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青藏高原研究员周青平:我的初心和归宿

2016-04-13 10:51:03   来源:中国民族报   

走进西南民族大学青藏高原研究院研究员周青平的办公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青藏高原草地类型图”。30多年来,他在这片土地上从事牧草育种栽培、草地培育改良和高原草地生态环境治理等方面研究,共育成14个牧草新品种,发表代表性学术论文130多篇,编写著作10余部,获得2项发明专利。

  原标题:西南民大青藏高原研究院研究员周青平:牧草研究,我的初心和归宿

 \ 
周青平近照。西南民大供图

\  
周青平在指导学生做实验。西南民大供图

  走进西南民族大学青藏高原研究院研究员周青平的办公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青藏高原草地类型图”。30多年来,他在这片土地上从事牧草育种栽培、草地培育改良和高原草地生态环境治理等方面研究,共育成14个牧草新品种,发表代表性学术论文130多篇,编写著作10余部,获得2项发明专利。

  时光不负努力者。周青平主持完成的“青藏高原特有草种质资源保护及发掘利用”成果,荣获2015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他本人入选“2015年四川省‘千人计划’创新领军人才”。

  矢志牧草,不忘初心

  上世纪60年代,周青平出生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每年的7、8月份,祁连山草原碧波万顷,马、牛、羊群点缀其中,美不胜收。周青平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度过了孩童时期。正是从小与草原相伴,让他与草、草原和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建立了难以割舍的感情。

  青藏高原海拔高、气温低,年平均气温在4.8℃以下。这样的气候环境下植物生长缓慢,枯草期长达8个月。人们这样描绘青藏高原牛羊的生存状态:“夏壮,秋肥,冬瘦,春死亡。”枯草期饲草的匮乏,是牲畜消瘦和死亡的最主要原因。因此,冬春季节,往往是牧民们最煎熬的时候。牛羊的死亡,经常给牧民的生产生活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要想改善牧民的生活,草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1980年,周青平考入了青海畜牧兽医学院草原系读本科。自此,他与草的缘分再难解开。

  大学毕业后,周青平到了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工作。“当我越来越了解这个专业,就发现需要学习的东西越多。”他不断深造,攻读了博士学位,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完成博士后研究,并出国做访问学者。

  30多年间,周青平的科研梦并非没有动摇过。

  上世纪90年代初,从事科研工作需要经历很多考验。“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是当时草原科研工作者的真实处境。

  “1995年,我们单位连买燃料的经费都没有了,锅炉也烧不起了。”周青平回忆,当时研究经费的匮乏以及条件的恶劣,让他一度犹豫是否要在科研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国家的科研经费申请不上,你干脆调到省畜牧厅工作算了。”关心他的人这样劝他,“且不说比从事科研要轻松多少,起码不用风吹日晒,每日孤独地守在草原上。”

  犹豫、徘徊、彷徨一段时间后,周青平最终选择了留下。

  “草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是真正的热爱它,决不能轻易地放弃掉。”回想往事,周青平目光坚定,又满怀深情。

  科研经费不够,周青平和团队的同事就自己想办法克服:没有经费请人帮忙,杂活就自己全包;播种季节,他们自己播种、管理、收割、打碾,当收割完几十亩地的草时,拿镰刀的手上全是血泡……

  “现在,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党和国家非常重视科研工作。我们在青藏高原研究院搞研究,条件非常好。”周青平说。

  “成功的道路上非常拥挤,能坚持走到最后的没几个人。”回想起当年的选择,周青平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一些正处于迷茫中的年轻人启迪,“面对任何困难,咬咬牙,挺过去,或许就是另一番天地。”

上一篇:墨颜:无后援穿越大羌塘的第一位中国女性
下一篇:“哈巴老和”的登山向导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