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父亲在马背上守护雪域高原

2015-07-02 11:40:25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于雁军

我离世十多年的父亲于风山是原二野十八军的军人,父亲生前多次对我们讲起过几十年前的那些艰苦卓绝的战斗经历和保卫西藏、守护好祖国的西南大门所经历的一切,写这篇文章是想缅怀那些曾经为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甘洒热血乃至献出生命的跟父亲一样的原二野十八军机要交通战线上的老战士。

  我离世十多年的父亲于风山是原二野十八军的军人,父亲生前多次对我们讲起过几十年前的那些艰苦卓绝的战斗经历和保卫西藏、守护好祖国的西南大门所经历的一切,写这篇文章是想缅怀那些曾经为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甘洒热血乃至献出生命的跟父亲一样的原二野十八军机要交通战线上的老战士。

  父亲参战 祖父卧病在床

  1950年,我的父亲于凤山在西南军区支援司令部军邮一站任机要交通组组长。一天上午,他们突然接到通知,说进藏部队缺乏机要人员,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入藏。当年父亲的心情相当复杂,既有想报名参加的那份兴奋与激动,又有点难以名状的犹豫不决。

  父亲是1946年1月参加察哈尔省阳高二区区武工队,比他年长两岁的同胞哥哥于凤舞于1945年5月参加八路军。弟兄俩相继参加革命对我的祖父母来说既是一份巨大的荣耀,也是一份沉甸甸的、牵肠挂肚的惦念。

  刚参加区武工队不久,父亲就和还乡团发生了遭遇战,当时他边还击边撤退到了赵石庄附近,敌人的骑兵队在后面紧追不放。我祖父在山顶看得一清二楚,尘土飞扬,枪声阵阵,夹杂着手榴弹爆炸声,祖父以为我父亲在那次战斗中性命不保,十分伤心。其实,父亲在子弹打光后,一个区队员送给他一颗手榴弹,在敌骑兵快追上来的时候,拉了手榴弹的引线,轰隆一声巨响,他趁着烟雾和敌骑兵下马躲避的一瞬间,一路狂奔,跳入一个土窖,躲了起来,敌人撤退后,他毫发未损地归队。战斗中,武工队的指导员牺牲了,当时指导员断后,在敌骑兵追上来的时候,他一跃而起,抓住一敌骑兵马笼头,用手枪抵住了对方腰部,大喝一声“举起手来”。那家伙是个军官,发现指导员像是没子弹了,抬手一枪,就把指导员撂倒了。我的祖父目睹这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从此,惊吓得病倒在炕上。

  父亲南下 带走全家人的牵挂

  1948年9月,父亲调入华北补训兵团随部队南下。临走告别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祖父病得躺在炕上,流着眼泪说:“凤山,你这次真的要随部队南下?”他哄祖父说:“爹,放心吧,我不南下,我送一下其他战友们,你看,我不带行李。”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把背上背的行军行李放在了炕上,掉头出了家门。祖父和祖母在背后喊着:“凤山,带上你的行李 。”他们知道父亲肯定是要随部队南下了。

  当时全国大部分地方都解放了,父亲最渴望能回家看望父母,特别是病中的父亲,但是从部队需要的角度来说,他知道应该带头报名入藏,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父亲最终还是选择了进藏。而祖父就在他南下的那年冬天过世了。祖母说祖父去世前一段日子,忍着病痛、体虚,蹒跚到屋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眺望着山下,眺望着远方……天天如此。直到身体虚弱得站不住了,下不了地了,躺在炕上,总是念叨着凤舞、凤山的名字直到去世。

\

父亲戎装照

  马背上那些惊险的日子

  1950年4月28日,父亲踏上了藏区的茫茫大地。由于他单枪匹马多次顺利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及时把机要文件送到目的地,四个月以后,被调到了刚建立起来的十八军第一办事处九兵站军邮转运二站,任站长。后来又到波密警备区军邮站任站长。有一回,他们站接到一份绝密文件,要求十万火急送达目的地。父亲带上另一位交通员,装好文件,带好武器,翻身上马出发。快出一座山时,突然,枪声大作,他俩的第一反应是立马翻到马肚下面,给敌人制造的假象是被打中了,但同时都把驳壳枪掏了出来。不一会儿,有十几个土匪叫喊着,冲下了山坡。等敌人靠得足够近,完全进入手枪有效射程,在马肚下,他俩同时开火,一梭子弹全打了出去,撂倒了四、五个土匪,立马翻到马背上装好子弹射击。敌人想回到马跟前,骑上马再追击,已来不及了。一眨眼,他俩骑着马已跃出了山口。那次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上级为父亲和那名交通员各记三等功一次。

  1956年1月转业,父亲被派往中共西藏昌都分工委(地委)机要交通站,任站长。1956年10月,父亲升任中共西藏昌都分工委(地委)机要交通局局长。有一天晚上,他在机要交通局值班室值班,中间出去解手。刚出值班室没多远,被人用棍子从背后重重一击,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枪,朝身后打出一梭子,然后就昏迷过去了。当他醒来的时候,是在值班室床上躺着,有几个同志围着他。他们说,当听到枪响的时候,立马拎枪冲了出去,看到一个黑影向西跑了。由于天黑,情况不明,未敢追赶,只是向黑影开了几枪。后来他们无论白天、晚上外出必须携带武器并结伴同行,夜间还把枪放在枕头下面,这样那样的危险时时存在,好在父亲每一次都化险为夷。

  父亲说回首人生路,他无怨无悔。无论是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还是豪情满怀的壮年时光,父亲都献给了热恋并为之奋斗的神奇的雪域高原,献给了用鲜血乃至生命守护着的川藏线、雪域高原上的军邮、机要交通事业。

\

 \

大伯于凤舞和父亲(右)。

 \

大伯、祖母和父亲与我们兄妹的合影。

上一篇:西藏手工艺:“孜东铜器”的传承之路
下一篇:藏族女性意识的觉醒