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定向生”王永振:西藏10年,能“炼”成,也能“恋”成

2016-06-03 15:12:17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孙文振

如今的王永振工作顺利、生活美满,他已成长为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儿子也快一岁半了。对他来说,西藏已成为“第二故乡”。

\
王永振(中)和当地藏族干部走访贫困牧民。

\
王永振一家三口。
 
  “从2006年毕业到西藏工作至今已整整10年,我最大的感悟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在西藏,能‘炼’成,也能‘恋’成。”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办公室副主任王永振这样告诉记者。
 
  王永振是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藏学与行政管理专业双学位2006届毕业生,也是中央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后全国首届非西藏生源定向西藏就业毕业生(以下简称“定向生”)。王永振回忆说:“离开学校要去西藏的时候,北京市教委的领导为我们戴上了大红花,大家觉得特别自豪!”
 
  情缘西藏:
 
  考入中央民大,成为“西藏定向生”
 
  2002年,20岁的山东临沂学生王永振考入中央民族大学,成为该校2002级藏学与行政管理专业的学生。他们这个班的42名学生,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定向生”。
 
  “定向生”政策,是指普通高等学校通过高考填报志愿的形式,招收培养非西藏生源,并在毕业后定向西藏就业。其招生计划包含在当年国家下达给有关招生学校总规模之内,由西藏自治区政府出资培养,学生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及相关高校签订合同,毕业后须到西藏就业工作。
 
  在此之前,王永振曾参加过两次高考,先后被当地的普通院校录取。但由于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他便放弃了。“父母希望我能考上清华、北大,因高考失利,我曾离家出走,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复读。”王永振说,自己在外闯荡时,曾流落街头1个多月,睡过马路边,饿过肚子。
 
  那段离家出走的日子,让王永振变得成熟,也学会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小学以前,我家家境还不错,后来父亲做生意失败,损失惨重,家庭经济越来越困难。”王永振说,“第三次参加高考时,本着男儿志在四方的想法,我想到远方看看。恰巧国家实行‘定向生’政策,毕业可以去西藏,且免学杂费,我便欣然填报了这个志愿。”
 
  就这样,王永振与中央民大结缘、与西藏结缘。大学4年,他成长进步很快,不仅学习了藏语,而且掌握了一定的藏学知识;通过努力,他成为校团委学生副书记、社团联合会主席,被评为“北京市优秀共青团员”。他的课外实践活动也很丰富,曾荣获全国首届青年普通话演讲大赛全国总决赛二等奖和优秀指导教师奖,是北京市高校辩论赛亚军和最佳辩手。
 
  “大学4年,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很精彩,也得到了很大锻炼。”王永振说,“中央民大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学习氛围很浓,我也交到了许多民族的朋友。尤其是认识了许多藏族朋友。”
 
  毕业那年,最让王永振难忘的有两件大事:2006年5月17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分配时,他响应团中央号召,主动申请去西藏阿里,希望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一年,他24岁。
 
  2006年7月,也就是青藏铁路通车后不久,怀揣着激情与梦想的王永振,终于踏上了开往西藏的火车……
 
  情暖西藏:
 
  分配到阿里措勤,成为西藏建设者
 
  从成都到拉萨,王永振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但是,从拉萨坐长途客车到阿里,路上走了5天4夜。
 
  “当时,通往阿里的219国道正在修建,尚未开通,去阿里的路况很差。”王永振回忆说,“我们路过一处海拔6000多米的山坡时,全车人都下去帮助推车……”因为时逢雨季,道路损毁严重,河水暴涨。快到狮泉河时,河水离大客车车窗玻璃仅有10公分左右。“真是特别危险,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放在车厢下面的行李和书籍都被河水浸泡了。”
 
  到达阿里后,王永振才知道,他和同学王召廷被分配到措勤县。于是,他们乘邮政货车,又走了3天才到措勤。
 
  “措勤”藏语意为“大湖”,因“扎日南木措”这个大咸水湖而得名。措勤县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是西藏为数不多的超高海拔纯牧业县之一。当时总人口1.2万,牧区常住牧民均是藏族同胞。
 
  王永振被派到措勤县政府办实习了1个月,随后被分配到县委办机要科担任机要员。“机要工作辛苦,因为人员少,我要24小时值班。”王永振告诉记者,当时机要科仅有他和副科长白玛伟色两个人。“我住在机要室,一间十五六平米的房子,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之外,什么也没有。好在县里比较重视机要工作,后来才一点点添置起来。”
 
