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以刀代笔 他在木板上刻画“色彩西藏”

细细雕琢,是心身合一的过程

2016-07-25 10:43:41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韩海兰 王媛媛

张伟元,曾在铸造厂模型车间工作了四年,又在河南省新乡日报社做过记者。现在,他被外界所熟悉的身份是刻画西藏题材的版画家。

\

  张伟元,曾在铸造厂模型车间工作了四年,又在河南省新乡日报社做过记者。现在,他被外界所熟悉的身份是刻画西藏题材的版画家。

  谈起木刻版画,七尺壮汉的话匣子打开了,“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活字印刷术,其实就是最早的木刻版画。所以,就木刻版画的起源来说,是传承了很多年的。1986年我开始做版画,这跟我之前做木刻模型的工作有关系。做铜板、石刻是需要一些条件的,作为一个业余画家,用木头刻画相对容易,有一个木板、有一把刀就能操作了。”张伟元说。

  1991年,张伟元第一次进藏。西藏对于他而言,陌生又神秘。“2003年,我还是记者,因为‘非典’的缘故,哪儿都去不了。那段时间,我就关上门集中做了一批版画,对于西藏的爱和情感,一次性爆发出来。当时一共创作了一百多幅作品,这也成就了我2014年在西藏博物馆的展览。”张伟元说。

  “刚开始制作版画,外人常常问我,苦不苦、累不累?可是对于我来说,拿起刀的那一刻,在木头上一点点刻画的时候,那种愉快的心境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到。就像时下流行的瑜伽或是普拉提,那是一个心身合一的过程。”创作版画在张伟元看来是一种享受。

  作品诞生于斯,也该回归于斯

  到现在,张伟元已经前后进藏30余次,阿里高原、那曲无人区、珠峰等地都曾留下他的身影。“空旷的草原,蓝天白云、绿草茵茵,我走在草原上,脚下一只百灵鸟忽地从头顶飞过,感觉世界只剩下我的呼吸和百灵鸟的低鸣,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一次次来西藏的原因,是西藏带给我无限震撼的力量和不断创作的源泉。”对于张伟元来说,西藏已经不是一个旅游目的地,而是一个熟悉的第二故乡。

  “在西藏,天地间的颜色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如果你微微闭上眼睛,可以看到在阳光照射的地方都是白色的,而没有阳光的地方则是黑色的。所以,这次这些版画作品全部都是黑白的,我想用黑与白两种色彩来概括我心中的西藏。”张伟元说。

  在23日亮相的作品中,张伟元刻画藏地人物的《藏人系列》吸引了很多观者驻足。“很多内地的朋友看了《藏人系列》问我,为什么要刻那么多老人?在是懂西藏的人看来,老人脸上的沟壑、眼角的皱纹,都是有故事的,都在展示着西藏大自然的风霜雨露和生活的幸福与坎坷。”张伟元说。

  时隔十二年,张伟元的作品再次亮相西藏,用他的话来说,“我的作品创作灵感来自西藏,所以回到西藏展出我的作品,也是对这片我挚爱的土地的回报。9月,我的版画作品将会在西藏博物馆展出,希望更多生长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评价我的作品。只有这些生长于斯的人对作品的评价,才能让我找到更好的定位。”张伟元说。

  版画,是视觉艺术的一个重要门类。通俗来讲就是用刀或化学药品等在木、石、铜等版面上雕刻或蚀刻后印刷出来的图画。从色彩缤纷的现实世界回到黑白的木刻版画,在数码时代用苦行僧的方式手工劳作,版画家张伟元以刀代笔在木板上雕刻下他所熟悉和牵挂的西藏。

上一篇:夏伯渝 无腿也要登珠峰
下一篇:尼西黑陶——云南藏区的土与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