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韩书力:“嫁”给西藏文化

2016-11-16 09:52:2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王有强

71个县市,2000多万平方公里,他用脚步求索雪域高原精髓;43年,15690天,他用艺术架起汉藏文化桥梁。谈起坚守了43年的雪域高原和西藏文化,韩书力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善取不如善舍,能舍而后有得”

  ———余友心

  1984年,韩书力根据西藏民间传说创作了连环画《邦锦美朵》,作为中央美院研究生班的毕业作品,获得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这让韩书力在画坛崭露头角。

  这套画在高丽纸上的作品,将远古彩陶纹的生动飘逸、汉画像的凝重空灵与藏地特有的图腾符号相融合,以此表现藏族风情的纯朴与俊俏,洋溢着醇厚的青稞酒香,彰显了韩书力把控形式美的超常天赋。

  始于《邦锦美朵》,韩书力开启了他在高原净土的艺术探索之旅。

  到西藏后,原本主攻传统水墨画的韩书力,走村进寨,接触到了大量西藏特有的宗教和民间艺术。“没有那个过程不可能有现在的结果,因为多年来奔走于各个牧场,徜徉于神山圣湖间,不断地去朝拜这片高天厚土,以及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勤劳、智慧、刚毅的藏民族的了解、认知与深层次的读解。”

  长时段大范围考察、采风经历,加之藏传佛教艺术体现的自然与人的和谐相适关系,深深影响了韩书力的内心世界与创作观,他将汉文化的气韵引入藏地绘画题材之中,融合藏汉美术传统进行现代重构不断探索形成的艺术面貌和风格逐渐形成了两种创作样式:布面重彩和黑地水墨。

  融合了西藏文化的韩氏绘画有着鲜明的个性——布面重彩画有一种从浓烈的色彩中散发出的禅意空灵,令观者感受到厚重的同时,品读出宁静与淡泊,1992年,韩书力创作的布面重彩《佛印》获首届加拿大国际绘画大奖——金枫叶奖;讲求墨分五韵的水墨画与藏地传统艺术神韵完成了一次“异质同构”,同时也赋予了韩书力绘画作品鲜明的个性,被赋予“韩氏黑画”的美名,这不仅填补了西藏当代美术创作上的一些空白,也引起了国内外对西藏当代艺术的广泛关注,更成就了他的艺术创作,2013年,韩书力创作的水墨作品《高瞻图》获得2013年法国卢浮宫国际美术展银质奖。

  然而,韩书力是一位忙于艺术探索的赶路人,他并未就此止步,反而把目光投向更高远的艺术境界。

  上世纪90年代初,大概有两三年时间,韩书力索性掷笔罢画。他不是探险家,却历尽艰难险阻,他不是旅行家,却走上一条漫无止境的路,在广袤的高原大地上,在圣山神湖间踽踽独行,做着散淡的心灵之旅。

  当被问及云游历练的心得时,韩书力答道:“善取不如善舍!”

  “善取不如善舍”是韩书力做人与作画的信条:涉及做人,他舍弃了许多俗物俗趣,因为低调故而能耐得寂寞,细观其画全如其人。

  不经孤寂无由崇高。韩书力这种沉潜而内向的表现,是经过长期孤寂的创作历程体悟而来的。但在对西藏传统艺术的考察、研究、借鉴方面,他却是执着以求、极其善取的行家。多年来,他一次又一次地踏上高原漫游之路,投身于西藏民族民间文化的广阔天地,在无穷的发现与感悟中养精蓄锐,在西藏文化的高天厚土中深深扎根。

  “我喜欢简单但蕴含丰富内涵的生活,我生活、做事、作画就是这样,越来越简单,要做丰富的简单,有解读性。”简单的生活方式成就了丰富的艺术内涵。韩书力的创作源泉来自于厚重的积淀:长期以来,他专注于从历史的角落捡拾种种留有余光的旧物,经过智慧的加工再造,化腐朽为神奇;长期以来,他坚持不懈地阅读与冥想,从中获得创作灵感,独造属于自我的主体心境,凝聚穿墙破壁的创作功底,促发许许多多新作问世。

  能舍而后有得。当我们随着韩书力的心路踪迹步入他独放异彩的艺术空间时,便不难在心灵层面去接近他,进而感受和认同他的终极关怀和创作旨意。那是古远的部族文明、宗教文明与现代文明所撞击出的火花,是熔儒、道、释乃至现当代观念于一炉的天花雨落。他以心为镜,引天籁之音,呈大朴之境,融汇为心花意象。

  “舍,就是得;不舍,哪有得。放下,便得自在,我认为做人、做事和作画是同样的道理。”韩书力如是说。

上一篇:白玛次仁:用灵魂跳舞的舞者
下一篇:万玛才旦和“少数民族作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