  当时,由于阿里地区通信很不发达,当地党委、政府发送文件最快捷有效的方式,便是发电报。“措勤冬天的风很大,一般会从上午11点,一直刮到凌晨四五点。记忆中最苦、最难忘的,就是寒夜里去给领导送电报——顶着大风出门,零下三四十度,无论穿多厚的衣服都会立即被冻透。”王永振说。
 
  工作之余,王永振每天坚持学习,个人进步非常快。由于县里缺少人才,好学上进的他同时兼职做了文秘,他的才华逐渐被县领导赏识。就这样,他经常要为县委、县政府起草公文,并帮助县教育、农牧、卫生等部门写一些材料。
 
  “那段看似艰苦的时光,其实是不断学习和提升自我的过程,也为后来能够更好地做事带来机会。”王永振告诉记者,2008年5月,他被调到县政府办做了专职文秘人员。此后,和县领导去乡村基层走访调研的机会更多了,全县5个乡镇、21个村他基本都到过。
 
  2008年9月,王永振被借调到阿里地委组织部,专门从事基层党建工作。2010年4月,他被正式调入阿里地委组织部,半年之后成为副主任科员。在组织部门的4年多时间里,他随部领导深入到各县乡搞调研、督查,阿里7县、37个乡镇、141个村居,他到过其中的32个乡镇、120多个村居。“有时候在牧区一待就是一两个月,每天住在不同的牧民家里,睡卡垫、吃糌粑、喝酥油茶。” 正是这样的工作生活经历,让王永振深刻感受了阿里农牧民的真实生活状态,和阿里结下了深深的缘分。
 
  2011年3月至2012年12月,王永振被抽调到阿里地区加强基层建设年活动办公室和阿里地区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办公室工作,被评为“阿里地区2012年度创先争优强基础惠民生活动先进个人”。他参加了西藏强基惠民英模人物先进事迹全区巡回报告会和强基惠民活动一周年晚会《驻村之歌》的演出,被抽调到西藏自治区宣讲团讲述《中国梦·西藏故事》,感受到了农牧区基层一线奋斗者的壮怀激烈和西藏7地市不一样的生活。
 
  在阿里将近8年的时光,他立足藏西,放眼西藏。艰苦卓绝的奋斗和细腻丰富的情怀,就像他脸上的“高原红”和他创作的古典诗词,成为他心中永恒的印记。
 
  情定西藏:
 
  在拉萨恋爱结婚,西藏成为“第二故乡”
 
  “能记住的阿里生活,不过是些许散落的碎片,让你不知从哪里开始,也不知到哪里结束。但弥漫其中的,恐怕是人类的通病——孤独”——这是王永振的散文作品《阿里孤独》中的描述,也是他近8年阿里生活的最真实状态之一。
 
  在阿里的那些年,他一直没能恋爱成功,不仅因为工作忙,也因为生活所迫。“我家兄弟4个,我是老大,因为两个弟弟结婚盖房子,我贷款14万多元,帮助家里盖房子,每月要还贷1500多元。”王永振说,“我刚开始工作时,每月工资仅有2500多元。最初,单位没有食堂,加上阿里地区交通不便,物价较高,一碗面条十五六元,一份素菜30元。逢年过节时,一斤苹果要40元。最艰难时,我银行卡里只有取不出来的零钱。”
 
  当时,王永振的许多同学都已结婚生子,大家都替他的个人问题着急。甚至有朋友开玩笑说:“你小子再不找,就找不到了,难道要打一辈子光棍?”
 
  这样的生存状态一直持续到2011年底,他还完了全部的贷款,工资也涨到5000多元。
 
  2012年12月,通过阿里地区公开遴选,他以笔试和面试总成绩综合第一的优势,成为阿里地区文物局文物宣传督察科科长。2013年7月,通过组织调动,王永振调入西藏自治区体育局。
 
  更令他惊喜的是,他在新单位找到了真爱。“我是7月10日到局里报到的,姚池是7月28日报到的,她是自治区从北京体育大学引进来的。”王永振幸福地回忆道,“8月2日她到我办公室取行李,我们一起参加雪顿节开幕式。活动之后,我在大雨中徒步两小时送她回家,我们彼此相爱了。在我们相识的第30天,就领了结婚证。能够在拉萨相识相恋,我相信这就是缘分!”
 
  情定西藏——2014年7月,31岁的王永振和妻子在拉萨举办了婚礼,许多亲戚、朋友、同事和同学都前来祝福,共同分享他们的甜蜜与幸福。
 
  如今的王永振工作顺利、生活美满,他已成长为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儿子也快一岁半了。对他来说,西藏已成为“第二故乡”。
 
  “西藏是我的福地!”王永振感慨地说。

上一篇:韩书力:我不认为连环画穷途末路了
下一篇:马小钢、方燕妮:纪录西藏的“神雕侠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