。这个并不算大的马场给身在异乡的旦增和队员们极大的归属感。

  目前,马场有12匹进口马供七名队员训练使用。按照常规,每名运动员必须要配备4匹马,其中两匹用来训练,两匹用来参赛,但西藏马术队目前还达不到这样的条件。旦增介绍这些进口马每匹都在100万元以上,可内地很多马术队的马一匹就要700多万,马厩也修得舒适无比。

  尽管硬件条件无法相提并论,但队员们刻苦训练的精神丝毫不输给任何专业队。让旦增骄傲的是,盛装舞步、场地障碍、三日赛这三个项目是他们的强项,七名队员中还曾有三人入选过国家队,不光代表西藏,更代表中国到世界各地去参加比赛。竞技队还专门请来两位法国教练为队员们进行指导。

  如今,西藏的马术队员也能出现在世界顶级的赛事中,与世界排名前十名的选手同场竞技。在中国马术巡回赛、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全国马术三项赛、全国马术精英赛、国际马联挑战赛等多项国内外赛事中,他们都曾获得过个人第一名或团体冠军的荣誉。

上一篇:19岁至今 他已经当了50多年国家领导人
下一篇:藏地 小可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