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叶星生:只缘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2016-06-15 10:44:19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高玉洁

对叶星生来说,绘画也罢,收藏也罢,研究也罢,写作也罢,不过是一颗心、一片爱。他的勤奋,他的执着,他的坚守,都只缘对西藏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

  导读:

  2016年6月7日,“叶星生民间珍藏捐赠馆”在西藏博物馆正式与广大观众见面,由于场地限制,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藏品只是叶星生捐赠的2300件文物中的一部分,但即使如此,已足以吸引众多观众驻足欣赏赞叹。

  伴随着这次展馆的面世,人们也再次把目光聚集在叶星生的身上:当这位声震海内外的著名画家、收藏家、藏学家站在人们面前,当他褪去一身光环和荣誉,他只是一个在博大精深的藏文化里艰辛而又幸福地醉倒五十年的人!

  对叶星生来说,绘画也罢,收藏也罢,研究也罢,写作也罢,不过是一颗心、一片爱。他的勤奋,他的执着,他的坚守,都只缘对西藏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感谢欧亚大陆板块相撞而创造出世界第三极——西藏,感谢上天让我来到西藏,这伸手就可抓住蓝天白云的地方,感谢这里的土地养育了一个伟大的民族——藏族,感谢藏族人民为人类创造了博大精深的文化,而让我艰辛地醉倒了整整五十年……”看着眼前一件件写满故事、装满回忆的展品,叶星生的眼神变得温柔与慈爱,如同看着自己艰辛哺育成人的孩子。

  的确,从13岁进藏开始,到痴迷于钻研藏文化,当他的绘画艺术取得卓著成就的时候,却转向了收藏之路。几十年来把全部心血投入到西藏民间艺术品的收藏,到1999年毅然把2300件民间艺术品捐赠给西藏,再到2016年这些展品终于在“叶星生民间珍藏捐赠馆”面世,叶星生的这一路有太多艰辛与困苦,太多难以言表的心路历程,而今只化为脸上欣慰的一笑。

  一件件文物虽不说话,但我们却从中读到了延续和沉淀的深沉大爱:千百年来藏族人民用热爱生活的巧手制作了他们,一代代家族用绵密的亲情把他们传承了下来,而叶星生正是凭着对藏文化的无限痴爱勤苦追寻、不计条件地把这些文物抢救、保护了下来……再之后,出于对西藏这片土地,对西藏人民的无私大爱,叶星生又把这些藏品慷慨捐赠,经过西藏博物馆及各有关部门和人士的共同努力,在西藏博物馆拥有了自己永久的家。

  一不小心,跨进了收藏的世界

  初夏的拉萨,正是高原最美的季节。在忙碌筹备展馆的同时。最开心放松的时刻,莫过于和相交几十年的老朋友聚餐闲聊了。

  不过,即使这样的时刻,叶星生也是饭桌上最忙的人,等上菜的时刻,他给朋友们画起了“指画”,不一会儿功夫,一只形态逼真的牦牛在纸上跃然而出,引得大家的一片掌声。“我这次回拉萨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不仅是收藏家,更重要的是一个画家!”叶星生带着玩笑的口吻给大家说。一句话却把朋友们带回到那些条件艰苦却也充满快乐的生活。朋友们纷纷讲起叶星生当年的各种“糗事”:比如他三十多岁时因为朋友戏称他为“叶伯伯”而错过的美女们;比如他因酷爱收藏把八廓街的商贩们都招到了文联大院,在他家门口摆起了地摊;比如他买艺术品时被骗的故事……一时间,小小的餐桌上欢声笑语,叶星生更是连说带笑地主动“爆料”,昔日的苦难生活现在说起来全是欢乐。

  虽然叶星生开玩笑说怕人们忘了他是画家,但其实,只要对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最初享誉海内外便是因为画作。绘画是叶星生的“老本行”,也被他称为“亲生儿子”。正因为他在绘画和设计界的名气,可以用画来换钱,使他曾经变得富有。但是,为了收藏,为了收养西藏艺术品这个藏民族的“儿子”,他跑遍西藏的农村牧区,用艺术家的眼睛,用狂热的激情去发现、搜集流散于民间的宝物。为此,他不仅卖掉了一切值钱的生活用品,也多次痛心地卖掉自己的绘画作品这个“亲生儿子”,痴迷收藏让他又变得贫穷。

  叶星生曾经说自己是画家,本不应该成为收藏家,也没有这个实力来当收藏家。但是,他从一个小小罐子的开始,就鬼使神差地着迷于收藏,迈上了这条坎坷太多的路。

  这个罐子的故事还要追溯到1961年,叶星生离开四川老家,独自一人来到西藏,来到父母工作的地方——被称为西藏文化摇篮的山南地区。由于自幼喜爱画画,13岁的他来到乃东县昌珠寺临摹壁画。一位老僧人见他很饥饿,便拿出一罐酥油人参果赐给了他。果子吃完,罐子便成为叶星生的第一件收藏品。

  第二件有意义的收藏是叶星生从拉萨中学毕业后,进入社会主义教育工作组,住进一位名叫“波查色”的老人家里,他们在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同吃同住近两年之久,老人亲切地称他为“儿子”,他称老人为“爸啦”。临别时,老人将家里一件墨竹工卡县烧制的薄胎古陶花瓶送给他作留念。后来,叶星生把这件饱含着老阿爸的祝福和他的思念之情的花瓶捐赠了出来,成为藏汉友谊的象征。

上一篇:降边嘉措:为藏族的进步发展鼓与呼
下一篇:白玛列珠回藏区支教 看见孩子们的笑脸就感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