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次仁卓玛:每幅画都是我的孩儿,都是我孕育的生命

2016-09-06 09:50:05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晓勇

她叫次仁卓玛,是西藏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一名普通的美术教师,她同时也是目前西藏为数不多的,仍在坚持作画的藏族女性画家。

\
次仁卓玛老师在家中的画室向记者介绍她的画作。

  在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墙上,挂满了一幅幅她在某一阶段的心灵感想之作。这些画作大多以几幅为一个系列,是她在近一两年来授课之余的绘画成果。

  手指着这一幅幅画,她微笑着说:“这每一幅画都是我的心灵之作,每一幅都倾注了我在那一时一刻的心血。它们虽不是预约之作,也不是专门为谁而作。但每一幅都是呈现我在当下内心深处所感所想的作品。我享受每一次作画过程,就感同一个母亲怀胎十月孕育生命所带来的那种难以言说的喜悦。”

  每天,从喧嚣中回家,她最喜欢做的就是进到这间小屋,或继续作画,或只是进来静静地端祥其中一幅,只需片刻,那颗漂泊的心灵即刻就能回归安宁。

  她叫次仁卓玛,是西藏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一名普通的美术教师,她同时也是目前西藏为数不多的,仍在坚持作画的藏族女性画家。

  生命与死亡,浸透画作中的思考

  在拉萨娘热沟靠近色拉寺右山脚下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生活动中心广场前,大老远就望见一位妇人径直向记者站立的方向走来。她脚步稳健、身材略显瘦高、着一身轻便的休闲装。待到跟前彼此寒喧后,方知眼前这位看起来有50岁出头、慈眉善目的藏族阿佳正是约好的次仁卓玛老师。

  初次见面,次仁卓玛给记者的印象是极健谈也很率性。向记者说起这一生她所钟爱的绘画艺术,更是如遇知己般滔滔不绝。

  当我们边走边聊来到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职工公寓四楼她的家中时,次仁卓玛便迫不急待地将记者领进那间为她自己单独辟出的画室,一幅一幅地介绍起每一幅画作的寓意及其绘画过程。

  在这间向阳的温暖小屋里,一幅幅色彩浓郁的画,仿佛一个个生死轮回的人生警示图,充满了作画者对人生的理解,对自然万物的感悟,对生命的启迪与探索。

  从这些作品中,浸透着作画者对生死轮回的思考以及对自然万物的敬畏之心。

  经常看一些佛教书籍的次仁卓玛坦言,这些年,她始终没有中断过对生命、对死亡的思考。在她看来,生与死的交替正如日升月落的循环一般,生命是循环的圆形,而非一去不回头的线形。

  她直言道: “其实,我的每一幅画都像一本书,抑或人生,抑或其他抽象的东西。包含着人的生老病死、日常生活,以及死后的种种。也许别人无法了解这究竟是什么,因为画中体现的是我的所感所思,也有我的生活或性格渗入其中,透过这些画表现了我的生活,以及我所看见的周遭人们的生死苦乐。”

  她接着说:“生活,其实活得就是一种境界,人在境界里才能有真、善、美,所以我的作品不是描写物之体态,而是一种自然精神里的境界,看得懂的人能捉摸出其中的秘密,而看不懂的人也许会单纯地喜欢这些画作,也许根本不喜欢。而我,不光享受作画的过程,把它们挂在家中,每天看看也是无比的欢喜。”

  童年辍学,怀揣对绘画艺术的梦想

  上个世纪60年代,次仁卓玛出生在拉萨一户靠木匠手艺支撑生活的普通家庭里,她是家中六个子女中唯一的女孩。

  父母并非拉萨本地人,在次仁卓玛出生前,她的父母便从尼木来到拉萨打拼生活。虽然,父亲靠着不错的木匠手艺得以在拉萨八廊绕赛一带立足,但在那个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一家八口人的日子仍是时常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作为家中唯一的独女,待她长到6岁时,父母便让次仁卓玛就近上了学。据次仁卓玛回忆,当时拉萨学校并不多,但上学也还算方便。她说:“当时有人简单测了一下我的视力和听力就入学了。但是上学没几年,迫于生活的压力,我不得不辍学回家开始学习如何赚钱以减轻家中的负担。”

  藏族家中喜欢摆设木制家具,犹爱在家具上涂画自然风光以及八宝吉祥等图案。在有着一手好木匠手艺的父亲看来,木匠活天生是男人该学的手艺,因此,他让五个儿子随他学习木匠手艺,而家中独女次仁卓玛,父亲则教她在家具上涂颜料、画一些简单的自然风光。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那个总跟着父亲、兄长们在藏式家具上涂涂画画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

  她不仅能独自一天赚取一元钱,而且因比别人更加用功、努力,对再简单的家具装饰也要精益求精,而得到四邻八舍的肯定,她接到的活也越来越多。

  次仁卓玛说:“当时无论干好干坏,都能拿到当日的工钱,但我比别人更用功一点,总觉得比别人做的差了或者任务没完成心里就很不安。那时,每天出门干活,自带一小袋糌粑,偶尔和同伴从别人家的地里偷一两根萝卜,就着糌粑吃就特别满足。那时的日子虽很清苦,但却是开心的。”

  事实上,很小的时候,次仁卓玛就表现出了对绘画艺术的浓厚兴趣。虽说是为了生计而辍学,但她每天开心地跟着父亲和兄弟干完所有指定的、零碎的涂漆活后,很少与同伴玩耍,本着对绘画艺术的热爱,常常一个人花大把的时间去琢磨、去钻研,把所见所闻涂涂画画在纸上,或涂鸦在地上。

  她的木匠父亲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在次仁卓玛长到十几岁已经能够独自完成家具油漆绘画工作后,父亲便让她在工作之余到自己的一位老朋友次旦多吉跟前,开始跟这位唐卡老艺人学习藏族传统唐卡绘画技艺。

上一篇:改革开放以来的9位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有着怎样的仕途
下一篇:西藏军区升格后哪些将军“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