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降边嘉措:为藏族的进步发展鼓与呼

2016-06-12 10:53:55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肖静芳整理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12岁参加解放军,17岁开始先后担任十四世达赖喇嘛与十世班禅大师的藏语翻译,数次面见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他是我国第一位藏族博士生导师,也是藏族史诗《格萨尔》研究的泰斗——他就是著名藏族学者降边嘉措。

\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12岁参加解放军,17岁开始先后担任十四世达赖喇嘛与十世班禅大师的藏语翻译,数次面见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他是我国第一位藏族博士生导师,也是藏族史诗《格萨尔》研究的泰斗——他就是著名藏族学者降边嘉措。

  1938年10月,降边嘉措出生于四川巴塘。父亲在外谋生,母亲带着兄妹7人租着地主的房和地,艰难地生活。7岁那年,降边嘉措遇到了一件让他因祸得福的事——为了帮妈妈挣钱养家,他作为头人的“学差”被送到巴安小学去读书。所谓“学差”就是当地头人不愿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政府开办的学校去学习,因此雇人代替入学。

  1949年12月,巴塘县宣布和平解放。1950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到达巴塘县,这一年恰逢降边嘉措小学毕业。当时,降边嘉措的哥哥已是中共巴塘地下党外围组织成员,哥哥告诉他,解放军比国民党好,跟着共产党、解放军才有出路。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年幼的降边嘉措见过三种军队:一种是经常挑起部落战争的旧西藏地方政府军队,一种是只为拉壮丁的国民党军队,还有一种是和蔼可亲的解放军。解放军称乡亲们为“藏族同胞”,从不抢老百姓的东西。降边嘉措至今仍然记得,当时有解放军战士在吃花生米,生平第一次闻到花生米香味的他很惊讶,便问这是什么,能不能给他也尝尝。这位战士的花生米并不多,但还是给了他一把。“我想,跟着这样的人走是可信的。”降边嘉措说。

  于是,还没步枪高的12岁的降边嘉措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8军53师157团文工队工作。1951年,他随部队抵达拉萨,之后被派往西藏军区干部学校学习藏文。降边嘉措虽然会说藏语,但出身贫寒的他并不会读写藏文。当时,学校每月给教藏文的西藏贵族、高僧支付几十个大洋作为酬劳,而解放军战士的津贴是2个大洋,军长、政委才8个大洋。凭着一股子拼劲,1953年学校举行藏文考试时,年仅15岁的降边嘉措考了94分,是当时800多名学生中的第一名。

  1954年,成绩优异的降边嘉措被选派到西南民族学院(今西南民族大学)政治系学习。1955年5月,参加完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达赖喇嘛返回拉萨途中经过四川,17岁的降边嘉措被派去担任他的生活翻译达两个月。这期间,他见证了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达赖喇嘛会谈的历史瞬间。

  1956年,大学毕业后的降边嘉措进入中央民委翻译局(今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工作,后又调入民族出版社。他在一系列重要的政治场合中担任翻译,见证了我们党民族政策的实践和西藏社会历史进步的进程。

  1959年,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十世班禅大师作长篇发言,降边嘉措担任翻译,并参与了周总理与十世班禅大师的会面;在其后周总理接见10个藏族自治州州长时,他又承担了翻译工作。

  在党的八大至十一大及全国“两会”期间,降边嘉措多次担任大会翻译。他曾为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喜饶嘉措大师、阿沛·阿旺晋美等民族宗教界上层人士担任翻译。

  此外,降边嘉措还参与了藏文版《共产党宣言》第一版、《毛泽东选集》(1~5卷)、《毛主席诗词》和《红旗》杂志等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及党和国家重要文献的翻译出版工作。

  1980年,降边嘉措发表反映解放军进藏、解放西藏光辉历程的长篇小说《格桑梅朵》(汉文版),这是藏族文学史上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此后,他考入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成为我国第一位藏族研究员。

  在贾芝、周扬等文艺界前辈的鼓励下,降边嘉措开始投身于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的研究。作为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降边嘉措对《格萨尔》及藏族文化进行了深入挖掘和整理,主持了历时30年完成的《格萨尔》精选本大型文化工程,从而将藏族人民优秀的文化遗产《格萨尔》研究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几十年来,降边嘉措著作等身,除了大量翻译作品和学术著作外,他还创作出版了《十三世达赖喇嘛——1904年江孜保卫战》(合著)、《周恩来与西藏的和平解放》、《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在西藏的成功实践》、《雪山名将谭冠三》、《李觉传》、《藏族老红军天宝传》、《最后的女土司》、《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第二次长征——进军西藏、解放西藏纪实》、《阳光下的布达拉》、《环绕喜马拉雅山的旅行》等一批反映西藏历史和建设的作品。

  如今,年近八旬的降边嘉措虽满头银发,但仍精神矍铄、思想活跃。他与时俱进,经常在网络上发表有关西藏和藏族历史文化的文章,为藏族的进步和发展不遗余力地鼓与呼……

上一篇:旦增色珍:追逐梦想的西藏新生代导演
下一篇:叶星生:只缘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