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26日 星期五


热地:西藏,明天会更好!

2015-09-09 15:35:4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廖文根

分享:

  原标题:西藏,明天会更好!——访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热地

  他是旧西藏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封建农奴制下的旧西藏,他只能做一名农奴,命如草芥,遭受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没有任何人权和自由。

  他是新西藏的参与者和推动者。社会主义新西藏,不光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当家做了主人,而且每天让他感受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欣欣向荣的气象。

  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之际,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77岁的热地向我们讲述起他眼中的西藏巨变。

  “旧西藏实行的是延续了几百年的封建农奴制度。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野蛮、最残酷的社会制度,比欧洲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1938年8月,热地出生于西藏那曲比如县一个贫苦牧民家庭。出生之后就没见过父亲,从小跟随母亲,居无定所,乞讨为生。他给部落头人、牧主、活佛当过佣人,在寺庙里当过“小扎巴”……

  “旧西藏实行的是延续了几百年的封建农奴制度。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野蛮、最残酷的社会制度,比欧洲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到西藏人口5%的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三大领主,几乎占有着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和绝大部分牲畜,统治着西藏社会。而占人口95%以上的农奴和奴隶没有生产资料和人身自由,遭受着极其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没有任何人权和自由。”热地说。

  “藏北的冬天到处冰天雪地,小时候给牧主家放牧时,我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鞋子是露脚跟的,右脚的小脚趾当时就被冻坏了,化了脓,到现在还是变形的。那时白天穿什么,晚上睡觉就穿什么。睡觉时把破皮袄、腰带解下来拢一拢就是铺盖,鞋子裹一裹就成了枕头,直接睡在地上,冬天非常冷……”热地回忆说。

  “那个时候,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当时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能吃上一顿饱饭。我要饭当佣人的时候,被活佛、头人的狗咬过好几次。其中有一次,是被部落头人家的狗咬了,腿上一直流血,后来又化了脓,不能走路,躺了好几个月,差点丢了命。”热地回忆说,“那时正值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没有吃的,生活相当困难,我有一个弟弟就是那时活活饿死在母亲怀里的。”

  热地第一次跟中国共产党接触,是在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

  “我那时十多岁,给部落头人家当佣人,家乡来了解放军,当时被称作‘红汉人’,有些部落头人、活佛说:‘红汉人’很坏、不能接触,但我和他们接触时间长了,感觉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解放军对穷人特别好,给吃的、穿的,还给我讲革命道理,从这些解放军那里,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温暖……从那时起,我就认定解放军是好人、是亲人,是穷人的军队,是共产党、毛主席派来解救我们的。我是从认识解放军认识的共产党,在我心里,解放军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解放军。”

  1959年,21岁的农奴热地和无数藏族同胞一道,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这一年,西藏少数上层分裂主义分子发动的武装叛乱被平息,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百万农奴得到彻底的解放。

  当时,为了培养藏族干部,解放军和工作组动员藏族同胞到内地学习,热地有幸成为第一批学员,来到北京中央政法干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前身)学习。

  年轻的热地,学会了说汉语,写汉字。热地说:“记得初学汉字时,对‘毛’‘共’‘解’三个汉字记得最清楚——毛主席、共产党、解放军”。

  在那里,热地不但学习了文化知识、公安业务,还明白了一个道理:旧西藏穷人受苦受难,不是命不好,是因为被剥削、压迫造成的。发奋读书、努力工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努力让藏族百姓过上好日子,成为根植在热地心中的梦想。

  1961年10月,热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认准了一个道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西藏;只有共产党,才能救西藏人民,才能带领西藏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

  完成学业后,热地回到家乡那曲地区公安处成为一名侦查员。自从参加工作以后,热地就把自己所有的激情,都奉献给了自己挚爱的这片大地。曾经,他率队七天七夜在西藏“无人区”追歼叛乱匪首,由于连续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冰天雪地里过夜,加之没有食物和休息,热地的胃部大量出血,体力严重不支,但他仍坚持到最后一刻,直至将拒不投降的匪首击毙。在公安部的通报表扬中,称他为“对敌斗争的尖兵”。

  1975年,热地从那曲地委书记调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在自治区领导岗位上一干就是近30年。

  热地常说自己“到北京讲西藏话,回西藏讲北京话”。

  热地说,这句话有两层含义。第一,是要正确处理坚持统一和保障自治二者之间的关系。团结统一是国家的最高利益,是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是实现民族区域自治的前提和基础。没有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也就谈不上民族区域自治。与此同时,要在确保国家法律和政令实施的基础上,依法保障西藏自治区行使自治权。第二,具体来讲,“到北京讲西藏话”,就是我们每次到北京去,都是实事求是地向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反映西藏的困难和要求,希望得到解决。“回西藏讲北京话”,就是回西藏后大张旗鼓地宣传党中央、国务院如何关心西藏人民、如何重视西藏工作,全国人民如何支援西藏建设等等,让西藏各族干部群众真正体会到中央的关心、全国的支援,体会到以实际行动守卫好、建设好祖国神圣不可分割的这12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让党中央和全国人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