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王尧:藏学宗师

中国藏学由隐至显、不断光大的往事,贯穿他的一生

2016-03-31 09:52:09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陈少远

  贤者若将学问隐藏,他的名声仍在世上传扬。  这是藏族哲理格言诗集《萨迦格言》中的一句。它的译者,是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教授王尧。

  贤者若将学问隐藏,他的名声仍在世上传扬。

  这是藏族哲理格言诗集《萨迦格言》中的一句。它的译者,是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教授王尧。

  王尧并非藏族,但一生与兹牵绊。他曾十进藏区,六访拉萨,在世间留下三十余本藏学著作。寻访他的一生,一段中国藏学由隐至显、不断光大的往事,逐渐浮现。

  他的故事并不常见于大众视野,但在读过他的书、上过他的课的人心中,这是一位对中国藏学居功至伟的宗师。

  2015年12月17日,王尧突然故去,令熟悉他的人无不意外。

  若无此变故,今年春暖花开之际,他本应迎来自己的米寿诞辰。

  如今,人们只能感伤“他的学问不会隐藏,他的名声仍在世上传扬”。

  汉藏语言的使者

  1951年,王尧23岁,还在南京大学读中文系。

  那年的中国,响彻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口号。在人们把炽热的目光投向东北边陲时,王尧却接到了支援祖国西南建设的调令。

  国家新生,需要大批懂藏文的人才,中央民族学院组建了藏文班,学生由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各高校抽调组成。包括现代藏学开山祖师于道泉在内的一批藏学家,深感使命重大,亲赴任教。

  “奉调离宁,对西藏和西藏学一窍不通。”王尧后来在文章中记录当时的心境,只身北上,胸中既茫然无绪,又高涨着一腔报国热情。临离南大,校长潘菽对他嘱咐,参加保卫国防、解放西藏的伟大斗争,与抗美援朝同样光荣。

  在北京,王尧沉浸到对这门新语言的学习中。他和同学住在北长街班禅办事处后院,一有机会便向藏族官员学习藏语,北海公园侧畔经常飘散着他们“嘎、卡,噶、阿”练习拼读的声音。

  王尧常和学生提及,老师于道泉先生为习藏文,多次赴雍和宫向喇嘛求教。

  于道泉是民国史上的语言奇才,精通藏、蒙、满、英、法和世界语等多种语言。他提倡学习语言“身置庄岳,事半功倍”。

  前溯这个学术传统,于道泉最服膺的人物是陈寅恪,他一生通晓的语言达二三十种之多。

  20世纪初,西学东渐后,中国学者在借鉴西方学理的基础上系统研究藏区和藏文化,藏学作为一门区域性学科在中国生长。学者们在内忧外患、灾难深重的历史年月里,抱着救国图存的理念从事边疆民族研究,陈寅恪即为其中代表人物。

  “陈先生以语文知识治史,叫作‘以汉还汉,以唐还唐’,或者叫作历史语言学派。这也是于先生经常给我们介绍的,他一直希望我们以藏语为工具来了解藏传佛教。”一年后,王尧进入藏区,在四川甘孜州贡噶雪山上的贡噶本寺,向藏族著名学者贡噶上师学习藏语和藏文化。

  贡噶上师以《萨迦格言》等藏族经典为教材,引导他们逐篇精读。“让我们精读这一部杰作,这使我能初窥藏文古典作品的门径,颇有身置庄岳仰之弥高之感。”王尧日后追忆。

  在藏区,他深入当地藏民的生活,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参加牧场上的婚礼,聆听赞礼的人吟诵本地区、本民族历史的赞词。在对这些民间文化的积累中,王尧深研藏语,并由此开启藏文化的早期研究。他撰文表示,藏学是一门跨越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综合性研究学科,藏语文正是打开这扇门的钥匙。

  “听王尧老师说藏语,就像是听一位来自拉萨的老贵族在说话。”一位藏族朋友评价。藏族人喜欢称王尧为通司旺杰,旺杰是贡嘎活佛给他取的名字,通司意为译者,是王尧在藏区工作多年获得的称呼。

  此后的岁月中,王尧多次作为语言的使者,出现在汉藏交往的重要历史节点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作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藏语翻译,王尧参与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接见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的盛典;改革开放之初,他全程陪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考察西藏,走遍前后藏区;王尧和十世班禅结下深厚友谊,十世班禅曾在佛邸招待他及其家人,这是藏族尤其是活佛喇嘛中的最高礼仪……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期间,王尧作为学徒,随侍于道泉、贡噶上师等藏文专家对《宪法》等五部大法进行藏文翻译,旁听老一辈学者的谈话、议论,让他对藏语文中的口语与书面语的差异、各方言(卫藏方言、康方言、安多方言)之间的异同有了更深了解。

  “一个喇嘛一个教派,一个地方一个方言。”藏区各地方因为山川险阻,交流不便,形成了拉萨、安多、康巴三大方言区。王尧终生致力于探索书面语与方言之间的发展关系及异同。

  1956年,他在《中国语文》杂志发表了第一篇描写藏语声调的论文,此文根据赵元任在《仓洋嘉措情歌》一书中对藏语拉萨方言语音系统的归纳,证明声调是古代藏语演变的结果。

  这一篇小论文让王尧在学界崭露头角,并受到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的重视,在《汉语史稿》第一分册中加以征引。

上一篇:欧珠拉姆:像雷锋一样的教师“妈妈”
下一篇:藏文之父吞弥桑布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