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拉萨好人”次仁多吉

2016-04-27 09:51:08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王晓莉

“拉萨好人”次仁多吉,是当雄县乌玛塘乡纳龙村委会党支部委员。次仁多吉多年以来,主动帮助周边家庭困难的牧民渡过难关。他乐于助人、孝老爱亲、诚实守信的善举,在纳龙村甚至整个乌玛塘乡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

  原标题:知苦得助,方以助人——记“拉萨好人”次仁多吉

   \

  藏北草原又称羌塘草原,这里的夏天非常短暂,每年只有七、八月份才称得上是绿色的草原。4月的藏北,时不时地总被一层又一层的大雪覆盖着。

  当阳光普照大地,在雪水的滋润下,数千万根充满生机的小草,努力地生长着,天地万物似乎一下子便没有了距离,显得格外亲近;蓝天、雪山、牦牛帐篷……都叠加在藏北当雄这幅画卷中,静穆、粗旷而又圣洁,好似一个褪去衣袍的康巴汉子,裸露出最本真的肌理,袒露出一颗最虔诚的“牧人心”。

  要说草原上的美,最美不过当雄这片草原上的80后牧民——次仁多吉。

  4月,大雪漫飞,万物似乎都已被这自然之物漂白一新。

  散落在这片“白色”草原上的牛儿羊儿们,只顾埋着头、静静地嚼食着雪下的嫩青。偶尔抬起头,看看路过的人们,然后继续埋头吃起来。

  次仁多吉是个腼腆的草原汉子,黝黑的脸上,一笑就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炯炯有神的眼睛,和草原一样,纯洁、善良,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从乌玛塘乡到纳龙村村委会,在次仁多吉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他的家中。他家背靠两座大山,身居在辽阔的草原深处,若不是他指引带路,论谁也找不到这里。

  方圆几十里,也就那么几户人家。所谓的牧场,只不过是几户集结而居的牧民人家。

  “不是的。”次仁多吉否认了记者的说法,“我们的村庄很大,一路上你看到的只是我们村庄小小的角落。”

  或许,这片辽阔的大草原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在“牧人”的概念里,石瓦搭建的房屋不过是临时的居所罢了。

  就好比我们亲眼所见一样,次仁多吉的屋子里,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品,除了每一个牧民家中都有的基本生活用具和领袖画像、电视机等物品外,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

  “父亲在我6岁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过惯了苦日子。”在这村庄或以外,谁不知道次仁多吉从6岁开始就独自撑起一个家,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弟弟,养着7头牦牛7头羊。

  在次仁多吉的记忆里,他只记得,若不是邻里之间的长辈们不断地接济着自己和弟弟,说不定,他们就会在哪个冬天冻死饿死在小屋里。

  心心念念不能忘。次仁多吉小时候特别喜欢在夜晚望着满天繁星,哆嗦嗦地在心里记下:昨天谁帮助了自己,今天谁帮助了自己……

  在草原上,一到了冬天,牛粪便成了宝贝。次仁多吉告诉记者,小的时候,虽然年龄小,但每天还是要跟着其他大人一起上山捡拾牛粪。“每隔两天就要捡一次牛粪,每次捡牛粪就要捡够3袋。”原因是,要让家中一天都过得温暖,一天就要消耗掉一整袋牛粪。

  “小时候过得才是苦日子,现在我觉得我生活过得很富足。”也许是从6岁开始,次仁多吉的肩膀上就担着责任。如今,次仁多吉已经34岁,是5个孩子的父亲。在他的勤劳勇敢下,家里的牲畜已经扩展到40多头牦牛和15只羊,并且依靠着采挖虫草后的收入和村集体经济“纳龙扶贫汽车运输队”分红,一年下来也有7万以上的收入。

  自己过上了好日子,次仁多吉心里却不敢忘记乡亲们曾经的帮助。

  次仁多吉还真不是平白无故地被评为“拉萨好人”的。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

  ——2008年6月,龙仁乡龙仁村一组牧民贡嘎次仁,因生意失败,亏本八九十万元,导致家庭经济跌入低谷。当时,贡嘎次仁到处向亲朋好友借钱还债。次仁多吉知道情况后,主动拿出2万元送到贡嘎次仁手中;

  ——2010年,纳龙一组62岁的罗布次仁老人,因家庭矛盾被5个儿女遗弃,置于老屋中不闻不问。次仁多吉得知此事后,在调和无效的情况下,将老人接到了自己家中照顾。当时,次仁多吉只有28岁,自己家中的经济状况也处于低保边缘,还有5个孩子和母亲需要赡养。然而,6年来,他将罗布次仁老人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无微不至地照顾其衣食起居,在老人生病时给予必要的经济支持和各种照料;

  ——纳龙一组低保家庭梅朵,因与前夫离异,独自抚养3个女儿,家中无男性成员,生活十分困难。从2011年至今,次仁多吉主动帮助梅朵一家干各种粗活,解决她们的生活困难问题。每逢藏历新年之际,他还给梅朵的3个女儿购买过节新衣,并送去生活必需品。梅朵和孩子们对次仁多吉的善举极为感动;

  ——2013年,纳龙一组牧民克珠班丹的父亲去世,次仁多吉挨家挨户敲开乡亲们的门,主动帮克珠班丹筹集了安葬费2700元和牦牛肉100公斤、酥油40公斤,并四处张罗帮助克珠班丹料理了父亲的后事,使这个贫困家庭渡过了难关;

  ——2015年1月,纳龙一组低保家庭户主平措旺堆去世。因其家庭贫困拿不出安葬费用,次仁多吉自己拿出了500元前,并提供了酥油、牦牛肉若干。除此之外,他还主动帮这个家庭筹集安葬费用7800元、牦牛肉40公斤、大米5袋、青稞6袋,使得这个贫困无助的家庭顺利安葬了去世的老人;

  ——2015年6月,纳龙一组低保户老人索朗措姆去世。当时正值虫草采挖时节,次仁多吉主动放弃5天的个人采挖工作,帮助这个家庭料理了老人后事,并以个人名义捐出1000元安葬费;

  ……

  助人为乐永不停止。在采访中,憨厚老实的次仁多吉只告诉记者一句话:“我从小是在别人的帮助下长大的,深知穷苦的滋味儿。现在我有了劳动能力,也能靠自己赚钱养家了,不能看着别人生活困难。”

 

上一篇:马新明和他的藏族亲戚
下一篇:央吉玛要唱响自己的门巴族老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