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诗性光辉中的生命礼赞

——阿来作品《蘑菇圈》获第四届郁达夫中篇小说奖

2016-10-31 10:37:04   来源:西藏商报综合   

10月21日,由浙江省作家协会《江南》杂志社主办的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在浙江诸暨评选揭晓获奖结果,最终评选出中篇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各1部,中篇小说提名奖及短篇小说提名奖各3部。其中,藏族作家阿来的中篇小说《蘑菇圈》获得中篇小说奖。   

\

  阿来和《蘑菇圈》

  阿来,1959年生,藏族,四川省马尔康县人。

  代表作:《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瞻对》等。

  获奖情况:曾凭借《尘埃落定》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获奖者。由其担任编剧的电影《西藏天空》曾获第1届中澳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之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编剧奖、第5届中国影协杯优秀电影剧本奖。

  《蘑菇圈》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2015年8月

  《蘑菇圈》讲述藏族少女斯炯在深山里拥有一个秘密的“蘑菇圈”,在她的人生中,这个“蘑菇圈”成为与她一起度过各种复杂岁月的秘密力量:爱情、私情、孩子、革命、时代,各种事物纷纷呈现,又不断消失。斯炯去远方学习,回来的时候有了一个儿子,没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斯炯精心地护养自己发现的这个“蘑菇圈”,在大饥饿时期,她用采来的蘑菇,养活了陷于饿死边缘的村民们。这个“蘑菇圈”既象征着她内心深处的坚定信念,又象征她丰富的人性。这种力量,使得一个普通的藏族少女,在历经沧桑时,仍然保有极大的善意和自由。

  《蘑菇圈》里的斯炯,从政治荒诞的年代走到当下,经历了诸多人事的变迁,以一种纯粹的生存力量应对着时代的变幻无常。小说沿袭着阿来一贯的对于藏族地区的“人”的观照,用笔极具诗意,将现实融进空灵的时间,以平凡的生命包容一个民族的历史,表露出阿来对于藏族地区的人的“生根之爱”。

  专家评价《蘑菇圈》沿袭着阿来一贯的美学追求,以极具民族性的个体化载体,包容了时间的维度,融化了理想化心灵和现实的边界,为我们展示出一个诗性和历史交融的无限空间,闪耀着经典的光辉。

  10月21日,由浙江省作家协会《江南》杂志社主办的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在浙江诸暨评选揭晓获奖结果,最终评选出中篇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各1部,中篇小说提名奖及短篇小说提名奖各3部。其中,藏族作家阿来的中篇小说《蘑菇圈》获得中篇小说奖。

  “真的吗?”阿来问。

  10月21日中午12点,记者打电话告诉阿来,他获得了第四届郁达夫中篇小说奖的时候,阿来的第一句回答是上面的这句话。

  对于阿来来说,得奖当然很开心,“因为,这是在褒奖你。”

  小说不光是讲故事

  郁达夫对阿来的影响,很早的时候就发生了。“我在学外国文学的时候,读过郁达夫翻译的德国小说。”

  这次,阿来获奖的作品,叫《蘑菇圈》。

  《蘑菇圈》就6万多字,却信息丰厚。“郁达夫散文中,可以看出,中文有个特点,就是一句话可以有很多意味,可以表达更隐晦的东西。所以,掌握好语言运用技巧,可以使文本更绵密。”

  阿来还觉得,现在很多人认为的 “小说就是讲故事”是不对的。“如果小说就是叙事,那么,意义就会很直白。小说的丰富性,也在于语言的丰富性 、多义性。”

  在《蘑菇圈》之前,阿来大概有十来年没有写过这么短的作品了。“连续写了几部长篇,就跟每天在跑马拉松似的,长篇里难免会有很沉重的东西,所以,希望自己能轻松一点,换一种轻灵的、美好的、举重若轻的创作状态。”

  这些年他对植物上瘾

  藏地题材,是阿来的主要创作资源,是否有一天会跳出这个范围另作选择?

  “我现在考虑的创作,还是藏地题材,因为熟悉。不过,说起来我也在大都市生活20年了,或许某天触动了都市题材也有可能。”阿来说。

  这些年来,阿来一直对植物上瘾,“沾花惹草”地记录花草树木与城市的历史文化的变化。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只有人的关系,这导致我们和世界的关系很不完整。”阿来的理解中,世界还有别的东西,一棵树一朵花一株草是生命,河流是生命,植被是生命,大自然都是生命,都可以交流,都值得尊重。

  阿来觉得自己和植物,是可以交流对话的。“看美女会心动,但看植物,愉悦而宁静。”他曾在一个春天的清晨五点半,披着星星,踏着春风,坐在西湖太子湾公园里看樱花。

上一篇:觉嘎:为藏文化传播插上交响乐的翅膀
下一篇:仓央嘉措命运多舛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