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青海湖冬景

2015-01-12 13:35:1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冯文超

  青海湖的冬天也是美丽的。  虽没有了无边无际的葱绿的大草滩,和大片的热烈金黄的油菜花,没有了铺天盖地欢叫的密集的候鸟,连那沁入

  青海湖的冬天也是美丽的。

  虽没有了无边无际的葱绿的大草滩,和大片的热烈金黄的油菜花,没有了铺天盖地欢叫的密集的候鸟,连那沁入心脾的蔚蓝湖水也被冻成了一个透明喑哑的休止符,默默地躺在那里。湖边的山峰覆着雪顶,也是静静伫立着。风在结冰的湖面上呼啸而过,繁茂季节的一切热闹和喧嚣都好像停止了一样。可是,细观察,生命没有停息,尽管是三九寒天,有水流在冰层下涌动,有鱼在里边游走,更有热情的环保者呵护青海湖,叫你感受到它那另一种非凡魅力。今天,又有许多环保志愿者来和渔政管理人员一起巡湖,清除偷渔者偷偷布下的鱼网。

  走在宽阔的冰面上,你才知道,是戈壁滩上吹来的一阵阵灰沙,把湖面污染成灰暗的了。擦去尘埃,会看见明亮的冰面,蓝里透白,像上等的昆山之玉,很好看,里边的浪花冻住了,像窗上凝结的无数霜花一样,令人叫绝,真是大自然的艺术品!美与丑好像总是共存的,湖面上有许多冰窟窿,每个都露出黑黑的一根鱼网线,这是偷渔者留下的标志。湖上的渔政管理人员和志愿者就用钢钎凿冰,要把那些鱼网清除掉。一时,冰屑乱飞,翻起的冰块是淡绿色的,冰冻得并不厚,只有半尺左右,活水哗哗喷涌出来,大家把露在外边的网绳一点点拽动,长长的尼龙网被拉出来了,第一条挂在网上的湟鱼出现了,有一尺多长,甩着尾巴。人们一阵惊呼,接着,又是一条……翻阅有关青海湖冬季捕鱼的记载,清代《西宁府新志》上说青海湖盛产湟鱼,冰鱼尤为著名。这就叫一些偷渔者铤而走险。

  志愿者们立即行动起来,用剪刀剪破网线,把鱼放进涌出的湖水中,看它欢乐摆尾地游回,大家心情非常宽慰。我站在那里观看,仿佛第一次觉得湟鱼是那么可爱,黑褐色,无鳞的身体滑溜溜的,上边有着一层黏液,黑黑的圆眼睛望着你,那么天真无邪又无助的样子。唉!现在湖里见不到大鱼了,最大的也就这尺把长的,它一年才长一寸。由于滥捕滥捞,都濒临灭绝了。上世纪50年代,是湟鱼的全盛期,有牦牛过河踩死鱼之说。机船捕捞,一网5万斤。饥荒年代,青海湖向全国贡献了几百万吨的湟鱼,救活了多少人啊!现在,人们不愁吃穿,但为了金钱和口瘾,非要把它斩尽杀绝吗?这不禁让我想起李商隐《初食笋呈座中》一诗:

  嫩箨香苞初出林,

  於陵论价重如金。

  皇都陆海应无数,

  忍剪凌云一寸心。

  这个冰窟窿中的鱼放生完了,大家又奔赴另一个冰窟窿,这些被称为“鱼狼”的偷捕者,往往是骑着摩托车夜间出动,凿开冰窟窿,撒下网,留出网线,然后再过一两天,等到夜间来收网取鱼。

  第二个冰窟窿让志愿者们上了当,看着那里有根假网线,费了好大劲刨开湖冰,只是一根不长的网线放在那里做样子,这些鱼狼很狡猾,故意在一些离岸边很近的冰窟窿里放一些假网线来麻痹你。志愿者们对所有放网线的冰窟窿不管真假,一个都不放过,大家脱了羽绒服,轮流用钢钎凿冰。

  太阳升起来了,湖面上金光闪烁,有人用手机放起了欢快的歌曲。等到下午,十几个放有网线的冰窟窿都被刨开,放生上百条湟鱼,收缴了七八条尼龙鱼网,那网眼很小很细,连寸长的鱼也不会放过。偷渔者真是黑心到家了。

  我想起10年前看过媒体刊登的一张卫星照片,明净的青海湖已经由单一大湖断裂成一个大湖和几个小湖泊群,像一个蓝碗被摔成几片,令人痛惜,这是生态恶化的信号。经过这些年的治理,青海湖的水位在盈盈上升,游鱼也多了。最让人惊喜的是,几年前,从远处飞来了上千只大天鹅,一片瑞雪似的,落到湖边的湿地上过冬,给青海湖增添了另一道风景。

  湖边冒起一股浓烟,那是大家把偷渔者的鱼网焚烧了,白色烟云升在空中,像一朵怒放的花。

  

上一篇:我心中的香格里拉
下一篇:拉加里王宫 消失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